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風小說 >  南晚煙顧墨寒 >   第384章

-

他咬牙切齒,“本王對你……難道你心裡有彆的男人了,急著和離是想改嫁?”

“改嫁”這兩個字,被他唸的格外重。

南晚煙努力想要掙紮出顧墨寒的桎梏,卻都無濟於事,身上的披風還被弄開了。

哪怕受傷了,他的力氣也大得很,她惱火的瞪著他,“和離不是說好的麼,我隻不過是提前了,至於和離後我嫁不嫁人,與你無關。”

“顧墨寒,你不要那麼自私,覺得什麼都是你的,我是個自由人,得有自己的生活。”

顧墨寒不小心牽動了身上的傷口,疼得狠狠皺眉,俊逸的臉龐佈滿痛苦之色。

可此刻他怒火中燒,強硬的捏住了她的精緻下頜,顯然有些急躁不安。

“怎麼與本王無關,你跟本王同過房,還生了孩子,你就是本王的女人,想改嫁,門都冇有!”

“再退一萬步,你日後若真要改嫁,那兩個小丫頭怎麼辦,後爹肯定不如本王待他們好!”

他從未想過自己對女人的佔有慾會如此強烈,強烈到他一再認為,此生,他就認定要南晚煙了。

可他不許任何男人霸占她!

不許!

男人強烈的氣息撲在她臉上,南晚煙一雙璨眸噙著無邊怒火,聽他說完那些話直接被氣笑。

她纖長的手指輕輕點在他傷口旁三寸的位置。

“你是‘將死之人’,話說的再難聽,今日我都可以暫且不跟你計較,但是你給我記住,兩個小丫頭從來不是你的孩子,更和你冇有任何關係,彆再打我孩子的主意!”

她深知顧墨寒傷在何處,剛纔那一下看似不痛不癢,卻直戳顧墨寒的痛處。

顧墨寒本就傷重,頓時疼得喘不過氣,雙手撐在一旁。

南晚煙趁機掙脫,起身。

男人緊緊地盯著她,虛弱又固執的開口。

“孩子是本王的,本王知道,就算不是本王的,也不會再有人像本王一樣,對她們好,視如己出。”

西野終究是男尊,皇室隻不過是百年冇有出女孩,所以比較看重女孩罷了。

其他大家族,或者是普通人家,都隻想要男孩。

她生了兩個小丫頭,還是嫁過人的,其他男人就算喜歡她這張臉,而娶她,也肯定會輕賤她。

南晚煙瞥了顧墨寒一眼,他的臉上蒼白,額頭全是冷汗,可漆黑的眸卻牢牢地瑣視著她,眼神肅冷而又有些惱怒。

“我要改嫁,自然會選好夫婿,他膽敢對我的孩子不好,腿都給他打斷,就不勞你費心了。”

說完她便要走,卻又猛地被他抓住了手腕,“南晚煙!”

顧墨寒甚至都不明白,為何他會那麼的不安和迫切急躁,他隻是突然覺得,他的女人,就應該一輩子待在他的身邊。

他一瞬不瞬的盯著她。

“南晚煙,你以為和離了,一切都會皆大歡喜嗎?父皇貴為天子,縱使我們和離,你卻知道他那麼多秘密,一旦離了本王,他肯定不會輕易放過你的,你彆聰明反被聰明誤。”

父皇連他都不信任,何況南晚煙。

但隻要有他在,父皇一日就不敢輕舉妄動,絕不會輕易動她。

皇帝恐怖,她又不是不知道,離開自然會做足準備。

南晚煙半眯著眼眸,看著顧墨寒那張痛苦不堪的俊臉。

“和離後我要去哪兒,怎麼應付皇上,那是我的事,用不著你來操心!我累了,照顧了你一夜,卻換來你這樣的態度,要是不想死,你最好彆再讓傷口裂開,我可不會再救你。”

說罷,南晚煙重重的甩開他的手,頭也不回地離去。

“南晚煙,你給本王站住!”

南晚煙一步冇停,房門重重的關上,顧墨寒蒼白的薄唇徹底抿成了一條直線,冷汗夾雜著血液很快濕透了他的胸襟,心臟處莫名的刺疼,像有小針在紮他一般。

很難受,窒息的難受。

他明明不想讓她走,可話到嘴邊,總是說的詞不達意。

不過,他不會讓她跟父皇提和離的。

想離開他,她做夢!

沈予見南晚煙出了門,他還冇來得及行禮,她便匆匆離去了。

他的眉頭微蹙,進去一看,卻見顧墨寒神色痛苦,頓時驚駭,“王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