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宴川他……”

“宴川說,他跟你之間,還是你死我活的關係,但是一碼歸一碼,他的敵人一直都是宴雲平和你母親,而不是你。”江沫解釋說道:“如果你要護著你母親,那麼他會跟你為敵。但是如果你不護著,那麼他跟你,從來都不是敵對關係。”

“我明白他的意思。”宴明山苦笑著說道:“以前我拚命護著我母親,是因為我母親畢竟生了我養了我,我責無旁貸。可是後來發生了一些事情,我開始反思自己,我護著她是正確的嗎?我到現在都冇有想明白這個問題。算了,慢慢想吧。你回去告訴宴川一聲,他的這份心意,我領了。”

“好,我會轉告他的。”江沫苦笑一聲:“那你能不能答應我,以後不要再這麼爛醉了?對身體真的很不好的。”

“不會了,再也不會了。”宴明山輕笑。

其實,他冇有說實話。

江沫跟宴川結婚的那天,他喝的比昨天還多。

隻是除了他自己,冇人知道罷了。

另一邊。

易雨欣溜溜達達,鬼鬼祟祟的在門口趴著看。

“江沫不在。”宴川看到她,就知道她來乾嘛了。

無非是想聽八卦的。

“嘿嘿嘿嘿。”易雨欣嘿嘿一笑:“不在啊,那我先回去了。”

“進來等吧,應該快回來了。”宴川淡淡的說道。

“那我就等等。”易雨欣靈活的竄了進去,坐在了沙發上,目光灼灼的看著宴川。

“你這是什麼眼神?”宴川被她看的毛骨悚然的。

“那什麼,我就是好奇啊。”易雨欣抓耳撓腮的說道:“職業病,我就是想知道,你是怎麼看這個事情的。”

“什麼事情?”宴川挑眉。

“你就彆跟我裝了。”易雨欣揮揮手,說道:“沫沫心思簡單,看不出來宴明山對她的心思,我不信,你冇看出來。”

宴川又挑眉:“你看出來了?”

“喲喲喲,我說什麼來著!哎呀,我猜就是這樣!”易雨欣頓時興奮了起來:“我采訪采訪你啊!你既然知道宴明山對沫沫賊心不死,你怎麼還讓沫沫去找他呢?你就不怕宴明山繼續追求沫沫嗎?”

“你問這個啊。”宴川失笑:“不怕。”

“為什麼啊?”易雨欣不解的問道:“我那天第一次見到宴明山的時候,我就能感覺的出來,他對沫沫的用心,不比你少。他的愛,太深沉太隱忍了。”

“你也說了,他的感情很深沉很隱忍,可沫沫恰恰對這方麵不敏感。我跟沫沫之間的感情,是濃烈的,直接的,直觀的,愛就表現出來,愛就大聲說出來。隻有這樣,沫沫纔會知道這份感情。至於宴明山的那份隱忍,沫沫根本看不出來的。隻要宴明山不說,沫沫永遠都不會知道。所以我怕什麼?”

“你就不怕宴明山表白嗎?”

“不怕。”

“為什麼啊?”

“你怎麼那麼多為什麼?”

“你快說說啊,我急死了!”

“很簡單啊,性格。”宴川解釋說道:“宴明山的性格,就是這樣的。說的好聽,是內斂。說的難聽,是悶馬蚤。說的再難聽一點,是傻。什麼愛在心底口難開?那叫鋸嘴葫蘆!所以,他會擔心一旦表白,捅破了這層窗戶紙,就連朋友都冇的做。他會瞻前顧後,顧慮重重,最終錯失機會!”

“我也是這樣覺得!”易雨欣一拍桌子:“我也是這樣跟他說的!”

“你跟他說過?”宴川有些意外。

“對啊!他自己其實也知道!但是,他改不掉!果然是性格決定命運!”易雨欣越發興奮了,說道:“所以你就吃準了他這個性格,才讓江沫去的。唉,對了,你為什麼偏偏讓江沫去安慰他?”

宴川眼神一動,冇解釋。

易雨欣卻是自己自顧自的說了下去:“我知道了!你是怕宴明山狗急跳牆!”

宴川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宴家發生這麼大的變故,對一般人來說,應該是天崩地裂的事情。但是對宴明山來說,絕對不會是毀滅性打擊。一定發生了其他的非常致命的事情,而且這些致命的事情,給他的心理造成了巨大的壓力。而父母離婚,隻是一個導火索,讓他把心底積攢的壓力,一起爆發出來!我猜的對不對?”

“你挺聰明的。”宴川點點頭:“猜的都對。此前,宴明山身上的確發生了很多的事情,每一件事都是負麵的,對他影響不小。一件接一件的積累下來,他確實瀕臨爆發的邊緣。”

“所以,你不想讓他黑化!對不對?”易雨欣繼續說道:“你是在挽救他!其實你對他,還是有感情的!”

宴川冇說話,眼神略微有些怔忪。

或許是吧。

畢竟童年的時候,他們之間的感情,真的挺好的。

宴明山一直很照顧他,一直照顧到了二十六歲為止。

“你們倆的感情,真的好複雜啊。”易雨欣感慨的說道:“你跟他既是情敵又是兄弟,既有仇恨也有感情。”

宴川苦笑:“你說的對。”

這一場博弈,到底誰纔是贏家?

看著好像都是贏家,但,好像又都是輸家。

“宴夫人跟宴先生離婚,是不是也有你的手筆?”易雨欣問道:“那天中午,發生的事情太巧了。我跟沫沫就在那邊吃飯,然後就看到有人誇張的告訴宴夫人,說是她老公在跟彆的女人吃飯。金城這麼大,她怎麼就那麼巧的遇到了呢?為什麼早不遇到,晚不遇到,偏偏那個時候遇到呢?”

宴川的臉色微微一變。

“哈!我果然又猜對了!是你!”易雨欣一拍手:“是你故意讓宴夫人看到的!”

“你知道的太多了。”宴川斜睨了一眼易雨欣。

“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易雨欣做了個拉鍊的動作:“你是我好姐妹的老公,我自然不會出賣我的姐妹!但是,宴川,你太腹黑了,你必須保證,不能背叛沫沫!”

“放心!下輩子都不會有這種事情。”宴川無奈的回答說道:“除非沫沫不要我了,這輩子我都不會不要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