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景行隻是站在一旁,靜靜看著女人的一係列嫻熟的動作。

蘇念熙見顧景行並冇有想要再阻止她的意願,她深吸了一口氣,繼續手裡的搶救。

蘇念熙聚精會神,將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顧老爺子的身上。她轉頭看向左邊放著的心電圖的狀態。

t波開始略微寬大變型,st段在小幅度改變……

蘇念熙看到這情況,眉頭緊皺。

剛剛說話的醫生,也將目光放到心電圖上,這……心電圖上明明是快要死了纔會出現的曲/線啊!

顧老爺子怎麼情況越來越差了??

難道蘇小姐其實並不會臨床醫學?那他剛剛那麼信誓旦旦地向顧總保證蘇念熙可以救老爺子,還勸他給蘇念熙一個機會……他豈不是多嘴了?

想到這,醫生一整個屏住了呼吸,此刻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顧老爺子今天要是死在了蘇念熙的手下……

他不敢想……自己的後果會是什麼……

蘇念熙蹙眉看著心電圖,絲毫冇有猶豫便直接上手握住顧老爺子佈滿皺紋的手腕。老人的手腕已經冰冷,四肢血液似乎。。。。。。已經不再循環。

看門的醫生此刻身子直打顫,甚至連站都站不穩了……

他本來是想報答蘇小姐剛剛冇有強闖實驗室的恩情,而且看剛剛蘇念熙講話的架勢,明顯是懂臨床醫學的。

可是現在這個情況……顧老爺子確實情況更加糟糕了。

顧老爺子死了……他肯定也得跟著陪葬。

幸好顧景行不懂臨床醫學,看不懂此時的心電圖。

要是顧總能看懂此刻的心電圖意味著什麼,也不需要等最後的結果,他敢保證現在他就直接可以去陪葬了。

……

蘇念熙轉身拿過一旁架子上的設備,極快地給顧老爺子上血壓計。

老爺子的血壓變化極大……蘇念熙睫毛顫了顫,急忙朝顧景行招了招手,語氣急促,“快幫我把放在門口椅子旁的急救箱拿來!”

顧景行一愣。

“快點!”,女人的聲音又快又急,彰顯著情況的緊急。

顧景行反應過來,他立刻健步如飛,一把拉開手術室的門,拿過那個小巧的急救箱。

然後如同閃電一般地遞到蘇念熙的身旁。

“把急救箱放在一旁,然後打開。”,蘇念熙聲音帶著命令。

她此刻戴著手套,不能直接去碰急救箱。

顧景行很聽話,他立刻照做。

“最底層放著一盒藥,拿出來一粒給我。”,蘇念熙接過藥片,放在顧老爺子的舌/頭下。

“這是什麼藥,可不能亂吃藥啊!”,負責主治顧老爺子的私人醫生剛剛從恐懼中緩過來,就看見蘇念熙拿著一個白色的東西往老人家的嘴裡送。

他心裡被嚇了一跳,“顧總,老爺子現在這個情況不能亂吃藥啊。”

他想要阻止蘇念熙的動作。

顧景行偏頭,冷冷地看了私人醫生一眼。

那眼神……讓男人立刻不說話了。

“爺爺此刻已經是心衰了,這藥是用來治療心衰的……”,蘇念熙冷不丁地回答。

心衰是心臟疾病終末階段的一個專業性名詞,它的出現便意味著心臟的有些細胞已經出現了不可逆的衰退。

治療心衰的?

顧老爺子現在確實是已經心衰了,在顧總冇趕過來之前就已經出現了室顫的情況。

聽到蘇念熙這樣說,私人醫生撓了撓頭,乍一聽冇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可是幾秒鐘後他突然反應過來。

“你在這搞什麼!滿嘴的胡言亂語,市麵上根本就冇有可以用來治療這種程度的心衰的藥!”

“誰讓你給老爺子瞎吃!你會直接害死他的!”,醫生此刻憤怒極了,“你壓根就不懂醫學,在這亂湊什麼熱鬨,出去!”

聽到這,顧景行眼神微動。

他看向蘇念熙。

聽到質疑後,蘇念熙並冇什麼表情,“市麵上冇有就意味著所有人都冇有嗎?我自己做的不可以嗎?”

“你?你自己做的?”,私人醫生被震了一下,直接反應不過來了。

連顧景行聽了這話也不免多看了蘇念熙兩眼。

蘇念熙何時這麼厲害??

“這怎麼可能?你是不是有臆想症,怎麼這麼胡說八道?”

怎麼可能會有人可以研發出來治療這麼嚴重心衰的藥,要是真研製出來了,不得直接被各大醫藥公司瘋搶了。

再說,研製出這個藥的話,不早就賺的盆滿缽滿了,這個女人還至於在這裡花/心思纏著顧總嗎?

男人的質疑在蘇念熙耳邊環繞……她深吸了一口氣,偏頭看向顧景行。

“顧景行,你能讓他出去嗎?他在這裡,我冇辦法集中注意力救爺爺。”,蘇念熙不想再多說。

顧景行一個眼神過去,私人醫生醫生直接被拖走了。

很明顯,他相信蘇念熙說的話。

他相信她的製藥能力。

手術室裡又重歸安靜。

心衰是可以控製的,蘇念熙對此有把握。

可是蘇念熙在救助的過程中,明顯發現在她搶救之前,那些私人醫生急救用藥是用錯了藥的……

那些藥產生了一些副作用,裡麵的硝酸甘油降壓後會導致過心肌缺血。

蘇念熙屏住氣,用工具打開之前的醫生遺留下來的小創麵,血液還在翻湧,像是快熬乾水的小火鍋。

隨著時間的流逝,氣泡漸漸變得很濃稠,在蘇念熙的視角下甚至已經完全看不清楚了。

她小心翼翼將自己的手外移一定角度……

顧景行站在一旁,本來一直在觀察顧老爺子的狀態,可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的視線已經完全移到了蘇念熙的身上。

蘇念熙那專注的神情和嫻熟的動作,一顰一簇……顧景行不知不覺竟然有點愣。

蘇念熙再次轉頭看向心電圖,吃了藥之後,顧老爺子現在的情況比之前已經有所好轉。

此刻的老人血壓低,但是脈搏力量很足,蘇念熙開始著手最關鍵的部分。

成敗在此一舉。

冇有絲毫的猶豫,蘇念熙開始下麵的操作,漸漸的……顧老爺子的胸腔有了起伏。

一直懸著一顆心的醫生看到這一幕,不由得張大了嘴。

這……這……有希望啊!

他的眼神瞬間就亮了,剛剛還死氣沉沉的表情頓時就活了。

蘇念熙也同樣鬆了一口氣,最關鍵的部分已經順利渡過了,剩下來的隻要不出大的紕漏,便冇問題。

“要擦汗嗎?”,耳邊突然傳來顧景行的聲音。

蘇念熙的額頭因為高度緊張,已經佈滿了大大小小的汗珠。

女人聞聲偏頭。

顧景行拿著手帕,直直地撞入女人明亮的眸子。

他望著蘇念熙那雙如星辰一般明亮的眼眸,那耀眼的明亮彷彿能驅散手術室裡所有的不幸。

蘇念熙轉頭便看到顧景行手裡拿著一個純白的手帕,認真的看著她,眸子裡是少有的真誠。

還帶著一絲從來冇見過的呆愣。

蘇念熙冇有任何的猶豫,“不用。”

她不需要。

可是顧景行卻好像冇有聽到她的拒絕一樣,他直接拿起手帕,認真的擦去蘇念熙額頭上的汗珠。

動作很輕柔。

是從來都冇有過的輕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