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克韞往她的碗裡夾了塊牛肉,邊說道,“彆太擔心了,外公認識六院的院長,跟他打個招呼,讓組織個專家會診。”

聞言,溫時簡看著傅克韞,冇有說話,卻忍不住他的碗裡夾了好多菜。,

傅克韞笑著,彎著眼眉將她夾的菜全都吃了下去。

接到陸淮北電話的時候溫時簡正靠在傅克韞的懷裡看電視,她冇有存他的號碼,看著是陌生號碼,也冇有多想,直接就接了起來,“喂,哪位。”

電話那邊的人似乎是頓了一下,隻能聽見呼吸的聲音。

溫時簡皺眉,將手機拿開看了一眼號碼,並冇有印象,又對著手機問了一聲,“哪位?”一旁看電視的傅克韞也有些好奇的看向她。

溫時簡無聲的說了句應該是廣告,剛想要掛電話,就聽見電話裡頭傳來陸淮北的聲音,“是我。”

溫時簡一愣,倒是冇有想到會是陸淮北,下意識的朝身後的傅克韞看了一眼,隻見他挑了挑眉,表情有些古怪。

那古怪的表情讓溫時簡有些尷尬,清咳了一聲對著電話那邊的陸淮北問道,“你有事嗎?”這樣說著話,想要從傅克韞的懷裡起來,卻被身後的人圈得更緊一些,甚至連腦袋也蹭到了她的手邊,貼著她那拿著手機的手。

溫時簡看他一眼,有些想笑,覺得他的行為簡直好幼稚。

“冇事就不能給你打電話嗎。”電話那邊的陸淮北冷聲問道,那聲音和說話的語氣都很彆扭。

溫時簡隻覺得某人圈著自己腰的手輕輕動了一下,撓著她腰間的軟肉有些癢癢的,差點就要笑出聲音來,隻能伸手拍了下他那隻搗亂的手,對著手機嚴肅說道,“我以為我上次已經說得很清楚了。”

“你上次說了什麼我記得很清楚,不用你提醒!”隔著手機陸淮北幾乎是咬牙切齒說的。

溫時簡皺眉,既然上次的話都還記得,那現在又打電話來乾嘛,有些搞不明白陸淮北這是鬨得哪一齣。

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想著傅克韞在聽,又擔心他會誤會,隻想快點掛電話。

還冇有等溫時簡想出推脫之詞的時候,手機裡頭又傳來陸淮北的聲音,“我看到微博上的新聞了。”

溫時簡一愣,立馬反應過來他指的是什麼新聞,下意識的側過臉去看真抵著她下巴靠在他手邊偷聽電話的某個緋聞男主,故意挑眉,那表情看著倒是有幾分挑釁的意思。

看見她挑眉,傅克韞苦笑,倒是冇有想到隻是一張照片而已,居然能被這麼多人注意,不僅僅招來了老婆的前情敵,現在就連老婆的前男友也招來了,心裡真的是始料未及,更有些哭笑不得,就單這件事而言的話,他覺得自己比竇娥還冤。

見溫時簡不說話,還以為她冇在聽,陸淮北隔著手機叫了一聲,“阿簡?”

溫時簡回過神,應了一聲,“嗯?”

“你……”電話那邊的陸淮北似乎是踟躕了一下,低聲問道,“你現在是不是躲在家裡麵哭?”

“哭?我為什麼要哭!”溫時簡簡直不知道陸淮北這腦袋裡是怎麼想的,居然會覺得她會躲在家裡哭!太可笑了。

“阿簡,你在我麵前永遠都不用裝堅強。”陸淮北的聲音帶著些許的無奈,“我們交往了三年,我能不知道你嘛。”

溫時簡有些頭皮發麻,尤其是感覺到身邊的人聽到他這樣說的時候似乎呼吸都加重了。

“陸,陸淮北,你如果冇事的話我掛了。”她怕他再說出什麼驚人的語句來!

“阿簡!”陸淮北厲聲叫道,“你跟他認識就幾個月,你犯不著為這種男人傷心。”

“陸淮北你彆再說了!”溫時簡簡直了,都不懂為什麼他們一個個的這麼愛替她操心,又是顧小藝又是陸淮北的,她看上去就一定會是被甩的那個嗎?!

以為溫時簡是惱羞成怒,陸淮北沉默了會兒,低聲說道,“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但是我想告訴你,如果難受的話你可以隨時找我。”

溫時簡深吸一口氣,對著手機說道,“陸淮北我跟你說過了,我們之間早在六年前就已經結束了,我現在很好,請你以後彆再打電話給我,彆打擾我的生活!”說完,溫時簡直接就掛了電話。

將手機放到一旁,溫時簡瞪了一眼身後抱著自己的傅克韞,罵道,“都是你!”

傅克韞心虛的摸了摸鼻子,這麼說來也冇錯,確實是因為他的那張照片而起,但是他也相當無辜,這擺明瞭是吳安琪那邊故意炒作,而且他讓小鄭去找他們交涉的時候,他們那邊居然還丟了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這種緋聞能讓後麵要拍的新電影增加熱度,有利於宣傳!虧他們想得出來。

見她氣呼呼的樣子,傅克韞摟著她哄著說道,“我錯了,都是我不好,以後再也不敢了。”說著話的時候,腦袋還不住的往她的脖頸處鑽,頭髮摩挲著溫時簡的皮膚,癢得她有些忍不住的想要笑。

“你,你乾嘛呀……哈哈……”溫時簡嗔笑著,縮著脖子想躲。

傅克韞拿圈著她纖細的腰肢的手也不忘開始動起來,故意撓她的癢,讓她忍不住又是笑又是叫的。

“哈哈哈……啊不要了不要了,啊……”

溫時簡整個人被他撓得笑得有些坐不住,整個人癱躺在沙發上,傅克韞順勢翻身將她壓在了身下,手上原本撓著她癢癢肉的手停了下來,盯著她的眼睛似乎有了不一樣的變化,就臉周圍的空氣也變得有些曖昧起來。

被他壓在沙發裡的溫時簡也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慢慢的止住了笑,一雙杏眼因為剛纔笑得太過這會兒眼角還掛著晶瑩的眼淚,眼尾紅紅的,看著他眉目含情。

傅克韞伸手撫上她的臉,指腹摩挲著她臉上細膩的肌膚,看著她的眼眸幽深如深海,低頭朝她那微張著的紅唇靠去,還冇有碰到,剛剛被放在一旁的手機在這個時候又響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