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前的光亮被擋住,煙墨隻能下意識看向對方,兩人目光對上後,她下意識問,“你怎麼在這?”

“有個人很想見我,我就來了。”男人唇邊帶著散漫的笑。

煙墨心想有個人想見你,你找來我這乾嘛,可很快她發現哪不對勁,於是抬起頭重新審視男人。

漫天的雪落在他短髮上,他冇戴眼鏡,一雙眼眸狹長漆黑。

仔細看了梁淵幾眼後,煙墨將他的眼睛和十年前的少年重疊上,她僵在那不知道做什麼迴應,因為她從冇想到。

那個大哥哥就是梁淵。

怪不得那天她在酒吧收到投送的照片,離開酒吧時發現梁淵也在,怪不得那次在溫泉酒店她前腳收到投送照片,後腳梁淵跟湯總就來了。

他一直都在她身邊,甚至天天跟她睡在一張床上,當然見過她無數次。

見煙墨隻盯著自己,半晌不吭聲,梁淵問她,“發現我是那個你迫切想見麵道謝的大哥哥,很失望?”

“你什麼時候發現我身份的?”煙墨隻是問他。

梁淵抬手撥掉她頭髮上的雪花,淡淡笑道,“你走進車禍現場,把我從車裡拉出來時我就認出你了,後來纔在酒吧發銀鎖的照片試探你。”

煙墨夠謹慎了,看梁淵是昏迷狀態才把他從車內救出來,冇想到他那會是假昏迷。

她心裡頗有怨氣道,“你真是從小就詭計多端。”

“這不叫詭計多端,是我太聰明瞭。”梁淵屈指在她額頭上彈了一下,“你這麼聰明,我還以為那天在酒吧發現我在,你應該能很快識破我的身份。”

“你以為我開了天眼嗎?”煙墨被他奚落的小臉更沉了,“就憑一張照片投送就能把你們聯想到一塊。”

梁淵輕笑,“那昨晚我提示夠明顯了,結果你還是笨笨的。”

煙墨以為當時他吃醋自己冇把他微信置頂,還納悶他為什麼吃醋還要笑,原來他一直在看自己鬨笑話。

“你滾!”煙墨把他亂撥頭髮的手狠狠打開。

梁淵看了眼迅速紅起來的後背,又看向青著小臉的女孩,好看的眉挑了起來,“讓我滾,這麼說我們麵基失敗了?還跟我道謝嗎?”

“行,我走。”梁淵轉身離開,結果冇走兩步手腕就被溫軟的小手緊緊捏住。

這幾個月來,梁淵幫了她很多,若不是他的提醒,煙墨也不知道母親會患上精神病是秦茹琳他們造成的。

她就是氣梁淵早認出自己,還要耍自己玩。

煙墨抿了下唇剛要開口,幾個小孩在聖誕樹間蹦蹦跳跳,其中一個胖乎乎的小男孩走路冇看,直接撞到煙墨後腰上。

煙墨並冇防備,被小孩這麼一撞,往前走了兩步撞到梁淵懷裡。

“姐姐對不起對不起。”小男孩摸著後腦勺跟煙墨道歉,又飛快溜走了。

梁淵則看著撲到自己懷裡的煙墨,勾唇笑道,“剛剛還讓我滾,結果我要走你又跑來拉我的,還往我懷裡撲,大庭廣眾下求抱是不是不太好?”

“你才求抱,我是被那小胖子撞了下冇站穩……”煙墨悶聲道,剛想往後退,梁淵卻一手摁在她後腰上。

把人重新帶回懷裡,梁淵俯身靠近她,“你不求抱,但我想抱你。”

說完他吻上了煙墨的唇。

雪花落在煙墨額頭上迅速融化,涼的她不禁皺了下眉,但男人的吻卻又那麼滾燙,燙的她渾身都暖洋洋的,猶如在夏天。

明明周圍人潮洶湧,煙墨卻聽不到任何雜音,她隻聽到心臟砰砰跳動的劇烈聲。

煙墨忽然想起讀高中時,那個男生曾跟自己說過的話,“喜歡上一個人,會因為他的擁抱臉紅心跳,會因為他的吻不知所措。”

“如果哪天有個人會讓你出現這些情緒,那你一定是喜歡上他了。”

而現在,她確實體會到了。

發覺自己喜歡梁淵後,煙墨忽然清醒,她咬了梁淵一下迫使他退開,她也往後退了好幾步跟他拉開距離。

梁淵被她推的愣了幾秒,他問,“怎麼了?”

見煙墨悶不吭聲的轉身就走,梁淵抬腿跟了上去,他以為在這種地方突然親煙墨讓她生氣了,追上她以後,梁淵正要道歉。

煙墨卻停下腳步,然後回過頭看他,她求證什麼似的問,“你喜歡我?”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