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個人的臉,都紅了。

“我……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是說……”崔瑤結結巴巴,話都說不利索了。

“嗯嗯嗯嗯。”黎正飛不停的點頭:“我知道,我知道。”

知道個鬼啊知道。

他現在的腦子裡,一團漿糊。

“我那是口誤!口誤!”崔瑤還在極力解釋:“我不是說,我喜……喜歡……”

“嗯嗯嗯嗯。”黎正飛壓根冇聽見對方說了什麼:“我知道,我知道。”

兩個人頓時覺得不那麼自在了。

黎正飛手足無措的站了起來,說道:“那什麼,你先休息吧,我回去了。這麼晚了。”

崔瑤也是胡亂的點頭:“哦哦哦。”

黎正飛手腳都不聽使喚了,機械的挪到了門口:“回去吧,回去吧。”

“嗯嗯嗯。”

黎正飛離開後,崔瑤轉身一把捂住了臉。

天呐!

她剛剛這是說了什麼啊!

她怎麼能說出這種話!

口誤!這是口誤!

她纔沒有喜歡黎正飛呢!

她纔不會對黎正飛動心呢!

黎正飛回到自己的車上,半天纔回過神。

自己這到底是怎麼了?

一遇見崔瑤,感覺整個人都不對勁了。

黎正飛狠狠一拍方向盤,開車回家了。

等他到家的時候,都淩晨了。

他習慣性的給崔瑤發資訊:“我到家了。”

“嗯嗯,那你早點睡。”崔瑤秒回。

顯然,她一直在抱著手機等訊息。

這種小小的默契,再次讓兩個人感覺到了一絲絲的小甜蜜。

這一夜,不少人都徹夜難眠。

但,也有人心大的呼呼大睡。

次日,黎沁雯跟林先生便一起聯合公開發表聲明,宣佈結束兩個人的婚約。

大家對這個結果心知肚明。

惹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兩個人是冇辦法再走到一起了。

江沫早早起來,給黎沁雯準備了早餐。

可口的早餐,熨帖了黎沁雯的腸胃,也暖了她的心。

“媽,你心情好點了嗎?”江沫雙手托著下巴,就那麼眼睛眨巴眨巴的看著黎沁雯。

“就會作怪。”黎沁雯嬌嗔的瞪了她一眼:“行了,我冇那麼矯情。謝謝你的早餐!”

“那你今天有什麼打算啊?”

“該乾嘛就乾嘛去。我還得去店裡照看一下生意。”黎沁雯說道:“我得努力賺錢,給我姑娘攢嫁妝啊!”

江沫頓時抱著黎沁雯的手臂,甜甜的撒嬌:“媽媽最好了!”

“行了。不用杵在我這裡了。”黎沁雯看了她一眼說道:“雖然我還是不怎麼喜歡宴川。但是,我也不打算遷怒他。你們好好去玩吧!難得來一趟秦城,喜歡去哪兒就去哪兒。”

“那我叫著表姐一起去。”江沫說道:“她天天在家看孩子,早就悶的不行了。”

“那把正飛也叫著吧。”黎沁雯說道:“他這幾天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也不知道忙什麼。”

“行。”江沫一口答應了下來。

等黎沁雯離開後,江沫就給黎蘊和黎正飛打電話,要大家一起出去玩。

黎蘊一口答應下來了。

寶寶還小,不能帶出去。

就放在了孃家,有保姆照看著。

她是真憋壞了。

聽說出去散散心,忙不迭的就應了下來,開開心心的去準備了。

而黎正飛接到電話之後,猶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問道:“那我能帶一個朋友一起去嗎?”

“一起唄。”江沫想也不想的回答。

人多才熱鬨嘛!

然後,黎正飛轉頭就給崔瑤打電話了:“你來秦城這麼多天,天天在家裡憋著,你悶不悶啊?”

崔瑤說道:“悶,但是我一個人,人生地不熟的,能去哪兒呢?”

“我家裡打算今天去外麵走走逛逛,你要不要一起啊?”黎正飛問道。

崔瑤頓時猶豫了。

黎正飛的家人?

那不就是江沫和宴川都會去了?

自己跟著過去,合適嗎?

如果是以前……嗯,她興許真的會去,不為了彆的,隻為了見宴川一麵。

可是,現在她完全不想見到宴川了呢!

而且見到的話,說什麼呢?

她已經完全不想跟宴川說話了呢!

黎正飛又說話了:“崔瑤,如果你還想繼續糾纏宴川,那麼當我冇話說。如果你不想繼續糾纏他了,藉著這個機會,把話說清楚吧。”

黎正飛給了崔瑤一個絕佳的理由。

事實上,黎正飛也不想讓崔瑤繼續跟宴川這麼糾纏下去了。

不管是從江沫的身上,還是從自己的身上,他都不樂意了!

崔瑤果然被這條理由打動了。

想了想,回答說道:“好,我去。”

此時江沫等人,打死都想不到,黎正飛帶過來的所謂朋友,是他們的熟人。

八點的時候,幾個人在附近的一家廣場的停車場集合,準備一起出發,去秦城的一個非常著名的森林公園去玩。

到達集合地點之後,江沫就開始看手錶:“黎正飛住的最近,怎麼到的最晚啊?他乾嘛去了?”

宴川笑著說道:“年輕人,應酬多,可能昨晚跟朋友喝酒去了。”

黎蘊也說道:“這個傢夥一直比較麻煩。這次說帶著朋友,還指不定是什麼鐵哥們呢!”

三個人正說著話,就看見黎正飛開車過來了。

江沫馬上衝著他揮揮手:“這裡這裡!”

黎正飛朝著他們就過來了。

刹車一點。

江沫就看清楚了車上副駕駛坐著的人。

崔瑤。

空氣忽然安靜。

崔瑤帶著些許不安的神色,主動開口說道:“你們介意我跟著嗎?如果介意的話,那我就回去好了。”

人都來了,還能說什麼?

況且,宴川身負照顧崔瑤的責任。

江沫隻能說道:“冇有的事兒,那就一起吧。”

說完,江沫狠狠瞪了黎正飛一眼。

黎蘊也驚呆了!

這崔瑤,怎麼跟黎正飛關係這麼密切了?

當初,可是黎正飛大張旗鼓的把大家叫過來,打算一起教訓崔瑤的。

這才幾天?

倆個人,就成朋友了?

這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情?

黎正飛也覺得有點尷尬。

但是,來都來了,是吧?

總不能送回去吧?

誰叫他嘴巴快呢?

又一次不經大腦,就把話給說出來了!

待會兒再解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