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她說不累,季女士也就放心了,不過還是不忘叮囑說道,“你現在最重要的還是養身體養胎,工作的話也要適量,太累的話絕對不行。”

“我知道的媽,我比你還寶貝我肚子裡的這小傢夥呢。”那是她跟傅克韞的孩子,她比任何人都要寶貝,自然不會讓他受到一點傷害。

跟蘇曉聊了下工作上的內容,溫時簡打電話給司機讓他過來接她,洛江海還在醫院,作為傅克韞的太太,她理當得過去看望,不管他待見不待見自己。

季女士作為親家,這種禮數自然也不能少,等司機到了之後,兩人一起坐車去了醫院。

兩人到的時候病房裡傅媽媽正坐在一旁給老爺子削蘋果,見溫時簡跟季蕭紅過來,趕緊放下手中的蘋果,笑著同他們打招呼。

“親家,你怎麼過來來。”傅媽媽笑著上前,邊同季蕭紅打招呼的同時拉過溫時簡的手關心的問道,“簡簡這段時間怎麼樣,是不是瘦了點?”

溫時簡搖搖頭,據實說道,“冇有,胃口比之前還好了呢。”

“聽說老爺子病了,我過來看看,”季蕭紅說著話,將手上提著的水果籃遞過去。

傅媽媽伸手接過,“你看你,怎麼還買這些東西,這裡都不缺的。”

這邊幾個人寒暄著,一旁洛江海的臉色從溫時簡跟她母親進來開始,就一直冇有好過,緊鎖著眉頭,現在的他隻在意公司,如果當初傅克韞冇有娶她的話,聽他的安排跟吳安琪結婚,那麼公司今天的危機也不會有,說不定兩家公司合作,早就已經雙贏做得更大更強了,哪裡會像現在,弄得隨時都有破產的風險!

“老爺子,您今天怎麼樣,好點冇有?”季蕭紅上前,關心的問洛江海。

洛江海哪裡想跟她說話,一個正眼都冇有瞧她,冷哼了一聲就把眼睛給閉上了,那態度冷漠的明顯。

季蕭紅被他的這態度弄得一陣尷尬,抬頭正好對上傅媽媽的臉。

傅媽媽也是冇有想到自己父親能這樣,昨晚她是有聽女兒說老爺子對時簡的態度不太好,但是冇有多講,自己的父親她當然瞭解,心中多少也知道他的想法,但是卻冇有想到現在連親家母過來好心看望也能擺這樣的臉色,自己對上親家母的時候臉上也不免一陣燥熱一臉的尷尬。

隻能硬著頭皮賠笑解釋說道,“那個親家母不好意思啊,我爸他這兩天身體不好情緒也不太對,你彆介意。”

“冇事冇事,我都明白的,今天就是過來看看,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你們隻管開口,我們能幫得上的一定幫。”季蕭紅笑著說。

擔心老爺子會語出驚人又整出什麼幺蛾子,傅媽媽藉口老爺子累了可能要睡了,拉著季女士和溫時簡趕緊出去外麵的會客廳那邊坐。

幾人敏感的冇有去談剛纔的尷尬,季女士簡單的問了下病情,最後還叮囑傅媽媽照顧老爺子的同時自己也要多注意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