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上南盯著不斷浮起又沉下去的打撈隊隊員,眉心越皺越緊。

鈴聲響起時,他恰好看到有個打撈隊的隊員浮出水麵,手裡高舉著一截枯木枝似的東西,身邊的人一窩蜂朝他湧過去,每個人臉上都十分振奮。

孔政澤神色激動地盯緊特聘過來的醫學專家,“梁老師?”

“這是一截尺橈骨,”梁老師盯著手裡的骨頭,“不過是不是孔小姐,需要DNA支援。”

孔政澤用力閉了閉眼,“快,再去撈!”

一截尺橈骨的出現讓所有人都振奮起來,修整後的隊員們再次紛紛潛入水底。

厲上南瞥了眼腕錶,又盯著水麵看了幾分鐘,轉身走向岸邊。

看他跨上台階,杜平往車內掃了眼,見夏音靠著車椅,眼色空茫地盯著虛空中的一點,“少夫人!”

夏音扭頭看他,“怎麼了?”

“厲少過來了。”杜平提醒。

夏音這才往下看去,恰好對上厲上南望上來的視線,唇角輕扯,心口的澀意便被壓下,人跟著就下了車子,“下麵是不是有進展了?”

“找到一截尺橈骨,”厲上南順著她的視線看向人群,“但需要DAN確定是不是孔胤文的。”

夏音點頭,“希望能全部找回。”

厲上南望著江麵,眸色凝重。

這是所有人的願望,但他知道不可能。

兩人並肩站了會兒,厲上南開口,“這裡短時間出不了結果,你先回厲公館。”

夏音冇拒絕,“好!”

厲上南將人送上車,側身吩咐杜平,“送少夫人回去。”

杜平瞥了眼守在不遠處的保鏢,坐進駕駛室。

車子滑動,夏音朝厲上南揮了下手。

看車子駛遠,厲上南抽了根香菸咬在嘴裡,這才掏出手機檢視剛纔的那通未接電話。

一看是時東的,他便直接按了下去,“什麼事?”

“剛纔,許晉東給我打了個電話,”時東迴應道,“裴藺辰約你見麵。”

厲上南聞著淺淡的尼古丁味道,微微眯著眼盯著水庫邊的情況,“什麼時候?”

“今晚八點,竹海山莊。”時東複述完許晉東的話。

厲上南聽著水庫邊又一波激動的聲音,指尖捏著菸蒂沉默片刻,“告訴對方,我會準時到。”

“好!”時東停了下,“孔胤文的事有進展嗎?”

厲上南嗯了聲,“不過今天怕是結束不了。”

時東沉默,“好事多磨!”

“那就這樣。”厲上南掛斷電話,往外吐了口長長的氣。

時東捏著手機坐了會兒,這纔回撥許晉東的電話,“厲總同意見麵。”

“到時見!”許晉東瞥了眼對麵麵色黑冷的男人,這才放下手機。

裴藺辰眼皮子都冇抬一下,“同意了?”

“對,厲上南同意了。”許晉東點頭。

裴藺辰嗬了聲,“你說他會提什麼條件?”

為了讓安末文開口,他竟然完全不念舊情把人送進紫苑動用私刑,夠冷血!

許晉東略一想,“盛天終止AIX的釋出。”

目前,這件事於兩人而言都是頭等大事!

厲上南利用安末文反製回來,大概率也是為了此事。

許晉東抬眼看向對麵的男人,這次他是不是還有後招對付厲上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