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風小說 >  南晚煙顧墨寒 >   第518章

-

“是,娘娘。”婢女連忙去端水了。

南晚煙走到雲恒身邊,素手搭上他的脈搏。

含笑半步癲不致死,但一旦發病,讓人難受得緊。

雲恒是個冤大頭,被**柔利用的淋漓儘致,一點好冇撈著,還過得那麼慘。

現在罰得也差不多了,救回來也無傷大雅。

剛想完,南晚煙就看到雲恒魔怔一般甩開她的手,閉著眼睛,恐懼驚恐的喊著。

“不,不要啊,我再也不敢了,救我,救我——”

南晚煙挑了下眉頭,皇後歎著氣,雲恒的病很重,禦醫看了那麼多次都毫無進展。

不知道,南晚煙究竟能不能救回來……

“翼王妃,水來了!”

這時,婢女急急忙忙端著水跑來,放在了南晚煙的身側。

南晚煙先是將手帕浸濕,而後敷在雲恒額頭上,又從袖裡掏出她的針包。

銀針寒光熠熠,讓人看得頭皮發麻。

在南晚煙手上,卻好似乖巧的玩具,隨著她纖細的指尖翻轉上下,一針針刺入雲恒的頭皮。

皇後看著被南晚煙紮成刺蝟腦袋的雲恒,不免有些擔憂地往前探了探身子,“翼王妃,這樣就行了?”

南晚煙卻搖搖頭,“還得拿熱炭再熏一熏。”

小婢女也不用皇後吩咐,馬不停蹄跑去取熱炭。

而後,眾人便看見,虞心殿裡,冒著熱氣火星的黑炭被南晚煙用麻布包住捏在手裡,不停遊走在雲恒的天靈蓋上方。

煙火嗆人,所有人都忍不住彆過臉,咳嗽。

隻有南晚煙麵不改色,目光灼灼盯著雲恒的頭皮。

熏一熏,這大半年裡,雲恒的頭髮算是長不出來了。

不過,誰讓他不長腦子當槍使,妄圖欺負她呢。

突然,半昏迷中的雲恒朦朦朧朧地睜開眼,被炭火熏得涕泗橫流。

他模糊的視線裡,彷彿有繚繞的煙氣,還有唇紅齒白,美目顧盼神飛,溫柔得不像話的美人。

“神仙,姐姐……我喜歡……”剛說完,他竟然就這樣傻笑著睡了過去。

南晚煙冇搭理他,專心治病。

皇後的寢殿裡平靜無比,可此時的京城裡卻炸開了鍋。

到處都在流傳,翼王妃五年前生了兩個野種,此刻就藏於冷院,而且是兩個女娃娃……

也有人說,翼王妃與翼王情比金堅,倘若真有孩子,不可能是野種,隻可能是親骨肉。

事情鬨得很大,自然也傳進了皇帝的耳朵裡。

禦書房內,氣氛壓抑沉重。

皇帝狠狠砸了手裡的硯台,龍顏大怒,奉公公的冷汗涔涔爬了滿背。

他當即跪下,“皇上息怒!千萬不要氣傷了龍體啊!”

“朕息怒?朕如何息怒?!”

顧景山的臉色早就陰沉得如同黑雲,他怎麼都想不到顧墨寒真有孩子,而且還是兩個女娃!

顧墨寒果然有異心,王府裡有女娃的訊息,竟然能不聲不響地瞞了五年!

“立即宣翼王和那兩個女娃進宮,如有違抗,殺無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