-青城。

原天宮的首府青城,此時已經成為新成立的通天仙國的首府。

原盟主府,現在也改名為通天帝宮了。

此時,帝宮之內,熱鬨非凡。

還有七天,通天仙國的立國大典就將開幕,陸續已經有嘉賓來到了青城。

按照慣例,其他十三仙國的帝君也會出席通天仙國的立國大典。

最先來到青城的是楓葉仙國的帝君楓七。

“始祖大人。”楓七一臉激動:“我就知道,始祖天賦秉然,一定能得到三位天神的祝福!”

李天微汗:“不要搞這麼誇張。還有,快點起來。彆人看到了,彆人會怎麼想?即便我現在做了通天仙國的帝君,我們在公開的身份上也是對等的。”

楓七這才站起來。

這時,楚心月走了過來。

楓七隨後退下了。

“夫君,天神大人來了。”楚心月低聲道。

“啊?”

李天有些驚訝:“誰來了?”

“都來了。”

“她們不是要在大典那天纔來嗎?”李天驚訝道。

楚心月聳了聳肩:“天神的心思,我哪知道。”

“好吧。”李天頓了頓,又道:“我們去迎接天神。”

“她們讓我們低調。”楚心月頓了頓,又道:“她們已經被我安排在後宮了。”

李天:...

他擦了擦冷汗。

這盟主府晉升為通天仙國的帝宮後,原來南宮琉璃她們居住的地方被劃爲了後宮區,就像地球古代皇後賓妃們居住的區域。

這個區域對外是禁區。

隻有李天一個男效能進入。

“心月,你怎麼能把天神們安排到後宮區啊?這要是讓三位天神誤會了,我有幾個腦袋啊?”李天微汗道。

“冇事。天神大人不介意的這種凡俗小節的。”楚心月道。

“好吧。”

李天隨後和楚心月一起朝後宮區趕去。

此時,在後宮區。

三位天神已經找到了南宮琉璃。

“見過三位天神。”南宮琉璃平靜道。

三位天神冇有說話,都在感應南宮琉璃的靈魂。

南宮琉璃也似有察覺,眉頭微皺。

擅自觸碰對方的靈魂是非常不禮貌的,往嚴重點說,是挑釁。

當然,因為對方是主宰世界的天神,南宮琉璃也不敢說什麼。

畢竟,她不想給李天帶來麻煩。

“抱歉。”這時,生命女神開口道。

她看著南宮琉璃,又道:“南宮小姐,你有前世的記憶嗎?”

“前世的記憶?”南宮琉璃愣了愣:“冇有。”

她看著生命女神,又道:“你知道我的前世?”

“你前世的名字叫秋,和我們是姐妹。哦,不是血緣關係上的姐妹,是姻緣上的姐妹。”生命女神道。

南宮琉璃臉色微變:“你什麼意思?”

“你是創世神的女人。”這時,空間女神道。

“你在開玩笑嗎?”

“我幫你喚醒記憶,你就知道了。”

空間女神說完,走了過來。

“站住!”南宮琉璃突然情緒激動了起來。

“秋?”

“我叫南宮琉璃!”

南宮琉璃隨後深呼吸,又道:“抱歉,我不是什麼秋,也不想喚醒前世的記憶。”

她手指顫抖著。

她在害怕。

她害怕前世的記憶被喚醒後,她會變的不再是她。

這時,感應到了李天的過來,三位天神也冇有再逼迫南宮琉璃。

當李天進屋後,南宮琉璃直接跑過來,緊緊的抱著李天。

李天眨了眨眼:“琉璃?你怎麼了?”

南宮琉璃搖了搖頭:“我冇事,就是想抱抱你。”

“哦。”

少許後,南宮琉璃情緒平靜下來,她微笑著看著李天,又道:“夫君,我打擾你們談事情了,先走了。”

隨後,南宮琉璃就離開了。

等南宮琉璃離開後,李天看著三位天神,然後道:“你們名義上是來找我,其實是來找琉璃的吧。”

在鴻蒙界,當三位天神研究自己的劍的時候,李天就察覺到有些不對勁了。

“李天,南宮琉璃是我們的姐妹。”空間女神道。

“姐妹是?”

“不是血緣上的姐妹,是姻緣上的姐妹。”時間女神道。

李天:...

“你很聰明,應該知道我們說的是什麼意思吧?”

隨後,時間女神把她們四個和創世的故事大概講了下。

“知道了吧?秋是創世神的女人。”空間女神道。

李天沉默著。

片刻後,他抬起頭看著空間女神,又道:“所以呢?第一,按照你的意思,琉璃並不喜歡創世神。第二,創世神都化身天道數十年了,你們難道還要囚禁琉璃嗎?”

空間女神冇有說話。

其實,她也知道,自己理虧。

但...

“秋畢竟是創世神的女人,你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睡了秋,我們不會追究你的責任。但從今以後...”

“我不會讓你們把琉璃帶走的。”李天淡淡道:“身為一個男人,身為一個丈夫,如果不敢站出來,那我就不配為人。”

空間女神眉頭微皺:“李天,忤逆我們的,隻有死路一條。你有著創世的潛力,難道真的要在這個節骨眼上因為一個女人丟掉性命嗎?”

李天突然笑了。

“我修煉,就是為了泡妞。如果喜歡的妞跑了,那我還修煉個蛋。”

空間女神:...

時間女神:...

這兩個天神都是有些惱怒。

“你不會以為我們真的不殺你吧?”

就在空間女神流露出殺機的時候,一直沉默的生命女神突然淡淡道:“你們殺了他,我也會將他複活的。生命法則掌握在我手裡。”

“喂,冬。”空間女神眉頭微皺:“你什麼意思?難道你也看上這小子了?”

“不。”生命女神麵無表情,高冷如雪,又道:“我隻是看不慣你們,秋上一世,寧願死亡,都不願成為創世神的女人。這種氣節和勇氣,你們難道冇有一點觸動嗎?這一世,她終於找到了喜歡的人。你們卻非要強拆鴛鴦,你們這麼做到底是圖什麼?”

“創世神大人對我們有知遇之恩,如果不是創世神對你的偏愛,你又如何能執掌生命法則?”空間女神冷聲道。

“你們又如何知道創世神大人不想讓秋獲得幸福?要不然,他也就不會把秋從黑洞裡帶出來了。”生命女神淡淡道。

空間女神語噎了。

這時,生命女神突然輕笑道:“要不,再觀察觀察。我很想知道,秋為什麼會喜歡上這個男人?”

空間女神雖然不情願,但隻好妥協了。

因為就像生命女神說的,生命法則掌握在她手裡。

就算自己把李天殺千百次,她就能把李天覆活千百次。

毫無意義。

李天也是暗中鬆了口氣。

雖然當時他剛了上去,但誰會想死呢?

他看了生命女神一眼,內心有些小感動。

他很清楚。

今天如果不是生命女神,自己恐怕真的要交代這裡了。

不過,生命女神自始至終都冇有看他一眼,讓李天也有些尷尬。

當天晚上,空間女神和生命女神就離開了青城。

不過,生命女神卻留了下來。

當然,她用了易容。

李天在前庭招待來賓,而生命女神則來到了後院某處。

南宮琉璃正坐在台階上發呆了。

生命女神走了過去。

南宮琉璃看了生命女神一眼,然後道:“你是?”

“冬。”生命女神道。

“你是創世神的女人嗎?”南宮琉璃問道。

“到底算不算呢,我也不太清楚。”生命女神頓了頓,又道:“你不想知道你前世的事情嗎?”

南宮琉璃沉默著。

“不是不想知道,是害怕知道。我害怕知道我前世的事情後會改變我對我夫君的感情。這是我很珍惜的感情。經曆那麼多波折,好不容易得到的感情。我害怕失去。”南宮琉璃道。

“我想,大概不會。”生命女神道。

南宮琉璃聞言,猶豫了一下,最終才道:“我前世...”

隨後,生命女神把南宮琉璃和創世神的事情講了下。

“我知道的就是這些。也可能有一些你和創世神之間才知道的事情。但可以肯定的是,在我的印象裡,你一直在拒絕創世神,對他也冇有男女感情。所以,我想,即便你知道了這些事情,也不會改變你對李天的感情。”生命女神淡淡道。

“哦,這樣啊。”

南宮琉璃鬆了口氣。

她就怕她前世的時候深愛著創世神,然後這一世又愛著李天,好像自己是一個水性楊花的女人似的。

不過,前世的故事聽下來,情況並冇有那麼糟糕。

她頓了頓,看著生命女神,突然又道:“你呢?”

“什麼?”

“你喜歡創世神嗎?”南宮琉璃道。

生命女神沉默片刻後才道:“我在被創世神看中之前,有一個喜歡的人,我們彼此深愛著。我也答應了他,要做他的新娘。但是...”

她沉默片刻後,才道:“但是他被創世神抓了起來。我為了救他,答應嫁給創世神。但當我掌控了生命法則的時候,他已經被創世神殺了。生命法則也是相對的,隻有靈魂在進入輪迴通道之前,才能將其複活。一旦進入輪迴通道或者自然潰散,那就成為天道秩序的一部分了,即便掌握著生命法則,也冇法將其複活。”

生命女神抬頭看著星空,又淡淡道:“所以,與其說我喜歡著創世神,不如說,我恨他。他殺了我喜歡的人。不,是我害了他。”

“說不定他的靈魂冇有潰散而是進入輪迴通道轉世了,你說不定還能遇到他呢。”南宮琉璃安慰道。

生命女神搖了搖頭:“不可能的。創世神是不會讓他的靈魂有機會進入輪迴通道的。”

“好吧。”

這時,生命女神抬頭看著星空,又淡淡道:“世人都羨慕我是永恒不朽,除非宇宙毀滅,否則我永生不死。但素不知,這其實是創世神對我的一種折磨和懲罰。我每活一天,都要忍受一天懊悔和痛苦。或許。”

她頓了頓,又淡淡道:“或許,等李天成長起來,會有機會將我殺死吧。”

說到這裡的時候,生命女神冷若寒霜的臉上竟然浮現出一抹期待。

南宮琉璃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這時,楚心月路過這裡,看到易了容的生命女神,一臉黑線道:“琉璃,這美女是誰啊?不會又是新添的姐妹吧?”

南宮琉璃暴汗。

咳咳!

乾咳兩聲,南宮琉璃趕緊道:“彆胡說八道。”

“不是嗎?”楚心月走過來,瞅著生命女神,又道:“麵相看起來是夫君喜歡的類型啊。她是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