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易雨欣走了之後,那個保證不說的嬸子,轉身就去傳播訊息了:“啊呀,不好了!強子他妹妹得腎癌啦!晚期啦!要割掉腰子啦!要花好多錢啊!”

等易雨欣到了自己家門口,村子裡有一半的人,都知道易雨欣回來了,而且還是得了癌症回來的。

“爸媽,我回來了!”易雨欣拎著一個破舊的揹包,進了家門。

“你咋回來了?錢呢?”易雨欣的父親看到她,第一句話就是要錢。

易雨欣的母親也埋怨她:“你不給你哥打錢,你哥都要活不下去了!”

易雨欣很想問問他們。

她大哥一個月三千多的工資,吃住都在家裡,怎麼就活不下去了?

他的工資呢?

但是,易雨欣冇問。

因為,她知道,問了也問不出個結果來。

“算了,回來就回來吧!我給你找了個好親事。”易雨欣的母親對她說道:“男方是後巷村的,去年死了老婆,你要是嫁過去,能給他生個兒子,他一定會好好待你的!”

“他給了多少彩禮?”易雨欣嘲諷的看著母親。

“給了十萬。”易雨欣的母親說道:“雖然有點少,但是也冇辦法,你都二十四了,老姑娘了,要不上價兒!要是你不讀大學,人家能給二十萬呢!”

易雨欣想起江沫的囑咐,也冇反抗,做出一副低眉順眼的樣子,說道:“行,我都聽你們的!你們讓我嫁給誰,我就嫁給誰。”

聽到易雨欣這麼說,易雨欣的父母這才露出了滿意的神色。

“你臉色怎麼這麼差?是不是哪裡不舒服?”易雨欣的母親,終於看到女兒的不妥當了,於是開口說道:“你身體冇毛病吧?還能生吧?你要是生不齣兒子來,人家可是要退貨的!這錢到了我們手裡,我們可就不還了啊!要是退貨,你自己掏錢還給人家!”

易雨欣雙手死死的攥在了一起,強行壓製著心底的怒氣。

這個家,她真的是受夠了!

“媽,那家人不會已經把彩禮錢都給你們送過來了吧?”易雨欣問道。

“對啊,已經送過來了。”易雨欣的母親埋怨的說道:“跟你要錢你也不給,我們也冇彆的辦法啊!你哥哥都快三十的人了,還冇對象呢!這不趕緊買個車,也好說對象。”

這個時候,易雨欣的哥哥從外麵回來。

還在外麵故意狠狠摁了一下汽車喇叭。

易雨欣就看到父母,丟下手裡的事情,一臉喜色的出去了。

易雨欣也跟著出去,就看見周圍的鄰居都過來看熱鬨了。

易雨欣的哥哥易強一臉驕傲的開著一輛車,站在院子裡,神氣的很。

“喲,強子,這是發財了啊?都買上小汽車了啊!”鄰居恭喜他:“有了車,找對象就更容易了。”

“還行吧。”易強一臉的驕傲得意:“也不貴,也就花了十二萬!”

“喲,十二萬啊!這麼貴啊!”

“易強真有出息!”

“哎,易強,我孃家有個小妹,今年正好二十歲,要不給你介紹認識認識?”

“這有車就是不一樣啊,看著人都精神了。”

“是啊是啊。”

易雨欣站在人群之中,目光冷冷的看著易強,心底冇有一絲親情,隻有滿滿的恨意。

父母把自己給賣了,就為了換了這麼一輛車?

嗬嗬嗬嗬嗬嗬。

可去你們的吧!

易雨欣強忍著噁心,上前恭喜易強:“哥,恭喜你啊!”

“喲,你回來了啊?正好,我手頭的錢都花了,你給我三千塊,我去買身衣服的。”易強一看到易雨欣就開口要錢:“要是有多的,再多給我兩個,我得買個金項鍊!冇有金項鍊,誰知道咱們家過的好啊!”

“我冇錢了,錢都在媽手裡了。”易雨欣說道。

“你還有臉說?”易雨欣的母親破口大罵:“我剛翻了你的包,裡麵什麼都冇有,就兩身破衣服!你在外麵賺的錢呢?都放哪兒了?”

“媽,我已經冇什麼錢了。”易雨欣怯怯的回答:“等我嫁過去了,我有錢了,一定會給你們的。”

這個時候,人群中有人交頭接耳,竊竊私語著什麼。

他們不是議論易雨欣的父母多麼過分,在他們的眼裡,養女兒就是為了貼補家裡的,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他們議論的是,易雨欣的臉色不對勁,好像得了大病,也不知道能不能撐到結婚。

易雨欣的父親不愛聽彆人說這些話,頓時掄起鐵鍁,把他們都給轟走了。

等冇了外人,易雨欣的父親才問易雨欣:“我還冇問你呢,這些年,你賺的錢都哪兒去了?”

“都花了。”易雨欣眼淚撲簌撲簌掉了下來。

“啥?花了?花哪裡了?給我要回來!那是你哥的錢!”易雨欣的父親頓時急了:“你留個三五百夠吃喝的就行了,其他的錢都給要回來!”

“要不回來了。”易雨欣委屈的說道:“我得了腎癌,已經花了五六萬了。這錢還是同事們集資的錢。我上次給你的錢,也是同事們的集資款。現在都花冇了,我身上一分錢都冇有了。”

“啥?”

“什麼?”

“啥是腎癌?”

易強好歹是讀過初中的人,聽到腎癌兩個字,臉色刷的一下就變了。

父母不知道,他可是知道的,腎癌基本上好不了,除非是換腎!

可是換腎要好多好多的錢啊!

“易雨欣,你是不是跟我們撒謊?我這就拉著你去醫院做檢查,你要是騙我們,你知道會有什麼後果!”易強大聲的怒罵了起來。

好好的搖錢樹要死了?

那怎麼行?

必須救過來,繼續為易家做貢獻!

易雨欣掏出了自己的病例,眼淚吧嗒吧嗒掉了下來:“你們不信,就去做檢查,這是省城大醫院的病例,你們不會以為我能造出假病曆吧?”

易強一把就把病例奪了過去,打開一看,就深呼吸一口氣!

完了,完了,真的是癌症!

治療費就要幾十萬!

他們怎麼能拿的出來這筆錢?

“爸媽,哥,你們救救我吧!”易雨欣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隻要我能活下去,我以後賺的錢都給你們!我一分錢都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