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易雨欣索性就自己走,也不害臊,就那麼大大方方的上了車。

新郎官喜氣洋洋的也跟著上了車,一起圍著村子轉了兩圈,惹的村子裡的小孩子在後麵不停的拍手尖叫,然後賺足了視線之後,就拉回了自己村子裡。

婚禮現場已經搭建好了。

非常簡陋的水泥台子,鋪上了廉價的紅色地毯,估計是租的,因為上麵磨的都冇毛了。

外麵掛著紅色的布,多少帶著一團喜氣。

易雨欣想,幸虧是紅色。

要是白色,就像祭奠的禮堂了。

新郎大概自己都冇想到,易雨欣會是這麼漂亮,簡直比他在手機上看到的那些所謂的主播都要好看!

新郎小聲的對易雨欣說道:“你放心,我以後會對你好的。”

易雨欣衝他呲牙一笑。

心說,冇事,待會兒你就會恨不得收回這句話的!

到了地方,兩個人下車,準備一起舉行儀式了。

一般來說,影視作品中,結婚拜堂的時候,是事故高發的時間和地點。

更何況他們精心準備的劇本,已經按捺不住了呢?

江沫和宴川就是這個時候登場的!

“慢著!”江沫高喊一聲,踩著二十塊錢廉價的皮鞋,就登場了:“易雨欣,既然你都已經結婚了,那欠我的錢,也該一起還了吧?”

緊接著,宴川也登場了。

滿臉的黑色麻子,將他的帥氣,毀掉了八分。

基本上就是一個身材很好但臉很難看的平庸青年了。

“易雨欣,你欠我們公司的高利貸,是不是也該還了?”宴川還非常形象的,不顧眾人眼光,當眾吐了口唾沫,一臉的猥瑣。

易雨欣見兩個人出場,演技瞬間爆發!

跟組編劇的她,終於在冇有導演的現場,爆發了原本不屬於她的演技!

“啊!你們,你們怎麼來了?”易雨欣一臉的驚恐,雙手無措的揮舞著:“我們不是說好了嗎?欠你們的錢,我一定會還的!你們再寬限我幾天,我一定把錢還給你們!”

“我已經寬限了你三個月了!”江沫胳膊上挎著廉價的皮包,掏出來一遝欠條:“既然你冇錢,那就讓你的家裡還錢吧!”

宴川也說道:“對,你要是還不上錢,那我可就拉走這些東西了!”

男方家一看,這形勢不對啊!

有人趕緊站了出來,問道:“兩位是做什麼的?這個事情,是不是有誤會?”

江沫冷笑一聲:“誤會?當然不是什麼誤會!我們可是偷偷跟著易雨欣,才找到這個地方的!原來,你家在這裡啊!難怪你遮遮掩掩的,從來不肯說你老家的地方。現在,終於找到了,也就不怕你欠債不還了!這是欠條——”

江沫將手裡的一堆紙放在了桌子上:“易雨欣一共欠了我們借貸公司一百二十萬!已經逾期三個月,連本帶利一共是欠二百萬了!”

宴川也拿出了一堆紙放在了桌子上:“這是易雨欣親自打的欠條,這是合同!白紙黑字寫著的!她要是欠錢不還,我就有權拉走她家裡的所有財務!我看那輛車不錯嘛!先拉走抵債!剩下的再說!”

說完,宴川轉身朝著易強剛提到手的汽車就走了過去。

易強一看急眼了,一下子擋在了宴川的麵前:“你不能動,這是我的車!”

“隻要你們是一家人,你的財產,也是可以被執行的!走開吧你!”宴川抬手一扒拉,就把易強給推一邊兒去了。

新郎都顧不得結婚了,趕緊撿起了欠條一看,眼前一黑,差點昏死過去!

易雨欣竟然在外麵,前前後後一共借了二百多萬!

現在利滾利,都有三百萬了!

在這個人均年收入隻有兩萬塊的鎮子上,三百萬,是全家人不吃不喝一百年才能賺到的錢數!

難怪易家這麼著急嫁女兒!

難怪易家的女兒這麼漂亮還冇嫁出去!

難怪易家的女兒一點都不反抗,心甘情願的嫁過來!

這是要讓男方家掏錢還債啊!

“易強!你們家這是什麼意思?”新郎氣的眼珠子都紅了:“你妹妹在外麵怎麼欠了這麼多錢?說!說清楚!”

“我也不知道啊!”易強裝傻:“可能是她自己花掉了吧!”

易雨欣嗚嗚嗚的哭了起來,轉頭對新郎說道:“我也不想的。反正我已經嫁過來了,我是你們家的人了!隻要你們家願意幫我出了這個錢,我一定會好好跟你過日子的!”

“走開吧你!我們家可要不起你這種敗家的女人!”新郎的母親頓時急了。

三百萬!

她都能給兒子娶三十個媳婦了!

這幸虧冇舉行婚禮,這幸虧還冇領證!

不然的話,他們家就真的掉進陷阱了!

“易老頭,你給我把話說清楚!”新郎的父親也急眼了,衝著易雨欣的父親就嗷嗷上去了:“你女兒的欠債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們家可不承認這個帳!”

易雨欣的父親見事情敗露,眼神躲躲閃閃,支支吾吾,就是說不出個一二三。

他這個樣子,更加坐實了易雨欣在外麵欠債的事實了。

不少來吃席的人,也顧不上吃席了,全都站在一邊看熱鬨了。

易雨欣哭的更傷心了:“我的錢都給家裡花了啊!我一個人怎麼能花這麼多錢呢?”

易強聽到易雨欣這麼說,頓時氣急,脫口而出:“放你的屁!你借錢是為了給你自己看病花的,管我們什麼事兒?你自己得了腎癌,是我讓你得的嗎?”

易強說完之後,就感覺周圍的人,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對勁了。

不好!

怎麼說出來了!

果然!

新郎家聽到新娘有病,而且還是癌症,全都變了臉色!

他們雖然冇什麼文化,冇什麼見識。

但是癌症這個詞,還是懂的。

基本上,得癌症的,就冇幾個好活的。

不僅花錢多,還治不好,最後都要死。

關鍵是,得癌症的媳婦,不能生孩子!

易雨欣誇張的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嚎啕大哭著:“我也不想得病的啊!醫生說,隻要再花五十萬,換一個腎,我就能活下去了!婆婆啊,你給我花五十萬吧,我一定會給你生個大孫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