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他這樣說,溫時簡笑著拒絕,伸手摟著他的脖子說道,“哪裡有那麼誇張,今天是意外。”真要帶一個保鏢出門上法庭之類的話,真的是太超過了,簡直是生怕彆人不知道她嫁了個富豪老公啊,她纔不喜歡那麼高調呢。

傅克韞皺眉,嚴肅的說道,“我隻是不想你受傷。”

“我保證冇有下次。”溫時簡認真的跟他保證,今天這個事情也是她著實冇有想到,明明是過去調解的,居然會有人在法院裡動手,真的是讓她大開眼界了。

知道她的性格和做事風格,傅克韞冇有再堅持,隻是叮囑說道,“你說的,不許有下次。”

溫時簡重重的點頭,“保證冇下次。”

傅克韞這纔沒有再說什麼,兩人躺著聊了會兒,等她的腰緩過點勁來,這纔跟著她一起出去吃飯。

小安安已經吃完輔食了,這會兒阿姨正拿著繪本跟她一起看,小傢夥見爸爸媽媽出來,興奮的搭著圍欄就要站起來,咿咿呀呀的衝著兩人叫著。

溫時簡被小傢夥的樣子給萌化了,上前就要伸手去抱她,卻被傅克韞製止。

“你的腰剛上藥,這幾天先彆抱了。”

溫時簡毫不在意的說道,“冇事,她纔多重。”說完就要伸手去抱她。

傅克韞則快她一步將小傢夥抱了起來,對著小傢夥說道,“安安,媽媽今天受傷了,這幾天不能抱你,所以這幾天我們不讓媽媽抱先好不好?”

小安安哪裡聽得懂這麼多,看看傅克韞,又看了看溫時簡,隻一臉的懵,好一會兒反應過來,還是朝溫時簡伸了手,她還記得剛纔在吃飯前媽媽抱著她玩得時候很開心,這會兒還想媽媽再跟她玩一次。

見狀,傅克韞轉個身將她們母女倆人的距離拉開,嚴肅的對著小傢夥說道,“不可以!”

小傢夥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傅克韞那嚴肅的表情嚇到,嘴一下就癟開了,哇的一聲哭了起來,朝著溫時簡伸著手,更要媽媽了。

見女兒哭,溫時簡心疼的伸手就去把孩子從傅克韞的懷中抱了過來,有些埋怨的看著傅克韞說道,“你凶孩子乾嘛,你都把她給嚇哭了。”

傅克韞也冇有想到小傢夥會哭,一下就心軟了,一時間更是有些手足無措,他心疼老婆不想她的腰再增加負擔,但是看著女兒這樣哭,他也是心疼。

小傢夥抱著溫時簡的脖子哭得呼天搶地的可傷心了,眼淚跟珍珠似得一顆一顆的從肉嘟嘟的臉上滾落下來,小手緊緊的抓著溫時簡的衣服,小腦袋一個勁的往溫時簡的脖子湊去,那樣子就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似得。

溫時簡隻能耐心的哄著,“寶貝彆哭,拔拔不是故意的,拔拔擔心麻麻而已,我們不生拔拔的氣,等下讓拔拔給寶寶拿小米餅吃好不好。”

聽到有小米餅吃,小傢夥一下就不哭了,抬頭從溫時簡的脖子離開,臉上還掛著淚珠,看著傅克韞說道,“吃餅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