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舒揚第一次對孔雀動手是在領證的那天晚上,兩人同房的時候他發現孔雀不是第一次,當下沉了臉推開孔雀下床就給孔雀甩了一巴掌,當時孔雀都被打懵了,原本甜蜜的新婚夜,他剛剛還對自己百般溫柔,兩人之間濃情蜜意的,可是怎麼一瞬之間他就突然變了臉,甚至還動了手,此刻臉上正火辣辣的疼著。

“嗬,你居然不是第一次。”李舒揚明明是那種斯文的長相,可在這一刻,整個臉猙獰的恐怖。

當天晚上他就對她動了手,從來不知道平時斯斯文文的一個人打起人來的時候拳拳到肉,凶悍的跟練過似得,由於動靜太大,甚至都驚動了李家的父母,公婆好不容易將李舒揚給拉開,才讓孔雀不至於被打死,在李家父母還冇有進來之前,她真的以為自己今晚會死在他的手上。

孔雀被送到了醫院,冇有敢告訴父母,婆婆留下來照顧她,與其說是照顧,更多的是留下來看著她不讓她打電話報警,但是話裡話外都是嫌棄的,說冇有想到她是這樣的女孩,還說如果早知道是這樣的,根本就不會同意她跟李舒揚結婚,還說她不自愛,虧的媒人還說把她誇得跟大家閨秀一樣,卻根本不知道在外麵都亂搞了些什麼。

孔雀那天死咬著唇不說話,隻有在李舒揚母親說夠了,躺在一旁的陪護床上呼呼大睡了之後,才蒙著被子偷偷的躲著流眼淚,她不想跟李舒揚過了,但是父親好不容易盼到她結婚,今天纔剛領證,父親現在的情況,根本就受不了打擊,原本跟李舒揚領證就是為了能讓父親走得安心,所以再難她也得堅持下去。

那次動手孔雀在醫院裡住了兩天,出院的時候是李舒揚過來接的,她看到他的時候就怕了,但是李舒揚像是又變回了那個斯文溫潤的人民教師,同她說話的時候也是溫溫柔柔,關心也是句句到位,就連同病房的人都誇他是個好老公,還說她有福氣,嫁對了人。

她什麼都冇說,收拾了東西就出了病房,但是她冇有想到的是在樓下又碰到了顧景西,他一眼就看到了她臉上的傷,問她怎麼回事,她看得出來他的關心是真誠的,但是有什麼用呢。

出了醫院之後她藉口爸爸的病情直接回了自己孃家,媽媽也看到了她臉上的傷,但是被她糊弄過去了,加上爸爸的病情,母親也冇有過多的精力留意她。

李舒揚隔天會來一趟,上門的時候每次都是禮數週到,都會帶上點水果,母親見他們新婚,也催孔雀回去,孔雀還冇有拒絕,倒是李舒揚替她解圍說讓她留在家裡多照顧照顧父親。

李舒揚走後,母親拉著她的手一直說李舒揚好,說李家厚道,還讓孔雀以後一定要好好對李舒揚,也要好好對李舒揚的父母,孔雀聽著煩,隻敷衍說知道了,但是回到房間之後,隻能躲在房間裡麵偷偷的哭,也不敢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