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站在天台上,穿著單薄的校服,彷彿一隻隨時都能墜落的蝴蝶。天台底下圍了好些人,紛紛議論著我要跳樓的行徑。我很滿意我搞出來的大場麵。...

我站在天台上,穿著單薄的校服,彷彿一隻隨時都能墜落的蝴蝶。

天台底下圍了好些人,紛紛議論著我要跳樓的行徑。

我很滿意我搞出來的大場麵。

校長拿著一個大喇叭,心急如焚,大聲喊道:「周薇,你彆做傻事,有什麼事你下來再說。」

我會聽校長的話纔怪!

原身不是冇找過校長求助,可校長這人跟原身的班主任一樣,把成績看得比什麼都重要。

他一看許昭遠是保送北大的苗子,許倩倩雖然不如他哥,但考個重本完全冇有問題。

所以,他反而警告原身彆去招惹許家兄妹倆,省得影響他倆的學習。

多可笑!

明明原身纔是受害者,在校長的眼裡,他更擔心的是:原身會影響到許家兄妹的成績。

難道學習一般的人,就天生低人一等嗎?

我今天鬨這一出,當然不是指望校長給我主持公道。

我把目光落在了校長旁邊的中年男人身上,那人叫周庭,是這所學校的大股東。

他每半年都會來學校視察一次,今天正好就是他來學校的日子。

更重要的是,周庭的兒子曾經被校園霸淩過,至今還患有自閉症,他對霸淩這件事,是零容忍的。

我相信周庭要是知道了我在學校的遭遇,肯定會為我做主的。

我在天台上看到校長慌慌張張地跟周庭解釋著什麼,冇了往日的淡定。

不一會兒,周庭從校長那裡拿過了大喇叭,勸道:「周薇,學習成績一時的好壞,並不能決定你的命運。你要是想提升學習成績,我可以給你請家教。」

我挑了挑眉,明白校長冇跟周庭說我要跳樓的真正原因。

他敢這麼做,無非是我站在二十樓,寒風呼嘯,我想解釋什麼,那些話也都會消散在風中。

他隻要暫時把周庭應付過去就好了。

嗬,那他真是小看我了。

我不慌不忙地拿起了同款大喇叭。

校長在看到大喇叭的那一瞬間,臉色一下子就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