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個人洗漱完畢,這纔不好意思的出來跟申助理打招呼。

申助理就當什麼都不知道,熱情的招呼他們趕緊吃飯:“飯菜都在鍋裡,還熱著呢!我剛剛從外麵買的豆漿油條。要趁熱吃啊!”

“謝謝你啊,申助理。”黎沁雯笑著說道:“今天你有什麼活動安排,就自由行動吧。我們待會兒去滑雪,你要是不感興趣,就不用跟著去。這些天真是辛苦你了。”

申助理確實不喜歡滑雪,聽到黎沁雯這麼說,頓時笑著說道:“那行,我在這裡等你們回來。我給你們做鐵鍋燉,一回來就能吃到了。”

“辛苦了。”黎沁雯跟丘梁輝一起笑著說道。

兩個人開開心心吃了飯,就帶著裝備,準備去山上滑雪了。

一出門,就看見了馬三正靠在矮牆上吸菸。

黎沁雯腳步一頓,心底有種膈應。

“他怎麼也來雪鄉了?不會是真的那麼巧吧?”黎沁雯問道。

丘梁輝眉頭一皺,低聲說道:“這裡是公共區域,咱們也不能自己,就趕彆人走。咱們避開他點,不要跟他打照麵。”

“你說的對。我就是覺得這個人很晦氣。每次遇見他,都冇好事。”黎沁雯叮囑說道:“待會兒多長點心。”

“記住了。”丘梁輝點點頭,拉著黎沁雯就往外走:“對了,沁雯,有件事情我得跟你說一聲。”

“什麼事兒啊?”黎沁雯隨口問道。

“我昨晚等你睡著之後,就立了一份遺囑。”丘梁輝說道:“我若是有個什麼意外,我的財產,都留給你和沫沫了。”

黎沁雯頓時不高興了:“大好的日子,立什麼遺囑啊?晦氣!改了改了!我纔不稀罕你的那點財產!我要的是你好好的,跟我長長久久過日子!”

“我知道。”丘梁輝滿眼都是柔情:“就是因為想跟你長長久久,所以才提前立了遺囑,算是給你一個定心丸,哦,也算是給我自己一個定心丸。這輩子,從此就安定下來了。你跟沫沫,就是我的家人了。”

“行了,彆矯情了。”黎沁雯笑著拉著丘梁輝的手,說道:“知道你的心意就可以了。回家之後,把這個遺囑取消了吧,你還不到立遺囑的時候呢。”

“沒關係,我心甘情願的。”丘梁輝是真喜歡黎沁雯,喜歡到骨子裡了。

兩個人經過昨晚的關係,已經是如膠似漆,再也分不開彼此了。

丘梁輝明白,他比黎沁雯年輕,黎沁雯心底其實是很有顧慮的,是有不安的。

所以,他左思右想,就立了個遺囑,想要證明給黎沁雯,他對未來,是有多認真。

雖然黎沁雯自己有錢,也不缺錢。

雖然江沫比他還有錢。

但,這是一個男人的態度,是一個男人的擔當和責任。

丘梁輝覺得自己應該這麼做。

果然,黎沁雯聽到丘梁輝這麼說,眼神都溫柔的要滴出水來了。

“那我回去也立個遺囑吧。我把大部分財產都給了沫沫,就把我最喜歡的幾樣珍藏,都留給你。”黎沁雯笑著回答:“可彆小瞧我那幾件珍藏,都是好東西呢!”

“好啊,我們把自己最喜歡的東西,都給對方。”丘梁輝牽著黎沁雯的手,甜甜蜜蜜的就上了雪鄉的大巴車,去山上滑雪場了。

此時,滑雪場熱鬨紛呈。

不少人都穿著滑雪服,在那玩的不亦樂乎了。

滑雪這個活動,擅長的人是真擅長,滑的是真好看。

不會的是真不會,跌跟頭都跌的與眾不同。

黎沁雯年輕的時候就是滑雪愛好者,所以她熱身完畢,穿戴整齊,一聲呼嘯,就刷的衝了出去。

丘梁輝也是滑雪小能手,他看到黎沁雯的身影消失,很快也跟了上去。

兩個人在山穀之間你追我趕,恣意飛翔,心情簡直爽翻天!

就在兩個人玩的超級開心的時候,馬三悄然出現在了滑雪場的一側。

一個身材矮小的男人,一溜煙跑了過來,遞給馬三一根菸:“馬哥,一切都準備好了。”

“等他們過去的時候,就引爆。”馬三冷酷的點燃了香菸,吐了個眼圈,眯著眼睛說道:“這一次,我要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馬哥,今天玩滑雪的人有點多,會不會誤傷其他人?”

“誤傷就誤傷,怕什麼?”馬三惡毒的說道:“反正冇人知道是我們乾的。”

“這……”

“膽小就彆乾。”馬三不耐煩的說道:“瞻前顧後的,能成什麼氣候?趁早回家抱婆娘吧!”

“好好好,我乾!馬哥,我聽你的!”

“就這麼定了。”馬三將香菸扔在地上,用腳尖狠狠一撚,轉身就走了。

黎沁雯跟丘梁輝一路滑行了下去。

途徑一個陡坡的時候,丘梁輝炫技般的來了個大旋轉,引來了黎沁雯的一聲聲歡呼。

“你好棒啊!”黎沁雯毫不吝嗇自己的讚美。

“還好還好,不枉我多年的訓練。”丘梁輝笑著回答。

就在這個時候,兩個人似乎聽到一聲沉悶的爆炸聲。

“這是什麼聲音?哪兒發出來的?”黎沁雯跟丘梁輝都有些警惕:“滑雪場不會出現雪崩吧?”

“應該不會吧?”丘梁輝眉頭一皺:“不過也不好說。這裡是天然雪場,而且接連下了好幾場的雪,也不排除有空陷的地方。”

“那我們回去。”黎沁雯拉著丘梁輝說道:“咱們去更安全的區域活動。”

丘梁輝看看周圍的一群人,說道;“應該冇事的吧?你看,那麼多人都在這邊玩呢。”

黎沁雯也有些猶豫了。

他們好不容易出來玩一場,就這麼回去了,確實很可惜。

可是,安全的問題也很重要啊。

就在兩個人猶豫的時候,又是一聲急促的爆炸聲響起。

所有人都朝著聲音發出的位置看了下去。

五秒後。

丘梁輝突然瞳孔猛然震動,大喊一聲:“不好了!雪崩了!快逃!”

說完,丘梁輝拉著黎沁雯,用力開滑,朝著山下的位置瘋狂逃竄!

黎沁雯都冇有反應過來,就被拉出了好遠。

原地的其他遊客,還有人不相信這是雪崩,還在笑話他們兩個人的大驚小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