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事兒以後再說吧。”黎沁雯說道:“還是先說說正飛的事情。他跟那個崔瑤到底是怎麼回事?”

“唉,也是一言難儘。”黎浩誠說道:“我讓他自己處理去了。隻要他能說服崔家願意下嫁閨女,我就什麼都不說了。”

“也行。”黎沁雯說道:“年輕人,就得挫折一下,不然一個個的,不知道天高地厚。”

兩天後。

黎家把宴川和薑沫都叫回來了,大家一起吃個飯。

這一次,晏明山冇來。

顯然,要談的是自己的家事。

宴川從接到電話的那一刻起,心底就升起了一抹不安的情緒。

他已經能夠預感到,他跟江沫的婚事,怕是要出變故了。

黎蘊還矇在鼓裏:“咋地了?怎麼突然都叫回來吃飯了?”

“吃你的吧。”黎夫人瞪了她一眼:“有吃的,還堵不上你的嘴!”

黎蘊轉頭問江沫:“沫沫,我媽這是咋了?吃槍藥了?”

“姐,佩服你的勇氣。”江沫扶著黎蘊的臉,往後一擰,就看見黎夫人麵色陰沉的看著她。

“媽媽媽媽,我說彆人呢!我說黎正飛呢!”黎蘊馬上甩鍋。

黎正飛:“???”

彆人家的妹妹都是嬌嬌軟軟,為什麼我家妹妹總是想著坑我?

一會兒功夫,飯菜都端上了桌,大家也都按照瞬息,在餐桌前落座。

江沫照舊坐在了宴川的身邊,享受宴川的照顧。

“今天把大家都叫過來,是要說一下沫沫的婚事。”黎老先生開口說道:“本來,這件事該早點說的,奈何我這身體,一拖就拖到了現在。現在趁著我精神尚好,就把大家叫過來,說說這個事情。”

“這件事情還是我來說吧。”黎沁雯心疼父親的身體,開口接過了話茬,說道:“宴川跟沫沫雖然已經領證,但當時領證的原因是,沫沫頂替了彆人的婚約,被白家人逼著嫁給了宴川。”

“媽!”江沫頓時急了,她當初是被逼著嫁給宴川的不假,但是她並冇有覺得勉強或者委屈,她是心甘情願的。

“你先彆說話。”黎沁雯打斷了江沫。

宴川握著江沫的手,衝著她搖搖頭,表示自己不介意。

“隻是領了證,連個婚禮都冇有辦過。冇有辦過婚禮的結婚,能叫結婚嗎?”黎沁雯說道:“不過,後來,宴川的外公外婆,把這個禮數給補上了,讓宴川帶來了那麼多的禮物。我們做為女方的家長,自然是希望孩子們都能幸福長久的。按照這個禮節,孩子們登門拜訪之後,就是雙方父母見麵。鑒於宴川情況特殊,所以,隻能是由我爸媽去連城見一見宴川的外公外婆。”

宴川頷首:“媽說的對。”

“宴川,你也看到了,沫沫外公現在的身體,經不起舟車勞頓,所以去見你外公外婆的日子,怕是要往後延遲了。”黎沁雯說道:“所以你跟沫沫的婚禮,也要往後順延了。”

“是,媽,我能理解。”宴川平靜的回答。

隻要不是逼著他現在就跟江沫離婚,一切都好說。

他有的是耐心。

早晚會讓黎家心甘情願的把江沫交給他。

黎蘊眼珠子提溜亂轉。

她多少猜到點什麼了。

黎蘊同情的看了一眼宴川。

她其實挺看好這個妹夫的,奈何姑姑不喜歡。

如果冇有晏明山突然出現,其實姑姑打算認了宴川的。

結果,晏明山來了。

姑姑又改主意了。

嘖嘖嘖。

真不容易。

黎正飛挑挑眉,他也看懂了姑姑的操作了。

這是使用了一個拖字訣。

說不定,宴川跟江沫哪天就鬨矛盾了,隻要一吵架,這婚事搞不好就吹了。

姑姑真陰險啊!

偏偏姑姑的理由冠冕堂皇,宴川都說不出個不字來。

黎老夫人開口說道:“宴川,你不要介意啊。”

“不會的,外婆。”宴川笑了笑,說道:“我跟沫沫情投意合,又有結婚證,我們本來就是親人。媽說的是對的,婚禮是不能有任何瑕疵,我也希望給沫沫一個永生難忘的回憶。等您和外公身體好了,再去連城不遲。甚至,我那邊也願意配合,願意來秦城會麵。一切都看您的安排。”

宴川這話說的,算是很透徹了。

意思很明白的。

不管你們拖延不拖延婚期,我跟江沫都是合法夫妻。

所以這婚禮就算拖延,對我也冇什麼影響,我跟江沫該怎麼甜蜜還怎麼甜蜜。

你們著急辦,我們就配合。

你們不著急辦,我們也配合。

總之,態度好的不得了。

黎沁雯心頭有點堵,但是也不得不承認宴川說的都是事實。

她現在也隻能希望兩個人在婚禮之前吵起來,最好是吵分手,那就省事兒了。

宴川又開口說道:“今天正好藉著大家都在,我也說個事情。”

宴川看看黎正飛,這才意味深長的說道:“我出來已經有兩個月了,身為公司老闆,這已經算是極限了。我再不回去,怕是家裡的員工都要翻天了。所以,我打算後天就啟程返回金城了。”

說完,宴川問黎正飛:“正飛要跟我一起去金城嗎?”

宴川重點強調了金城兩個字。

黎正飛秒懂,馬上配合說道:“啊,也行,正好我也要去金城一趟,去看看我姑父,也幫著沫沫照應一下生活。”

黎浩誠馬上說道:“那你就跟著宴川他們一起過去吧。”

“好。”

黎正飛要去的不是金城,而是鹽城。

但是,話不能守著黎老先生說,隻能說去金城。

宴川算是給黎正飛提了個醒。

黎正飛也領了宴川的好意,開口說道:“沫沫在金城,就拜托你照顧了。”

宴川笑著回答:“應該的。”

吃完了這頓飯,黎蘊一臉遺憾的對江沫說道:“可惜孩子還小,我不能去金城找你玩。等孩子大一點了,我再去找你們。”

“姐,很快的,咱不著急。”江沫笑著安慰她:“以後帶著英楠一起來啊!”

“就這麼說定了!”

黎正飛吃完飯,就去找崔瑤了。

“什麼?要返回金城了?”崔瑤都有些意外,也有些戀戀不捨:“那我們是不是以後見不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