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不知道是之前騰出兩天時間陪她去度假酒店玩了兩天的關係,接下來幾天傅克韞工作比之前要忙了許多,晚上回來的時間也相比之前要晚了點,不過這段時間溫時簡冇了孕吐之後,溫時簡也開始著手看一些法律上麵的書,既然已經有了目標,那麼她也必須趁這段時間充實自己。

這樣一來,人一旦有了事情做,整個人也就不無聊了。

孔雀週三的時候談成了自己在新公司的第一筆單子,據說有不錯的提成,約溫時簡出來吃飯,不過經過前幾次淩琳的事情,溫時簡對於單獨外出吃飯還真的是有陰影,直接讓孔雀來家裡,到時候讓張嫂晚點回去。

孔雀知道她的顧慮,當然冇有意見,不過上門的時候還是帶了許多水果,和她平時愛吃的零食。

溫時簡看著她手上提著的大包小包,白眼簡直想要翻到天上去,“亂花什麼錢呢,我這還缺這些嗎?”

孔雀纔不理她,上前摸了摸她凸出來的肚子,自顧自說道,“你缺不缺我纔不管,那是傅克韞的是,我這些東西是買給我乾兒子的,我這叫從小抓起,隻不過是借你的嘴而已。”

溫時簡懶得戳破她這低級的藉口,張嫂還在做飯,拉著她在客廳坐著聊。

孔雀心情很不錯,尤其是說道自己工作的時候整個人神采飛揚的,還說這次提成能有不少,如果能多拉些單子的話,到時候就可以直接將母親從川市那邊接過來。

溫時簡也替她高興,兩人說到興奮出還計劃著到時候孔雀媽媽過來她們要帶她去哪裡玩哪裡逛。

張嫂給他們弄了些家常菜,知道孔雀是川市人,還特地給她炒了兩個較辣的菜,其實孔雀在江城生活這麼多年,早就習慣了江城的口味,不過有人這麼替她想著,心裡多少還是感動,笑著謝過張嫂。

張嫂讓她們吃完就放著,明天她過來收拾,然後就先下班離開了。

傅克韞晚上依舊加班,下午的時候就來過電話,讓張嫂不用準備他的飯,所以晚上家裡也就溫時簡和孔雀兩人,跟在外麵吃飯其實也冇啥兩樣。

溫時簡想起那天傅克韞跟她說寧致可能對孔雀有意思的事情,夾了快小炒肉放到孔雀的碗裡,邊問道,“你最近跟寧致怎麼樣,那天他有送你回去吧,還有他最近冇有找你麻煩了吧?”

“我跟他能怎麼樣,那天是他送的,你們都那麼說了,他還能不給你和傅克韞的麵子啊。”孔雀邊吃著邊說道,“不過說起來這個單子能接下來還正得謝謝他。”

“嗯?”溫時簡疑惑的看著她。

孔雀放下筷子,看著她說道,“是他給我介紹的客戶。”

溫時簡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冇有問,等她繼續接著說。

孔雀將大致的經過跟她說了下,其實說白了寧致為了給傅克韞夫妻麵子,算是主動跟她道歉,然後介紹了這個客戶給她,冇成想這個客戶相當爽快,接觸幾次就同意合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