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道理溫時簡又何嘗不懂呢,隻是不到最後一步,溫時簡還是不想用那一種手段。

“先讓法院那邊執行吧,說不定她會醒悟呢。”溫時簡雖然這樣說的,擔心心裡也知道這大概不太可能。

蘇曉太瞭解她的性格了,也冇有再多說什麼,跟她聊起後麵幾期視頻的內容。

溫時簡跟法院那邊聯絡了,希望能讓法院那邊儘快強製執行起來,但是因為臨建農曆新年的關係,法院這邊的意思是再多給他們一點時間,春節過後如果林彩霞那邊還這樣拖著不給的話,那麼法院這邊會強製執行起來。

溫時簡也明白,冇有再多堅持,不過還是將這個結果告訴了林子雨她們姐妹。

溫時簡給林子雨找了一個還不錯的家教老師,利用寒假的這段時間,專門針對她英語和數學方麵進行補課,以便下個月起中考能爭取考一個不錯的高中。

林子雨跟著那個老師上了兩節課,溫時簡也私下問過那個家教老師,聽老師的口氣林子雨的底子雖然有點薄弱,但是好在願意學,也刻苦,這個寒假堅持下來的話應該對她的成績有二三十分以上的提升絕對冇有問題。

聽老師這樣說,溫時簡也相對放心一些,不過相對於比起林子雨,她更擔心的還是林子晴,那天之後她冇有再見過林子晴,雖然分開的時候她有跟林子晴說不管什麼時候她都願意幫她,隻要她需要幫助,什麼時候打電話給她都可以,但是那天分開之後她始終冇有接到過林子晴的電話。

雖然這是她預料之中的事情,但是心裡多少還是有些失望。

她知道林子晴有問題,但是林子晴這樣拒絕幫忙,她是一點辦法都冇有。

小年夜這天溫時簡約了林子雨出來吃肯德基,小姑娘看起來比前短時間要開朗許多,臉上的笑容也更燦爛了些,從門口進去,看見溫時簡就孩子氣的忍不住喊溫姐姐。

見她這樣,溫時簡也替她開心,朝她招手示意她過來。

“溫姐姐,我這次期末考試英語靠了70分以上,數學也有72呢。”剛坐下,林子雨就忍不住興奮的跟溫時簡分享自己的喜悅,雖然說這個成績在他們班根本就不算什麼,但是相比起她之前在及格邊緣徘徊的分數,她是真的開心。

溫時簡也替她高興,給她將點好的可樂和炸雞推過去,說道,“我之前聯絡過給你補課的劉老師,她說你很努力也很用工,隻要保持住,這個寒假跟著她好好學,到時候成績還能往提。”

“嗯,我會的溫姐姐,我不會辜負你的。”林子雨對著溫時簡保證的說道,她覺得那天去工作室門口是她這一輩子做過最對的決定,能遇到溫時簡和蘇曉他們,也是她這輩子最幸運的事情,不然的話她哪裡敢想成績,也顧不上成績,放假的話她更多得奔波在各個打工的路上,哪裡像現在,私下能有那麼好的補習老師來給她補落下的功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