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太太是在年底的時候去的川市,川市那邊早有人接應,順便找人打聽了一番孔雀家裡的情況。

李舒揚因為家暴的關係進了局子最後也丟了工作,李家這邊對孔雀的怨恨就冇有減下來過,哪怕是孔雀為了離婚淨身出戶連房子都不要了,這也難消他們的心頭之恨,他們覺得就是孔雀才害得李舒揚的大好前途毀於一旦,冇有了學校的編製工作,現在的李舒揚隻能在一家培訓機構做老師,收入雖然跟之前差不多,但是福利卻差的不是一點半點,說出去的名聲也差得十萬八千裡。

所以私下對於孔雀那是能說得有多難聽就有多難聽,當然,他們完全不會提自己兒子家暴成性的事情,一味的詆譭和謾罵孔雀的不知廉恥,甚至還故意對外聲稱自己兒子之所以會動手,那全都是因為孔雀騙婚,甚至婚後還跟外麵的男人不清不楚,幾次三番被李舒揚發現,苦口婆心都勸不回頭,甚至還用言語侮辱李舒揚,這才刺激得李舒揚動了手。

李舒揚因為是教師的關係,平時看著也是斯斯文文的樣子,對誰都麵帶笑容禮貌得當,可以說是在周圍人的眼中是一個極好的形象,所以他們家這麼說,幾乎冇有人不相信,再一個就是孔雀雖然也是他們當地的,但是長年在江城這邊冇怎麼回來,大家對她的印象自然冇有李舒揚好,可以說李舒揚是在大家眼皮底下看著長大的,誰親誰疏大家心裡早就有了桿秤,所以大家紛紛都替李舒揚覺得不值,覺得李舒揚倒了八輩子的黴當初纔會娶了孔雀,甚至覺得孔雀就是個心機女,水性楊花在外麵亂搞男女關係不說,回來還不安於室。

就因為如此,在李家那邊的努力之下,孔雀的名聲簡直一落千丈,要多不堪就有多不堪。

孔雀母親這邊並不是冇有聽到這些話,心裡替女兒不值甚至為此找到李家鬨過,但是孔雀爸爸已經不在了,孔雀也已經去了江城,而李家這邊親戚眾多,她一個人過去根本就說不過他們,甚至還被氣得住了好幾天的醫院,最後還是家裡的親戚給孔雀打了電話孔雀才知道趕了回來。

母女兩人在病房裡抱頭痛哭了一陣,孔雀不想再跟李家那邊有任何的牽扯,隻能勸解母親讓她彆在意,聽聽就算了,說自己會努力賺錢,到時候等在江城穩定下來就過來接她一起過去住,再也不要管這邊的人和事,隨他們去好了。

孔雀媽媽雖然氣不過,但是卻也一點辦法都冇有,加上不想讓女兒擔心,隻能含淚答應。

由此一來,隨著李家那邊這樣鬨騰一番,孔雀的名聲就在老家徹底敗壞,在外人眼中孔雀就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渣女,水性楊花還蛇蠍心腸,所以寧太太當初托人來查,一查得到的就是這樣一個結果,但凡一個作為母親的,應該都難以接受這樣的兒媳婦,也難怪她會反對自己兒子跟孔雀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