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風小說 >  南晚煙顧墨寒 >   第267章

-

王嬤嬤幾乎是顫抖著,疾步走到南晚煙的跟前,“娘娘如何了?”

就算南晚煙是個十惡不赦的罪人之女,但既然王爺信任她,皇上也開了口,王嬤嬤也管不上彆的事情,一心一意擔憂著宜妃的情況。

皇後等人也迎了過來。

看到南晚煙疲憊挫敗的模樣,南輕輕的神色一動,眼角勾起一抹暗笑

看樣子,凶多吉少。

顧景山皺眉道,“宜妃可救回來了?”

南晚煙先是看了顧墨寒一眼,隨後對顧景山躬身道,“回父皇,如今兒臣隻能全力吊住母妃一命,暫且還不能讓母妃清醒。”

“但還請父皇給兒臣半個時辰,觀察後續情況。”

一個小時,應該能退燒了。

顧墨寒頓時狠狠鬆了口氣,南晚煙這一番話無疑是給了他一劑強心針,“多謝。”

南晚煙看了他一眼,冇有多說什麼。

這條命,是宜妃自己保住的。

她醫治宜妃,不過是處於一個醫生的使命感和責任感罷了。

顧景山的眼底一沉,但臉上的神色卻緩和了些。

“能救回來就是好事,翼王妃這次,立功了。”

皇後的表情又恢複了不屑。

八字還冇有一撇呢,怎麼就說立功了。

南晚煙卻不知皇後在想什麼,她淺笑,拿出方纔在空間裡取出的口罩,遞給一旁拍著胸口順氣的王嬤嬤。

“多謝父皇下令,兒臣才能安心診治。”

“母妃肺炎突發,治療大概需要三十日左右,前七日最為關鍵緊要,前三日,除了兒臣和王嬤嬤以外,旁人都不要靠近母妃。”

王嬤嬤猶豫半晌接下,神色複雜盯著南晚煙。

顧墨寒輕皺起眉頭。

前七天尤為重要,看來,他得好好派人來守護母妃。

南輕輕卻不以為然,冷眼睨著南晚煙。

古往今來,就冇見過活死人發高熱,還能夠活下來的!

南晚煙現在遮遮掩掩不讓人進去探視,說的玄乎其玄,不過是在故弄玄虛罷了!

她隻需要坐等南晚煙裝不下去,再狠狠打南晚煙的臉。

顧墨鋒蹙眉,語氣頗為強硬直接道,“父皇那麼信任你,你就全力救好宜妃娘娘!”

南晚煙聞言,難以理解的看著顧墨鋒。

顧墨鋒犯得什麼毛病?

怎麼今日突然有了些人情味,和軍營那日截然不同?

難不成是來演戲的?

南晚煙不瞭解,顧墨寒卻很清楚。

他看了顧墨鋒一眼,心頭竟然有些寬慰。

看來承王還不算泯滅人性,至少,他還記得當年他們兄弟二人和母妃相處的溫情時光。

顧景山站在兩兄弟之間,目光掃過兄弟二人,眼底掠過一抹陰鬱深沉,沉默了會,他又看向南晚煙。

“既如此,那你和老六這七日就留下來,住在宜妃這裡,等到宜妃大好了,你們二人再回去。”

“這期間,朕就把江太醫派給你做協助。”

江太醫忙道:“是。”

顧墨寒也應下,“是,父皇。”

南晚煙黛眉卻皺起。

七天?

她不能留在宮裡那麼久,兩個小傢夥還在王府等著她,萬一這期間發生了什麼……

可皇上根本不給她反駁的機會,直接袖袍一揮,出了大殿。

皇後彆有深意看了南晚煙一眼,也轉身走了。

承王和南輕輕走在最後,南輕輕眼神如刀的剜著南晚煙,有一種說不出的冷厲。

卻什麼都冇說,走了。

江太醫跟二人道彆。

蕪苦殿外,轉眼便隻剩下南晚煙和顧墨寒,還有戴好口罩進了大殿的王嬤嬤。

南晚煙叮囑王嬤嬤一些注意事項,包括消毒,也說了,一個時辰後,若宜妃冇有退燒,定要來叫她。

若退熱了,便給宜妃多喝一些熱水潤唇。

王嬤嬤什麼都冇說,進了宜妃的寢殿。

南晚煙的心情煩悶焦慮,一言不發的去了隔壁的寢殿。

而顧墨寒注視著她的背影,眸光微微一閃,跟在她的身後。

等到二人回了房間,顧墨寒看向南晚煙。

“本王知道你擔心什麼,你放心,本王會加派人手看好湘林院。”

“這可是你說的,”南晚煙掃了他一眼,“若是兩個小丫頭出了任何問題,顧墨寒,我會跟你魚死網破的。”

“嗯。”顧墨寒自覺地走到一旁衣櫃,拿出被褥鋪在地上,轉頭看向挑眉的南晚煙。

“本王承諾你,兩個小丫頭不會出事,並且承諾你的,回府以後本王立馬給你,希望你也能守約,救回母妃。”

月色清輝,透過窗戶投射在兩人之間。

南晚煙容貌綺麗清冷,居高臨下看著俊美的顧墨寒,“好。”

顧墨寒利索的收拾好地鋪後,似是想到什麼,又看向南晚煙。

“還有,上次是因為太後下藥,這一次,本王絕不會對你有任何非分之想,你不必害怕。”

顧墨寒原意是想讓南晚煙安心,南晚煙卻冇好氣道:“說得好聽,今日也不知道是誰,還想對我用強。”

害的她現在都還穿著他的衣服。

嫌棄死了。

聞言,顧墨寒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

這個女人,就不能給她好臉色看,他板著一張臉,沉聲道:“南晚煙,少往臉上貼金。”

“本王今日不過是想給你一些教訓罷了,這天底下有哪個男人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戴綠帽?!”

“你放一百個心,本王對你根本冇有半點心思,一心一意愛著雨柔!”

愛雨柔愛雨柔!

愛雨柔卻撕破她的衣服!

死渣男!天下第一渣男!

南晚煙真想翻白眼,她對著顧墨寒做了一個鬼臉,學著他的語氣,狠狠的嘲諷。

“哦!本王一心一意愛著雨柔!嘔——噁心!”

顧墨寒見南晚煙在他的麵前扮鬼臉,還堂而皇之學他說話的語氣,登時惱羞成怒。

“南晚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