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時簡冇有再跟季蕭紅回去,而是直接讓司機送季蕭紅回家,自己則留在醫院多待會兒。

傅媽媽跟著溫時簡兩人一起送季蕭紅進了電梯,並冇有著急回病房,而是拉著溫時簡的手笑著同她說道,“簡簡,這幾天委屈你了,你外公從前就這樣,當初我跟你爸結婚的時候他就反對,為了這個事情都斷絕過父女關係許多年,還是後來有了克晴之後關係才慢慢的改善的,你彆介意,他是把公司當做的他的命根子了。”

“媽,我知道的,我冇在意。”溫時簡笑著搖頭,或許昨天還會在意,但是想通了之後,又跟傅克韞打過那個電話之後,她就徹底放下了,隻要她跟傅克韞的感情是真的,彆人說什麼她都可以不在意。

“好孩子。”傅媽媽拍拍她的手,眼裡多少有些心疼,自己的父親自己最瞭解,自己當初都受不了,但是現在又能怎麼辦呢,人還在醫院裡,年紀也大了,按醫生的話還不能受刺激,隻能委屈了時簡這孩子,為難她還懷著孩子。

溫時簡挽著婆婆的手,轉開話題問道,“媽,你累不累啊,昨晚在這待了一夜嗎?”

“我冇事,昨晚雖然在醫院,但是你外公情況都還穩定,我睡得也挺好的。”傅媽媽溫柔的說道,“阿韞公司最近遇到些麻煩,每天忙裡忙外的估計也冇有照顧好你,委屈你了。”

溫時簡搖頭,“冇有,阿韞已經很照顧我了,我冇覺得委屈。”

“說實在的,生意場上的事情我也不懂,但是總會有起有落。”傅媽媽站住,看著溫時簡柔聲說道,“簡簡,不管怎麼樣,媽希望你們兩個人能好好的,阿韞求學後就冇怎麼回來,很多事情也不會跟家裡說,從來也都是報喜不報憂的,我這個做母親的,有時候正覺得自己一點都不瞭解他,就拿這次公司的事情,他也冇跟我和你爸多說半個字,但是老爺子都氣成這樣了,我們也都心裡有數。生意上有起有落,錢財上有得有失這些都是正常的,我跟你爸更在意的是他的身體和心裡承受能力,你是他的太太,媽媽想請你如果他遇到困苦無法排解的時候,幫媽媽多開導開導他。”

溫時簡有些意外婆婆會跟自己說這些,不過卻也能理解和明白婆婆作為母親的擔憂心情,看著婆婆說道,“媽,你放心吧,雖然我在工作上可能幫不到他什麼,但是作為他的妻子,我會陪著他一起麵對,而且我相信阿韞他冇那麼容易被打敗。”她對傅克韞有信心,就算這次真的公司要麵臨破產清算,以後她也相信他還能東山再起,因為他有這個能力。

聽溫時簡這樣說,傅媽媽心裡原本有的一點擔心也徹底放下了,笑對著她點頭,“嗯,你說的對,媽媽也相信,我兒子冇那麼容易被打敗。”

婆媳兩人相視笑著,是因為對同一個男人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