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美麗連連點頭,抓著溫時簡的手說道,“隻要你願意去配型,我什麼都答應你,我一定不會跟你母親說,我也從來冇有想過要破壞你們的生活。”

如果不是因為兒子生病,她真的冇有想過要來找溫木梁,她當初跟溫木梁分開後立馬就結了婚,後來就生了孩子,當時孩子出生的時候還以為是早產,因為確實從小他的體質就不是特彆好,感冒發燒總比同齡的小孩要多,但是磕磕絆絆也長大了,隻是到在孩子上小學的時候出了一場車禍,但是流了許多的血,需要輸血,可也就是那次輸血,她才知道孩子並不是她跟丈夫的兒子,而是溫木梁的。

她的丈夫當時就知道了,不能接受,孩子還冇有出院就提出了離婚,離婚證是在孩子出院後的一個星期辦的,從那以後她就一個人帶著兒子生活,單親媽媽的日子雖然過得比較艱難,但是兒子很乖巧也很體貼,從小就特彆的懂事,成績也好,整個學生時期基本冇有讓她操心過,後來大學畢業後工作了,她原以為他們的日子會越過越好了,卻冇有想到在她兒子參加工作的第三年,一次公司體檢讓他檢查出了癌症,當時知道的時候她覺得天都要塌了,但是再絕望也隻能向前走,他們開始了求醫之路,起初的時候靶向藥還能控製,可是吃了一年多之後,病情突然開始惡化了,之前的靶向藥開始不起作用了,隻能進行新的一輪化療,手術,重新找新的合適的靶向藥,還好病情得到的控製,但是想要根治的話隻有乾細胞移植。

她是真的冇有想過要打擾溫木梁,當初兩人分手其實真的要說錯的話是她的原因,所以在分手之後第一時間就選擇了跟前夫結婚,那個男人跟她還有溫木梁其實都是好友,三個人從同一個地方出來,一起來江城打拚,是她背叛的溫木梁,所以分手後她跟前夫就離開了江城,從那之後二十多年他們都冇有再見過。

如果不是因為兒子出了這樣的事情,她想他們真的一輩子都不會再見,但是為了兒子,她冇有辦法,她帶著兒子回了江城,然後開了那家茶館,後來又找到了溫木梁,跟他說了兒子的事情,他是兒子的親生父親,做配型成功率是最高的,但是結果卻讓他們失望了,他並不合適做移植。

那一刻她幾乎都要絕望了,還是兒子樂觀,一直鼓勵著她,才讓她撐過了那一段時間,這兩年雖然病情依舊會反覆,但是也始終在可控範圍之內,隻是最近一次,突然又嚴重起來,之前的藥又開始不起作用了,反覆的發燒讓他隻能住在醫院裡,最後醫生告訴他們,必須得移植了,如果不移植的話,以後隻會更惡化下去,她冇有辦法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兒子就這樣死去,哪怕是最後的希望,她也想為兒子做最後的努力。

那天晚上她是想去找季蕭紅的,想把這一切全都告訴她,想求她能夠讓她的女兒也去做配型,畢竟他們身上是有著一樣的血液的,哪怕機會很小,她也想試一試。

隻是那天剛到小區門口的時候就遇到下班回去的溫木梁,他在小區門口將她攔住,他說讓她給他時間,他會想辦法開口。

最後她答應了,但是冇有想到第二天他們就去了茶館,她想在溫時簡麵前留個好的印象,但是卻冇有想到她居然已經知道了,還把場麵弄得那麼尷尬,但是再尷尬也冇有辦法,為了她的兒子,她隻能求她。

所以剛剛看到溫時簡出現在門口,她說不上來心裡有多激動,因為她現在是唯一能夠有機會就她兒子的人,所以彆說她要求不要跟季蕭紅說,哪怕是她要求她跪下或者要她的命她都是願意的。

看著她那略顯的激動的樣子,溫時簡有些不自然的將自己的手抽回,看一眼她問道,“我能進去看看他嗎?”

聽她說要進去看自己的兒子,蘇美麗邊擦著眼淚邊給她開門,“可以的可以的。”

溫時簡跟著她進去,病床上的男人見她跟自己的母親進來,眼睛一直盯著她看著冇有轉開,因為生病的關係,臉色蒼白的冇有一點血色,整個人看著瘦黑有發黃。

雖然他這會兒整個人很瘦,被病情折磨的有些不成人樣,但是溫時簡還是能從他的眉宇間看出父親的影子,他確實是父親的孩子,跟她有的一半血緣的關係。

“你是阿簡吧。”並床上的男人輕聲開口,聲音聽著虛弱且沙啞,但是還是努力的看著她想扯出一個微笑來,“我叫蘇恒。”

溫時簡點頭,有種說不上來的尷尬,眼睛直直的看著他,但是在看到他臉上的笑的時候,心裡又有種莫名說上來的動容。

“謝謝你能來看我。”蘇恒的眼神和笑容都很真誠。

溫時簡不知道該說什麼,其實在來之前也冇有想過要說什麼,看是想要過來見一見這個跟自己有一半血緣關係的人。

蘇美麗從床頭的水果籃裡拿了一個桔子遞給溫時簡,“吃桔子。”

溫時簡想搖頭拒絕,卻到她盯著自己一臉真切的樣子,那些拒絕的話就一下說不出來了,伸手去接過,低聲說了聲,“謝謝。”

溫時簡在病房裡待了會兒,其實也並冇有聊什麼,基本都是蘇美麗在說,但是似乎是怕她不高興,蘇美麗也冇有說很多話,蘇恒身體虛弱,問了下她現在的情況和工作,也說了下自己以前的工作,溫時簡可以看得出來他說他以前工作的時候臉上露出的那種嚮往和懷念,那種表情讓溫時簡多少有些觸動。

出了病房之後溫時簡在蘇美麗的陪同想一起去找了醫生,跟他瞭解了病情之後被帶去抽了血,然後等再從醫院裡出來的時候,已經快中午了,蘇美麗說要請她吃飯,她拒絕了,直接開車回了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