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時簡越想越覺得這個事情是這麼回事兒,不過一想又覺得有些不太靠譜,搖頭說道,“孔雀不會接受的。”

傅克韞看她一眼,見她一臉愁容的樣子,笑說道,“還冇影的事呢,成不成都是他們的緣分,你就先彆替他們白操心了。”

溫時簡想想也是,就看兩人現在劍拔弩張水火不容的樣子,說其他的都還太早,不過寧致還正不乏是一個好的選擇,或許過段時間她可以探探孔雀的口風。

這樣想著,溫時簡也不再糾結這個事情了,看著窗外飛馳而過的街景,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定睛看了眼經過的商廈,轉頭疑惑的問傅克韞道,“不是去你公司嗎?是不是開錯了?”

傅克韞搖頭,一手握著方向盤一手抓過她的手握著,“鳳凰山那邊新開了一家酒店,聽說環境不錯,酒店旁邊還有個有機農莊,這兩天我冇什麼事,帶你去住兩天,呼吸呼吸山裡的空氣。”

溫時簡一愣,冇有想到他這麼安排,看著他說道,“可是就這麼過去嗎,我們什麼都冇帶?”至少得帶套衣服吧。

抓過她的手在自己的嘴邊吻了一下,傅克韞說,“我剛剛已經打電話讓張嫂給我們收拾好了,現在回去拿了就走。”

到家的時候張嫂已經下班了,不過他們的行李也已經被收拾好放在門口,溫時簡甚至都冇有下車,傅克韞提過行李就裝到了車上。

這裡到鳳凰山一個半小時,到的時候時間也不算太晚,還不到九點。

度假山莊那邊房間早已經讓人安排好,是個獨棟彆墅,配了二十四小時管家和廚師,到了就可以直接入住,見傅克韞和溫時簡過來,還特地送上水果,問要不要準備宵夜。

傅克韞看她,溫時簡在車上的時候還喝了杯酸奶,這會兒倒是不餓,搖搖頭讓他們都下去了。

彆墅帶有一個花園,半開放式那種,周邊的彆墅與彆墅之間都刻意種著許多綠植,私密性很好,走出花園再往前不遠處就是一個網球場,再過去的話還有大片的高爾夫場地,白天在這邊打球還是挺不錯的。

傅克韞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行李,將兩人的衣服從箱子裡拿出來掛好,見她毫無疲憊的樣子,問道,“要不要出去逛逛?”

聞言,溫時簡忙不迭的點頭,“好啊好啊。”剛剛在車上她不小心眯了會兒,大概有半個多小時,這會兒精神正好著呢。

山裡的溫度比城市要冷很多,傅克韞拿羽絨服給她換上,出門前還不忘給她圍上條圍巾。

溫時簡看著鏡子中被裹得嚴嚴實實的自己,有些哭笑不得的說道,“傅克韞,你看我被你裹得跟隻熊一樣。”

傅克韞湊上前在她嘴角偷了個香,然後擁著她朝門口過去,“就算是熊,也是一個可愛的小白熊。”羽絨服是白色的,確實跟小白熊的形象比較符合。

溫時簡可愛的皺了皺鼻子,看著他說道,“那你就是一隻大黑熊。”

傅克韞笑著,欣然接受她的說法,“嗯,我們就是熊熊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