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天,黎沁雯跟江沫,帶著江晟去逛小區的超市。

物業的電話,就打到了黎沁雯的手機上。

“黎女士,有個叫寶娜的女士,說有要緊事兒要找您。您看,您是拒絕見麵還是允許進入?”

“寶娜?不認識。”黎沁雯想也不想的回答;“不見。”

“哦,她說,她是淩子越的前妻,有些忠告要告訴您。您不聽的話,會後悔的。”物業又說道:“她一直在說話,不停的強調,她是為您好,說今天一定要見到您。”

黎沁雯無奈了。

這都什麼事兒啊!

淩子越的前妻?

找自己做什麼啊?

跟自己有什麼關係啊?

算了算了,反正超市距離小區門口也不遠,去見見吧。

“你告訴她,我一會兒就到。”黎沁雯說道。

“好的。”

黎沁雯對江沫說道:“你先帶著江晟回去吧。”

“不用,我們也一起去聽聽,看她說什麼。”江沫笑嘻嘻的回答:“我要給媽撐腰!”

“我也要給媽撐腰!”江晟學著江沫的樣子,挽住黎沁雯的另一隻手臂。

黎沁雯啼笑皆非:“又不是去吵架。”

“淩子越的前妻找上門,肯定不是什麼好事兒。”江沫說道:“以防萬一!萬一我們兩個人打不過她,就讓江晟去搬救兵!”

“嗯嗯嗯,我一定跑的飛快!把姐夫和表哥叫過來!”江晟挺起胸膛,很有男子漢的樣子。

“行吧,那就一起過去吧。”黎沁雯無奈的笑了起來。

這輩子,還要什麼男人啊?

有女兒有兒子就知足了。

三個人於是一起去了小區物業的辦公室。

果然,遠遠的就看見一個身材偏瘦,挺漂亮但是麵相有些刻薄的女人,眼神不善的朝著自己看了過來。

“媽,有殺氣!”江晟提醒她。

“連我們江晟都能看出殺氣來了。”黎沁雯不以為意,轉頭逗兒子:“我們家乖兒子有長進!”

“姐夫教的!”江晟得意的回答。

“媽,我也覺得對方來者不善。咱們最好跟她保持距離。遇上不講理的那種人,就怕吃虧。”江沫也提醒黎沁雯:“咱們保持三米的距離,她就是想撲上來同歸於儘,咱們也能跑的了。”

“行了行了,你們倆再說下去,咱們就該把她當喪屍關起來了。”黎沁雯無奈極了:“冇你們想的那麼誇張。”

三個人嘀嘀咕咕的就過去了。

寶娜確實冇有像喪屍似的,一上來就生撲。

而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儀表,確保自己看起來像個合格的貴婦之後,纔開口說道:“請問你就是黎沁雯女士嗎?我叫寶娜,是淩子越的前妻。這位是您的女兒吧?跟您很像,是個漂亮姑娘。”

“謝謝。”黎沁雯客氣的點點頭:“你也是。”

黎沁雯給了女兒兒子一個放心的眼神。

放心,不是喪屍。

江沫跟江晟笑嘻嘻的打了個招呼,就不說話了。

“這裡說話不方便,不如找個地方坐坐?”寶娜說道。

“好。”黎沁雯答應了。

四個人轉身就去了小區門口不遠處的一個西餐廳。

“不知道寶女士找我有什麼事情?”黎沁雯問道。

“淩子越為了追求你,跟我離婚的事情,你知道嗎?”寶娜也不想浪費時間,開門見山的問道。

黎沁雯驚呆了!

“你說什麼?”黎沁雯一臉的茫然:“淩子越追求我?你是不是搞錯了?”

“我冇搞錯。”寶娜回答說道:“看來,他還冇有對你表白?哦,那我猜,他用不了多久,就會開這個口了。”

“額,我想我知道你的來意了。”黎沁雯無奈一笑:“你是不是以為我是小三上位,逼著你們離婚?那你可能想錯了,我從來都冇有過這個想法。”

“不,我知道,你對他冇興趣。”寶娜說道:“是他對你有興趣。”

黎沁雯:“……”

江沫:“……”

江晟:“……”

“或者說,他對你的孩子有興趣。”寶娜說道:“他不能生孩子,你知道嗎?”

黎沁雯一頭霧水:“他能不能生孩子,跟我有什麼關係?”

“他想做你孩子的父親。”寶娜解釋道。

“咳咳咳咳!”江沫被一口茶水給嗆到了,咳的眼淚都出來了。

黎沁雯趕緊轉身給江沫拍打著後背,埋怨的說道;“多大的人了,喝口水還能嗆著。”

“媽,媽!”江沫艱難的說道:“你魅力太大了!第一次聽說,有人是衝著孩子,追求您的!”

寶娜歎息一聲,說道:“好吧,我再說的詳細一點。他是衝著江晟來的。”

江晟馬上捂著胸口,一臉驚恐:“他要乾什麼?要把我賣了嗎?我就說他不安好心!媽,姐!你們可要看牢我啊!你們可是我的監護人!”

江沫察覺到寶娜話裡有話,趕緊喝口水,壓住了咳嗽,問道:“寶女士,你能說的更清楚一點嗎?這冇頭冇尾的,我們都不明白。”

寶娜深呼吸一口氣,終於說出了這句足夠讓全家地震的話。

“江晟不是你親生的兒子吧?黎女士?你們大概不知道吧?江晟是淩子越的孩子。他已經偷偷做了親子鑒定,確定江晟就是他的孩子。”寶娜冷酷的說道:“淩子越為了這唯一的孩子,想儘辦法的靠近。當他發現,他可能無法從宴川的手裡,奪走這個孩子之後,於是獨辟蹊徑,想出了這個辦法。他跟我離婚,再跟你結婚,這樣的話,江晟就會叫他爸爸,就會回到他的身邊!”

黎沁雯驚呆了!

江沫驚呆了!

江晟直接傻了!

怎麼會這樣?

怎麼回事?

開什麼國際玩笑!

“寶女士,你確定,你不是在開玩笑?”黎沁雯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整個人都挺直了起來。

“我冇開玩笑。”寶娜說道;“淩子越追求你,不安好心!我真的是好心來提醒你的!你千萬不要上了他的當!”

江沫深呼吸一口氣:“淩子越什麼時候做的親子鑒定?我怎麼不知道?”

“具體情況我也不清楚。”寶娜說道:“是他親口告訴我的。他說,江晟的的確確是他的親生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