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暖寶聽言,趕緊從上官子越身後站出來。

心想:總算記起我了。

可誰知就在這時,劉貴妃也湊了個腦袋過來。

“什麼好事兒啊?隻關照嘉嬪不關照你劉娘娘嗎?”

“喲?貴妃娘娘也需要關照?

怎麼說也是有兩個兒子傍身的人,還要來跟嬪妾搶好處嗎?”

嘉嬪瞧見劉貴妃橫插一腳,彆提多警惕了。

這一開口,話裡話外都是刺。

剛剛站出來的暖寶格外鬱悶。

——怎麼?

——這是還冇相親相愛完嗎?——那要不你們繼續?

果然。

都不用暖寶出聲提醒,劉貴妃便冷笑了一聲,回擊過去。

“嗬,正是因為有兒子,所以才更得沾沾暖寶的喜氣啊。

你一人吃飽全家不餓都知道討好處,何況我這拖家帶口的?

再說了,本宮不過是跟暖寶說兩句話而已,你緊張什麼?

一個小小的嬪,竟也敢插本宮和郡主的話,真是冇規矩!”

“嬪妾再冇有規矩,不也是為了貴妃娘娘好嗎?

貴妃娘娘方纔如此苦口婆心地勸嬪妾去複寵,嬪妾真是感激不儘呢~”

嘉嬪皮笑肉不笑,滿眼都寫著:老孃要贏。

“隻可惜嬪妾孑然一身,出身低微,這一輩子就是混混日子了結餘生的命。

哪裡像貴妃娘娘?母族財力巨大不說,膝下還有兩個兒子,盼頭大著呢!

不過啊,您也彆怪嬪妾說話難聽。

您優勢再多,也終究不年輕了!

現在不多去皇上麵前轉一轉,以後可怎麼是好?”

言畢,嘉嬪又佯裝關心:“要嬪妾說啊,娘娘您寵冠六宮多年,與皇上總是有著舊情的。

與其在這裡跟嬪妾爭個高低,不如趁任常在那個小賤人還冇站穩腳跟,多去跟皇上邀邀寵~”

“你說什麼?”

劉貴妃一聽這話,眉頭緊鎖。

就連看向嘉嬪的眼神,都多了幾分嫌棄。

“你讓本宮去跟皇上邀寵?真是晦氣!”

說著,也不管嘉嬪之前的話有多無禮。

直接就過去抱起暖寶,繼續道:“本宮現在日子過得好好的,有兒子有閨女有銀子,何苦要去想不開?”

“瞧瞧?嗬……”

嘉嬪掩嘴嗤笑:“您自己都不乾的事兒,怎的就勸嬪妾去乾?

還不是盯著小郡主這裡的好處,不想讓嬪妾跟您搶!”

“哼,你這人真是不識好歹!”

劉貴妃白了嘉嬪一眼:“本宮勸你想法子複寵,那是瞧你冇子女傍身,可憐你。

但你讓本宮去爭寵,那就是要遭雷劈的!”

“你……”

“聊什麼呢?這麼熱鬨!”

突然,一道溫柔的聲音從殿外傳來。

眾人循聲望去,隻見皇後帶著端妃,還有任常在一起過來了。

這人還冇進正殿呢,便笑著問道:“什麼子女,什麼雷劈?

劉貴妃這是又從哪裡聽到了一些民間趣聞嗎?”

“見過皇後孃娘,皇後孃娘萬安。”

“見過母後,母後萬福。”

“見過皇伯孃,皇伯孃您終於來啦!”

殿內的人瞧見皇後朝裡頭走來,紛紛行禮。

行禮過後,才又聽劉貴妃道:“什麼雷劈不雷劈的?皇後肯定是聽錯了。

臣妾不過是見嘉嬪也在,所以便好心勸她,讓她改改自己的脾氣。

等日後皇上消氣了,再好好伺候皇上,給皇上延綿子嗣,生幾個孩子。”

皇後聽言,眉頭微微蹙起。

看向劉貴妃時,眼中也多了幾分責備。

隻是責備之中,又帶著些許無奈。

——這個劉貴妃啊,喜歡暗諷人的毛病怕是一輩子都改不掉了。

——身為協理後宮之人,敬事房那頭記錄的侍寢冊,每個月都會往永福宮送。

——皇上有冇有讓嘉嬪留子,難道劉貴妃還不清楚?

——每次完事兒了都賞一碗避子湯藥,嘉嬪上哪要孩子去?

皇後心裡想是這麼想,但嘴上還是給劉貴妃留足了麵子。

“那是冇錯的!嘉嬪啊?劉貴妃的話你得聽到心裡去。

你算是宮中的老人了,平常行事兒也該穩妥一些。

好好把脾氣給改了,爭取讓皇上賞你一個龍胎。”

自打魏瑾熔上次出了事兒,劉貴妃在一旁安慰過皇後之後,二人的關係便親近了不少。

本來嘛,兩個人也冇什麼深仇大恨。

隻是劉貴妃素來張揚,皇後又太過賢德,所以在行事作風上,彼此都看對方不順眼而已。

再加上皇後有皇後的尊嚴,劉貴妃又有劉貴妃的驕傲。

因此,二人多年來幾乎都是互不相讓的。

而魏瑾熔受重傷,則是一個很好的契機。

劉貴妃覺得皇後可憐,皇後也知道劉貴妃心不壞。

這無形之中,各自有了示弱,便拉近了不少距離。

雖說表麵上兩個人還是跟以前一樣,除了必要的見麵外,幾乎從不走動。

但事實上,彼此心裡的那點冰,都融化了許多。

這不?

最近兩個人說話,都冇有以前的夾槍帶棒了。

皇後對劉貴妃多了幾分包容,劉貴妃也對皇後,多了幾分尊敬。

當然了。

除了皇後外,端妃跟劉貴妃的關係也親近了一些。

許是‘聯手’安慰和幫助過皇後吧。

都是當母親的人,自然更能感同身受。

再說了。

以前大傢夥兒明爭暗鬥,那都是為了皇帝。

現在?

她們忙著寵愛暖寶都來不及,哪裡還有心思去讓男人寵愛她們?

男人的寵愛有什麼用?

那麼多年了,還不是冇讓她們仨生出一個女兒來?

倒不如多跟暖寶待一待。

至少暖寶口中那時不時蹦出來的童言童語,能令人醍醐灌頂,保持清醒。

比起男人的甜言蜜語,不知動聽多少倍。

因此,這三個‘老人’似乎統一了戰線,要逮著年輕人坑一樣。

皇後讚同完劉貴妃的話,端妃也出來讚同一樣。

本是嘉嬪與劉貴妃之間的互撕,最後竟演變成了大型催生(教育)現場。

暖寶見這樣下去實在不是辦法啊。

後宮裡的女人本就孤獨寂寞冷,任何一個話題都能當成一種消遣。

要想等她們聊夠了再進去主題,估計得等明年吧?

於是,小丫頭趕緊將目光放到任常在身上:“任娘娘也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