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洛江海哪裡有睡,從剛纔她進來的時候他就已經醒了,她跟傅克晴在外麵的對話他躺在裡麵也一個字一個字聽得清清楚楚。

其實他也後悔了,等整個人冷靜下來之後,尤其是聽到溫時簡被他那一巴掌打到了早產住院,他就後悔了。

可是他是真的氣啊,氣溫時簡之前拿了銀行卡還不好好履行承諾安靜的離開,居然還敢去找吳安琪,把他所有的計劃全都打亂了,如果吳氏集團那邊吳天明不幫忙,那麼公司這次肯定得破產清算,他是真的接受不了自己辛辛苦苦一輩子創立的心血就這麼在他晚年的時候一朝覆滅。

所以當時他是真的想都冇想就動了手,哪裡還會管那麼多,又哪裡知道她那麼不頂用,居然還早產了。

正當洛江海心裡腹誹著埋怨溫時簡不該不懂事不頂用的時候,站在一旁的傅媽媽終於忍不住開口了。

“你是打算這樣裝睡一輩子嗎?”那聲音很冷,冷漠在話語裡麵聽不出一絲溫度。

洛江海的手動了下,不過眼睛依舊冇有睜開,安靜的保持這剛纔的姿勢,就好像是真的睡著了。

“你是我父親,我敬重你,也體諒你年紀大了身體不好,所以有很多事情不僅僅是我還有阿韞全我們全都忍了,但是有你這樣做長輩的嗎?簡簡她做錯了什麼,你憑什麼這樣對她。”傅媽媽的聲音不大,但是語氣很重,言語裡麵也滿滿全是失望。

洛江海皺著眉,依舊冇有睜開眼。

“你永遠都是這樣,你的眼裡根本就冇有親情,這一輩子你都隻講利益,凡是第一位的永遠都是你的公司,當年我死的時候你還在外麵跟人喝酒談項目,我媽死後三天你纔回來,她臨死都冇有見到你一麵,我打了多少的電話給你你也不曾回來過。”

“我媽讓我不要怪你,說你也不容易,可是我真的做不到,所以你讓我讀工商管理我偏偏跑去讀了曆史,你讓我學著接手公司我寧願出去打工,你讓我跟你看重的人結婚我一定不要最後選了阿韞爸爸,你氣得跟我斷絕父女關係,我一點冇有在乎,因為在我看來,我們之間原本就冇有剩下多少的父女情,那麼多年我對你的怨恨從來都比愛要多得多,後來我生了阿韞,再後來我又生了克晴,你藉著克晴來修複丟失了幾十年的情親,我本不想讓你跟克晴接觸,是阿韞的爸爸一直勸我,勸我要給你一個機會,勸我說不能剝奪孩子的親情,所以我才慢慢的跟你恢複了來往,那幾年你做的確實不錯,我還以為你真的改變了,後來我才知道你不過是覺得自己老了,冇有人能幫你繼承你辛辛苦苦創立了一輩子的公司,你看重了阿韞的努力,說到底你還是為了你自己,什麼所謂的親情,你不過是利用這個想來綁架阿韞為你賣力,你從來都冇有變過,一直都是當初的那個連妻子要死的時候都能坦然在外麵談項目的洛江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