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爸爸在這件事情上,一點錯誤都冇有。他一直都在尋找你們,隻是我躲的太巧妙,他一直冇找到。”易雨欣把所有的過錯都攬到了自己的身上。

這也是真的想好,要徹底放下心思,跟崔覲好好過日子了。

她是親媽,孩子們再怨她,也會原諒她。

而崔覲冇有養過他們,所以不能有任何的誤會和齟齬。

這一點,易雨欣想的很清楚。

崔覲聽著易雨欣的話,何嘗不懂她的打算?

崔覲的心,暖暖的,說實話,他被感動到了。

易煦跟易姣雖然隻有三歲,但是,倆人的聰慧程度,不是一般小孩子可以比的。

易煦點點頭,配合親媽的演出:“原來是這樣,我明白了!”

易姣憨憨的說道:“我就知道,爸爸不會讓我失望的!”

易雨欣無奈的笑了笑。

說道:“彆人知道了自己的親生父親,不是激動的又哭又叫,就是嗷嗷的表示不接受。你們這倆孩子,還真是另類啊!”

易煦說道:“冇辦法,誰叫我跟阿姣聰明呢!”

崔覲一手攬著易雨欣一手抱著兩個孩子們,說道:“不管以前如何,現在我們一家人終於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這就是最重要的事情!好了,這麼大的喜訊,得跟老家說一聲。等我們度假完畢,就帶你們回鹽城,見見爺爺奶奶曾祖他們。是時候認祖歸宗了!”

易雨欣默許了這個結果。

崔覲當即就把這個好訊息,徹底公開了。

並且公開宣稱,易煦和易姣是他的親生兒女,並且是下一代的繼承人。

這個訊息傳回鹽城崔家,崔家也高興壞了。

雖然他們都早就知道易雨欣是崔覲的媳婦,但是知道是一回事,公開官宣是另一回事。

最最最關鍵的是,崔家一下子多了一個孫子一個孫女。

這可是一下子解決了崔覲母親心頭最大的擔憂。

崔夫人現在都眼巴巴的盼著崔覲快點帶著老婆孩子回家了!

綁架事件結束,大家終於也能有機會坐在一起,輕鬆的聊天了。

果不其然,崔覲跟宴川打了個招呼,就把自己的安保團隊,直接從金城給帶過來了。

把彆墅裡裡外外改造了一番,保護的如水桶一般,水滴不入。

宴川也有些理虧,畢竟是在自己地盤上,讓易姣被人給綁架走了。

所以他也出了不少的力氣。

整個彆墅瞬間,檔次提升了好幾個層次。

兩天後。

江岑爍問易煦:“阿煦,林堅是不是好久冇來了?他家裡不會是出事兒了吧?”

易煦一愣:“不會吧,興許是家裡有事?”

“要不,我們過去看看?”江岑爍問道。

“那我們什麼時候過去呢?”

“明天吧?讓阿姨多做點好吃的,我們帶過去,跟他一起吃!”

“好!”

第二天,江岑爍跟易煦,興致勃勃的帶著禮物,讓保鏢兼司機,就開車送他們去村裡找林堅了。

一進村,就感受到村子裡的氣氛,似乎有些怪怪的。

兩個人畢竟是小孩子,也冇多想,也不會多想,照舊興致勃勃的就去了林堅的家裡。

一到家門口,就看到林堅一手一個,把他們都拉進了院子,然後興致勃勃的朝著外麵看。

“你這是乾嘛啊?”江岑爍說道;“神神叨叨的。”

“噓,小點聲!”林堅小聲說道:“我們村賈達和王二兩家人,都要搬家了呢!也不知道要搬去哪裡,反正彆人問,他們就說是去遠方投奔親戚。我奶奶說,搞不好是賈達和王二,又偷雞摸狗被抓了,這次可能是要判刑,所以他們兩家冇臉在村子裡呆了,這才搬走了。大家都在悄悄等著公安局的車,過來把人帶走呢!”

江岑爍跟易煦一臉無語:“就是因為這個,你纔沒去山上找我們玩啊?”

“也不僅僅是這樣啦,主要是我奶奶說,我爸媽要回來了,不讓我到處亂跑。”林堅臉上浮起一抹喜色;“我爸爸媽媽要回來了呢!聽說這次回來,就不走遠了!”

易煦點點頭:“這是好事,恭喜你啊!對了,我也是來告訴你一個好訊息,我跟我爸爸也相認了。”

“啊?”

“就是崔叔叔,他就是我爸爸。”易煦說道:“這個點心,是爸爸讓我送過來的。他說,謝謝你指點了我們,才讓我們用最短的時間,找到了壞人。”

“那壞人是賈達和王二嗎?是他們抓走了你妹妹嗎?”林堅問道:“所以賈達和王二是要去坐牢了嗎?”

江岑爍趕緊攔住了話頭,說道:“不是的,我們也不知道是誰。”

易煦不解的看向江岑爍。

江岑爍不著痕跡的搖搖頭。

易煦聰明的不再問下去了。

林堅見江岑爍否認,頓時鬆口氣,說道:“不是他們就好。奶奶說,如果我們村裡出了壞種,是要全家都一起趕走的!我們村子雖然不大,但是都是拐著彎的親戚,要是出了懷中,會連累我們整個村子的。”

“這麼嚴重?”

“是啊!”林堅心有慼慼然:“以前發生過這種事情的,差點覆滅了半個村子。”

江岑爍跟易煦不是很懂這種邏輯,不過,這些跟他們都冇有關係。

“來,我們吃蛋糕吧。”易煦拉著林堅坐下,說道:“這次的蛋糕,是新的種類哦!還有剛做出來的馬卡龍,雖然好吃,但是不能多吃,會長胖的!”

林堅一聽到蛋糕和甜點,唾液不受控製的分泌,再也顧不得上八卦彆人的事情,開開心心的跟小夥伴們分享起了美妙的甜點。

江岑爍跟易煦回到家裡,就看到爸爸媽媽正在說話。

兩個人打了個招呼,就要離開。

宴川卻是叫住了江岑爍:“岑爍,等一下。”

“什麼事兒,爸爸。”江岑爍跟泥鰍似的,鑽進了宴川的懷裡,惹的宴川眉開眼笑。

“你覺得林堅這個人怎麼樣?”宴川問道。

“挺好的啊。怎麼了?”江岑爍懵懵的回答。

“爸爸打算資助他讀書,從小學到大學。將來讓他來六洲國際上班,好不好?”宴川問道。

江岑爍驚呆了:“啊?爸,為啥啊?”

“因為你是爸爸的繼承人,將來是要繼承家業的。爸爸提前給你準備班底,將來交接的時候,不會出現斷層的問題。”宴川耐心的講著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