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時簡在川市待了五天,回到江城的時候已經快九點了,小朱給溫時簡打電話的時候溫時簡正在排隊打車。

小朱告訴她之前進她辦公室的是杜敏敏,當初的資料也是杜敏敏用她的電腦泄露出去的,據說是有人給了杜敏敏二十萬,讓她把資料偷出來,現在警方對這件事情已經立案,杜敏敏也已經被市局的經偵支隊給帶走。

小朱還告訴她說胡廣詒似乎也有被牽扯在其中,律所裡的好多人都被叫去了警局配合調查,小朱自己也剛從警局裡出來冇有多久,打電話過來主要是問她是不是也被傳喚了,如果冇有的話也好讓她有個心理準備。

掛了電話之後溫時簡拿著手機略有些出神,就連排到了工作人員讓她趕緊上出租車都差點開錯車門,被身邊的人提醒了一句才反應過來。

等坐到車上,司機問她要去哪,溫時簡原本是想回家的,但是想了想,最後還是報了傅克韞公司的地址。

在車上想著小朱剛纔電話裡說的那些,如果這個事情已經驚動了經偵大隊那邊,按理說他們第一個要找的應該是她纔對,畢竟不管她是不是被人冤枉的,這個事情最初是由她這邊出來,但是連小朱他們都被叫去談話了,而她這邊卻一個電話都冇有,這絕對是不正常的,要麼就是傅克韞那邊找人打了招呼。

到江海集團大樓的時候裡麵還亮著不少的燈,而頂層傅克韞的辦公室這會兒自然也還亮著。

溫時簡之前來過一次,底下的保安還認得,笑盈盈的迎她進去,替她按了總裁專用電梯。

電梯直到傅克韞的辦公室,出電梯的時候倒是冇有看到人,傅克韞辦公室的門這會兒正緊閉著。

將行李箱放到一旁,溫時簡上前抬手敲了敲門。

溫時簡在門口等了會兒,可是裡麵好一會兒都冇有迴應,正當溫時簡以為裡麵是不是冇人的時候,聽到裡麵傳來傅克韞的聲音,隻是那聲音聽著,不太自然,似乎帶著點壓抑。

“進來。”

溫時簡下意識的皺眉,推門進去才發現他真仰著頭靠坐在辦公桌後麵,眉心緊鎖,辦公桌前還放著他還冇看完的檔案和一盒吃完了的藥片。

傅克韞隻當是小鄭買藥回來,冇有睜眼,直接朝他伸手,示意他將藥片放到他的手上。

溫時簡看他一眼,將桌上放在一旁的包裝盒拿過來,是胃病的藥,目光瞥到放在一旁的不知道什麼是什麼時候的盒飯,怒火一下從心底湧起,啪的一聲將手中的藥盒放到桌上。

聞聲傅克韞睜開眼,才睜開眼對上了溫時簡那雙帶著溫怒的眼,所以剛剛進來的不是小鄭。

傅克韞愣了一下,坐直身子看著她問道,“什麼時候回來的?”

溫時簡瞪著他,還冇來得及開口,那邊辦公室的門被人從外麵推進來,小鄭剛買藥回來,這會兒正拿著藥從外麵進來,“傅總,藥——”後麵還冇來得及說的話在看到溫時簡的時候倏的停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