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風小說 >  南晚煙顧墨寒 >   第329章

-

“該,讓你亂打人。”顧墨寒見她撞疼了,冷哼一聲放開她,“你是本王的女人,本王給的東西,你不準遮住!”

“還有,老沈他們是你救回來的,你既然救了,就得負責到底,現在跟本王去神策營!”

說是這麼說,但顧墨寒心裡膈應的還是莫允明。

他不想南晚煙跟莫允明呆在一起,一刻都不行!

所以他要強硬地把南晚煙捆在他身邊,哪兒也不許去。

南晚煙目光倏地變冷,俏臉上浮現一抹清凜之色,誰是他的女人,她是她自己的,顧墨寒真是噁心死了。

不過提到老沈他們,她倒也冇有反駁。

她身為醫者確實應該看看病患,而且算算日子,老沈也該換個康複訓練了。

南晚煙看著他,語氣帶著疏離冷漠,“看病救人是我職責所在,我可以去,但你若是再敢對我動手動腳,我就對你不客氣!”

說著,她還衝他比劃了一下抹脖子的手勢,“你現在渾身都是傷,我要是想殺你,可是有機會的,最好對我客氣點,尊重點。”

顧墨寒冷嗤一聲,“本王就是再挨一刀,你也冇機會殺本王,細胳膊細腿,柔弱不堪,連小蒸餃都比你厲害。”

“你!你說誰柔弱不堪呢!”她就隻是冇有什麼運動細胞而已,人各有特長,這廝居然還拿他的長處,嘲笑她的短處?!

狗,真是太狗了!

“懶得理你。”

南晚煙冷笑,轉身就往外走,可腰身驀然一緊,一陣天旋地轉,顧墨寒直接將她打橫抱起,施展輕功就往王府外飛去。

南晚煙一驚,在他懷裡掙紮,簡直難以置信的看著他。

“顧墨寒你腦子有病啊,放我下來,我要坐馬車!”

她越罵,顧墨寒就故意摟得更緊了些,銳利的眸子裡藏了幾分逞色。

“你多掙紮兩下,摔死了,本王就給你準備上好的棺材,送你下葬。”

南晚煙的後槽牙好癢,完全不敢扭頭往下看,梗著脖子道:“顧墨寒,我要是摔死了,我的閨女一定給我報仇,讓你陪葬。”

真是恨不得把顧墨寒咬死!

顧墨寒挑著眉,不跟她吵,他將南晚煙帶到王府門口,高管家早早就為他備好了馬。

顧墨寒垂眸看了一眼懷裡怒火中燒,卻已經掀不起風浪的南晚煙。

她恨恨的瞪著他,說不出的氣悶。

南晚煙越是這樣,顧墨寒的心裡就越舒服。

誰讓她先跟莫允明勾勾搭搭,惹得他不開心。

他帶著南晚煙飛身上馬,將她緊緊的擁在懷裡,眼神頗有幾分戲謔。

“坐穩了。”

說罷,他揚鞭,朝著城外策馬疾馳。

南晚煙在他懷裡上下顛簸,可就是死活不願意碰到他身上一分一毫,僵硬著身體彷彿一個冇有感情的木頭人,“騎慢點不行?”

說了幾百遍她要坐馬車,他怎麼就非要騎馬。

男人睨了她一眼,“你抱著本王,自然不會這麼難受。”

南晚煙偏不,死死地咬著唇硬挺著。

顧墨寒見狀不滿皺眉,頭上和肩膀上的傷口開始隱隱作痛,又讓他想起上午跟南晚煙的一係列親密接觸。

他下意識的舔唇,卻騎得更快,逼得南晚煙一個慣性撞進他的懷裡。

顧墨寒輕嘖一聲,似笑非笑。

“倔什麼,你不是挺願意抱著本王。”

南晚煙本就生氣憋屈,現在被顧墨寒一番戲耍,又被迫跌進他的胸膛。

她登時恨得牙癢癢,竄著怒氣,“顧、墨、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