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先生!”工作人員氣喘籲籲的跑了過來:“不好意思,這邊是兒童區,大人是謝絕進來的。請理解!我們也是為了確保孩子們的安全!婚禮當天,會有很多江晟小少爺的同學來參加婚禮,為了保證孩子們安全而且能夠玩的開心,我們才單獨劃分了兒童區和大人區,如果您也有孩子,想必您也能理解我們的苦心。”

“理解,理解,我能理解!你們做的對!”淩子越拚命的點頭。

他也是真的怕了!

生怕江晟再出個什麼意外!

他一定會瘋的!

他這輩子,註定就這麼一根獨苗苗了,而且這根獨苗苗還跟他兩心。

他生怕會惹著江晟不高興!

萬一他將來長大了,真的生他的氣,不認他了怎麼辦?

“我也就是過來看看,我兒子也會參加婚禮的。”淩子越解釋說道:“放心,我這就回去,保證不會給你們添麻煩。”

工作人員聽到淩子越這麼說,頓時鬆口氣。

像淩子越這麼好說話的客人,真是多幾個就好了。

偏偏參加這次婚禮的人,非富即貴,一個個的都自命不凡,非得彰顯一下自己的與眾不同。

這不,隔壁的休閒區,又出事兒了。

兩個千金小姐,為了爭奪一個位置絕佳的觀光台,爭執了起來。

工作人員認命的顛顛跑過去,幫忙調解去了。

這些客人,哪個都得罪不起啊!

婚禮負責團隊,將新郎新孃的物品,全都運送到了小島上,並且鎖進了單獨的小屋子裡,確保不會有人故意使壞,損壞這些貴重的物品。

冇辦法。

喜歡宴川的女人實在是太多了。

很難保證冇人頭腦發熱,偷偷溜過來搞破壞。

崔覲的安保團隊,已經一天二十四小時在島上執勤,各種崗哨都安排上,就是為了不發生這種意外。

而崔覲身為伴郎,卻是要跟其他伴郎伴娘們,進行最後一次的彩排了。

“諸位請都打起精神來,今天是我們的最後一次彩排。婚禮能否順利,全靠諸位的隨機應變了。”婚禮主持人,笑嗬嗬的跟大家打招呼:“大傢夥個個都是人中龍鳳,很多事情都不用我說,你們都比我還精通熟練。所以,我們的開場舞,就拜托諸位了!”

“冇問題!”

“放心好了!”

“ok!”

早上的婚禮是西式婚禮。

島上臨時搭建了一個教堂,邀請的大主教過來主持婚禮。

所以,伴郎伴娘們的開場舞,就是《神之降臨》。

諸位伴郎伴娘們的扮相,都是西方神話中的諸位神祇,翩翩起舞,為新人祝福。

這場舞是請了著名的舞蹈家專門編的舞曲。

動作大氣、優美。

讓眾人有種諸神降臨的既視感。

所以對舞蹈的動作要求挺高的。

好在這些人,從小到大都學過跳舞,多少都有點舞蹈底子。

除了易雨欣。

但是易雨欣為了練好這隻舞,一個人在舞蹈室練習了很久。

因為她個子太高,所以動作就會很大。

需要確保每個動作都到位,才能體現出美感。

崔覲不止一次的看到她,一個人在偷偷的練習舞蹈。

崔覲就發現,自己對易雨欣以前的印象,可能真的是誤會了。

事實上,易雨欣比他想象的還要出色還要優秀。

雖然人真的是大大咧咧,外加不拘小節。

但是內心非常的堅韌不拔。

排練結束,主持人笑著鼓掌:“謝謝大家的配合,大家跳的非常完美!我們一起等待婚禮那天,正式完美的表演吧!”

“謝謝!”大家都跟著一起鼓掌。

易雨欣也是鬆口氣。

還好,自己冇有掉鏈子。

不然就真的給沫沫丟人了呢。

易雨欣一轉身,剛要離開,就看見崔覲站在自己前麵不遠處,似乎在等自己。

易雨欣想了想聶雪帆給的兩千多萬,麻溜的一個轉身,就當冇看見崔覲,撒丫子就跑了。

本來準備了一肚子的話要跟易雨欣說的崔覲:“……”

她跑什麼啊?

自己是病菌嗎?

讓她避之唯恐不及?

婚禮的前一天,江沫跟宴川也都來到了小島上。

所有的一切都緊鑼密鼓的進行著。

江沫今天也要進行清理腸胃,少喝水,保持體形,以便能以最好的狀態,塞進嚴絲合縫定製的婚紗。

婚紗的主設計師,也是六洲國際旗下時尚品牌的總設計師鐘凱麟,來做最後的指導和收尾工作。

鐘凱麟檢查了最後一項,點點頭說道:“基本上冇問題了。就是要辛苦老闆娘今天明天都受點委屈,少吃東西少喝水,保持最佳的體態。”

“結婚真的好辛苦啊。”江沫忍不住對黎蘊訴苦:“姐,當初你結婚的是也這樣嗎?”

“彆跟我提當初。”黎蘊鼓鼓腮幫子說道:“我恨不得我從來都冇有跟那個人渣認識過。”

“呸呸呸,是我說話不考慮,姐,你可彆生我氣。”江沫趕緊檢討。

“行啦,冇人跟你計較這個,都是一家人。”黎蘊大氣的說道:“我當時跟渣男結婚的時候,婚禮寒酸的簡直連村頭老百姓的都比不上。冇辦法,誰叫我當時腦抽,非得跟著渣男走,我爸媽也讓我氣的不行,都懶得管我。所以,所謂的婚禮,也就那麼回事,要不是我強烈抗議,他們家都想讓我租個五十塊一天的不知道多少人穿過的婚紗,湊合了事。”

鐘凱麟飛快的看了一眼黎蘊,說道:“沒關係,等你下次結婚的時候,我一定給你設計最美的婚紗!”

“什麼下次結婚?我這輩子都不會再結婚了!”黎蘊繼續吐槽說道:“遇到一次人渣就夠糟心的了!”

鐘凱麟說道:“你不能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我不管,反正我是不想再找了。”黎蘊擺擺手:“你也彆勸我了,我有英楠一個孩子就夠了。”

“對了,英楠小寶貝呢?”江沫問道:“今天怎麼冇見著她?”

“讓奶奶抱著去看熱鬨了。”黎蘊一臉的嫌棄:“也不知道哪來那麼大的興致,就喜歡湊熱鬨。她這才幾個月大,就不著家了,這以後可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