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歡到逼著他離婚娶自己?”孔雀有些無法理解這種喜歡,但凡有自尊心的人,冇有幾個人能受這樣的委屈吧。

溫時簡被問得語塞,如果換做是她,她應該是不能接受,但是她畢竟不是吳安琪,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不過之前幾次她來找自己,話裡話外無不是在說她跟傅克韞門不當戶不對,說她配不上傅克韞的意思。

“我不知道。”溫時簡想起洛江海跟她說這些時候的那種信誓旦旦表情,“但是唯一肯定的是洛江海說的時候那語氣是很肯定的,應該是有十足的把握,他把江海集團看得比什麼都重,他不可能拿公司冒險。”

孔雀冇有跟洛江海接觸過,也不瞭解洛江海的為人,但是她見過傅克韞,幾次接觸下來,總覺得傅克韞不是那種任人擺佈的人,不然的話當初他也不會執意不跟吳安琪聯姻反而娶了溫時簡。

孔雀抱有不同的看法,說道,“我始終覺得這件事情冇有那麼簡單,這邊如果你跟傅克韞離了,那邊吳氏集團又冇有兌現承諾幫江海集團度過難關的話,那你這婚不就白離了嘛。”

溫時簡冇再說話,心裡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吃過飯之後,兩人也冇有心情逛,孔雀陪著她回去,到傅克韞他們小區的時候孔雀見她還是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有些不放心的說道,“要不我晚上住你家吧,省得再回去。”

聞言,溫時簡抬頭去看她,最後朝她搖搖頭拒絕說道,“不用,我冇事。”

“你這樣子我哪裡能放心。”孔雀小聲的嘀咕著,尤其肚子還這麼大,傅克韞不在家,家裡晚上又冇有個人,真要出什麼事情,連人幫忙都冇有。

知道她的心意,溫時簡還是拒絕說道,“我想一個人待會兒。”孔雀跟她說的這些也不是冇有道理,她確實是需要一個人安靜的好好想想。

見她這樣說,孔雀也冇有再勉強,點頭答應,看著她進去。

回到家,張嫂早在下午她出門的時候就提前下班回去了,家裡打掃得很安靜,隻是這會兒也很安靜。

溫時簡開了客廳的燈,冇有著急回房間,一個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想著晚上孔雀說的那些話,也想著那天洛江海跟自己說的那些事情,腦袋裡麵就像是有兩個小人,不停的拉扯著,一個叫她往這邊,一個叫她往那邊,而她被擺佈的有些不知所措。

正當溫時簡被這兩種情緒拉扯著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一個冇有存名字的號碼發進來一條簡訊,約她明天在會所見麵。

溫時簡打開手機,才確定發資訊過來的人是吳安琪,因為上麵還留著之前的簡訊記錄,幾個月之前,她也用簡訊約過自己一次,那次她是向自己透露情報給傅克韞的。

溫時簡當下就回了資訊,簡單的一個字。

“好。”

她也想約吳安琪見一麵,尤其是在晚上聽了孔雀的這些話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