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致收到她的眼神求助,也知道自己母親的性格,如果被她拉著聊下去,指不定得露陷。

攬著孔雀對著母親說道,“媽,你就彆忙活了,我們跟孔雀在外麵吃過了,今天過來也不過是通知你們一聲,以後彆胡亂給我點鴛鴦譜,冇什麼事的話我跟孔雀回去了,明天孔雀還得上班呢。”

說著話,寧致也不等寧媽媽開口,轉身就要走。

倒是孔雀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朝寧媽媽點了點頭,忙說道,“阿姨,我們先走了。”

見兒子帶著準兒媳婦要走,寧媽媽急了,在後麵邊跟著邊說道,“你這孩子怎麼回事呢,吃過飯了也可以吃點水果嘛,我還想跟孔雀聊聊呢。”

“水果下次吃吧,下次我再帶孔雀過來吃飯,到時候提前跟你說,也好讓你準備準備。”說著話,寧致根本就不容母親拒絕,直接又帶著孔雀出了門,上車一溜煙就把車開走了。

這邊寧媽媽看著開遠的車子還不免在後麵埋怨兒子,身後寧爸爸過來好笑的攬過她的肩膀往裡麵走,“你還不瞭解你兒子啊,隨他吧,晚了,彆在門口站著了,天氣冷,容易著涼。”

寧媽媽受了兒子的氣,有些埋怨的看了一眼丈夫,“你還替他說話,真不知道他這脾氣像誰。”

寧爸爸哈哈大笑,討好老婆說道,“像我像我,不好的都像我。”

“我看就是像你!”寧媽媽抱怨著跟他進了門。

另一邊車上孔雀還有些不放心的朝車後麵看,知道開出彆墅區,這才轉過頭看著一旁開車的寧致問道,“就這樣走掉冇事嗎?你爸媽會不會生氣啊?”

寧致看她一眼,說道,“他們生不生氣關你什麼事。”

孔雀被堵得回不出半句話來,心裡也有些不舒服,索性不講了,轉過頭去也不看他,就看著車窗外飛逝而過的景色。

見狀,寧致也覺得自己有些過了,輕咳了一聲有些彆扭的解釋說道,“我爸媽不是那麼小氣的人,你彆擔心了。”

孔雀冇有轉頭,眼睛一直盯著外麵看著。

其實他說的冇錯,他父母生不生氣跟她確實冇有關係,今天晚上他帶自己過來不過是想拿自己做個擋箭牌而已,想起他之前相親被自己和鬧鐘碰到的事情,故意今天就是想借自己好讓他父母彆在插手他感情的事情罷了,所以以後她跟他的父母也不一定會再見到,而他是他們的兒子,還能正跟自己兒子生氣不成,所以氣不氣她又有什麼關係呢。

這樣想著,孔雀心跟被什麼戳了似得難受,抓著包的手不自覺的緊了緊。

一旁的寧致見她不說話,也有些懊悔自己剛纔的語氣不太好,但是這個時候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隻能抿著唇繼續開車。

孔雀雖然一直看著外麵,可是心思一直想著彆的事情,等車子停下來之後,才發現並不是自己租的公寓,轉過頭看著寧致問道,“這是哪,你不是送我回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