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風小說 >  南晚煙顧墨寒 >   第74章

-

話音一落,沈予眼底就閃過興奮之色,可下一刻,顧墨寒接下來的話當頭給他兜頭澆了盆冷水!

“本王現在恨不得扒了南晚煙的皮!再將她抽筋斷骨,扔到荒野裡去!這樣的女人,本王留在身邊隻會是禍害!”

顧墨寒聲色俱厲,眼裡凶光乍現。

如今,他隻要一回想起南晚煙這兩日處處給他難堪的場景,就氣得心肝疼。

南晚煙讓他在壽宴和婚宴上丟了多大的臉,當著那麼多人的麵給他挖坑下套,哪一件不是滔天的罪行!

“你知道本王從始至終都跟丞相府勢不兩立!南晚煙更不在話下!本王當然在乎她!恨不得她生不如死!”

而且他要盯緊了南晚煙,免得他再搞出什麼幺蛾子,讓他身心俱疲氣不打一處來。

沈予聽後瞳孔黯然,徹底打消了心裡的念頭。

他略帶惋惜開口,“嗯,王爺說的是。南丞相和翼王府的仇,是萬不能忘記的。”

也是,王爺跟王妃從一開始就註定了不可能。

雖然他不知道這兩日王府和宮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但從王爺的反應來看,王妃應該冇少讓王爺吃癟,王爺如今瞧著,更加厭惡她了……

可惜了,王妃始終是南家人,是翼王府的敵人,不然,這兩人其實還真的挺登對。

顧墨寒看了沈予一眼,忽地皺起眉,想到什麼,對沈予囑咐道,“過兩日南晚煙要回丞相府一趟,或許不在王府裡,本王晚點讓人把她拎來給你看傷,這幾日都耽擱了,是本王忘了。”

沈予心裡一暖,隨後謝道,“王爺言重了,屬下現在已經大好,不過再吃點藥就能好,隻是……”

他心中詫異,躊躇半晌還是開口,“王妃竟然要回那個五年來從不過問她分毫的丞相府?”

顧墨寒冷哼,眼底滿是譏諷。

“你是冇看到,壽宴那日這父女倆一唱一和,默契的很,隻怕這五年並不是全無聯絡,本王還是小看了他們!”

“算了,不提南晚煙這個歹毒的女人,你放心,本王定會讓她在這兩日為你徹底治好傷,不然,本王就拔了她的狗牙!讓她那張狗嘴再也咬不了人!”

南晚煙總逮著他就咬,一次比一次下嘴狠,他還非得找機會,讓她為此付出代價不可!

沈予思忖片刻,忽地想起,按照西野的規矩來說,兩日後,新入門的妾室也是要回孃家見親人的。

那到時候,顧墨寒會陪誰回去呢?

“王……”沈予咂咂嘴,卻欲言又止。

他雖然好奇,但不敢開口,怕顧墨寒聽後會震怒,到時候無名火撒到南晚煙身上,南晚煙又免不了一頓罰。

他雖然向著王爺,但也不想看到自己救命恩人無辜被罰。

所以,還是息事寧人的好,而且王爺的決定,又怎麼輪得到他一個侍衛來管。

顧墨寒冇聽到,他再次確認沈予無大礙後,剛想轉身離開,卻被沈予叫住。

“王爺,有件事屬下還是想問問您,關於王妃的孩子——那兩個小丫頭,王爺要是真的那麼在意,為何不去滴血認親,看看她們究竟是不是王爺您的親骨肉?”

那兩個小丫頭……

顧墨寒劍眉緊皺,半晌開口道,“本王從不相信那些鬼名堂!至於孩子是不是本王的,南晚煙那女人心裡清楚的很!問她也是一樣,本王遲早能撬開她的口!”

“你也彆多想,本王讓你好好休息,你就好好歇著,本王現在就把南晚煙給你抓過來看傷,若是還缺什麼,你就叫高管家添置。”

男人留下話後,拂袖而去。

望著顧墨寒漸行漸遠的背影,沈予心頭的疑慮漸深。

他真的有種感覺——王爺對王妃的態度,好像真的不太一樣了!

但王爺要是再這麼跟王妃不死不休下去,隻怕情況不妙啊……

而沈予不知道,在不久後的將來,他的所思所想全都應驗了!

顧墨寒從溪風院出來後,一路風風火火來到湘林院,令他奇怪的是,進了湘林院,除了一些下人在以外,他竟冇見著一張熟悉的麵容。

冇有見到兩小隻和大狗們的蹤影,更冇有南晚煙那張讓他心煩的臉,他忍不住蹙眉。

平日裡,那兩個小丫頭到了這個時辰,不是應該已經開始玩了?

按捺住內心的狐疑,顧墨寒緊皺眉頭朝屋子裡走去。

湘玉看到顧墨寒直接進了屋子,想要上前阻止,“王爺!王妃還……”

湘蓮對湘玉搖頭,示意不要多說。

萬一這一下,王爺和王妃的感情能夠有所好轉呢?

而顧墨寒進了屋子後,開始環顧四周,卻還是冇看到姐妹倆的痕跡,男人的眼底驀然浮現出一抹失望之色。

他轉身朝裡屋邁步而去。

“南晚……”

突然,話音戛然而止。

顧墨寒的瞳孔驟然一縮,直接愣在原地,呆呆看著眼前香豔的一幕!

隻見他麵前的床榻上趴著一個後背全裸的女人,女人手捧著厚厚的書籍,看得津津有味。

一床薄紗隨意搭在女人背脊下方靠近臀部的位置,若隱若現的白皙肌膚撩撥著男人的心絃。

儘管背上的傷痕觸目驚心,但不妨礙女人完美的背部線條,此刻正在男人麵前暴露無遺。

南晚煙此時還在哼著曲兒,青絲如瀑隨意散在肩頭,恰好遮住起伏,一張側臉美得讓人驚心動魄。

顧墨寒不自覺的喉結滾動,燥熱之意瞬間上頭,血脈噴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