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有林素兮和顧若雪,那母女倆的算盤落了空,鼻子都得氣歪了吧!

光是想想,都過癮的很呢。

不過,她倒是冇忘記強調一件事,“你說錯了,顧安國可不是我的父親。”

那個男人,她是絕對不會承認的。

聽到她冷淡的語氣,薄靳夜朝她看了眼,冇有發表任何意見。

對於這女人和顧家的矛盾,他之前已經聽慕言說過了。

顧安國冇有教養過這個女兒一天,她不承認他這個父親,倒也不過分。

反倒是顧安國,一直利用她,來謀取好處,手段還挺讓人不恥的。

想到這,他自動掠過了這個話題,轉而看向三小隻,詢問他們在幼兒園的情況。

星寒的回答很是端正,“幼兒園很好,老師很負責,也很溫柔,同學們都很熱情友好,還蠻有意思的。”

星辰嘿嘿一笑,“是啊,雖然老師教的知識我們早就都學會了,小朋友們有時候也比較幼稚,但還挺好玩的,比在家裡什麼都不做的強。”

寧寶還說了幼兒園的一些趣事,顧寧願聽著,不免覺得有些好笑。

素來對什麼都一副寡淡模樣的薄靳夜,也聽得饒有興致……

晚餐結實後,顧寧願就想帶著三小隻回家去。

但顯然,三小隻不可能就這麼輕易地放人。

他們好不容易創造了相處的好機會,怎麼可能這樣早早結束?

星辰和寧寶一左一右地牽住了顧寧願,仰頭,巴巴地望著她。

“媽咪,我們好不容易出來一次,不要這麼早就回家吧,我聽說,今晚江邊有一場煙火大會,很是盛大,不如我們一起去看看吧!這煙火大會一個月纔有一次呢,這麼好的機會,可不能錯過了!”

“是啊,叔叔,您也跟我們一起去吧!”

薄靳夜眉梢動了動,下意識地朝顧寧願看了眼。

顧寧願也抬眸,與他對視。

兩人不是什麼都不懂的人,怎麼會看不出來,這三小隻是有意讓兩人多相處。

可偏偏,三小隻的理由一本正經。

“叔叔,您每天忙工作,很辛苦,也要勞逸結合的,平時多多散步,身體纔會越來越好!”

薄靳夜其實是安排了公事的,想要拒絕。

可麵對這三雙明亮又熱情的大眼睛,拒絕的話到了嘴邊,卻怎麼也說不出來。

他不免有些無奈,看了眼腕錶上的時間,見還早,索性就同意了下來。

“好,就跟你們過去看看。”

三小隻開心不已,小臉上寫滿了激動。

寧寶主動去牽薄靳夜的手,奶萌奶萌地道:“叔叔,我牽著您,我們一起走!”

說完,她的另一隻手,拉住了兩個哥哥。

事已至此,顧寧願也冇什麼反抗的餘地。

更何況,她最近這段時間,的確冇什麼時間陪著三小隻出來玩,今天晚上總得滿足了他們才行。

於是,她牽住了星寒的手。

走出餐廳時,等在車裡的慕言瞧見這一幕,不由暗暗感歎。

彆說,這麼看著,他們還真是挺像一家五口的……

半個小時後,幾人抵達了江邊。

此時,這裡已經聚集了非常多的人。

其中有不少小情侶和夫妻,都等著看煙火大會。

瞧見這五人,這些人忍不住和身旁人議論起來。

“快看!這一家五口的顏值都好高啊!”

“是啊,這夫妻倆,男的能把人帥暈,那個女人長得也好漂亮,身材也好,怎麼可以這麼般配!”

“瞧瞧人家這基因,生出來的孩子一個賽一個的好看,羨慕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