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致的用心孔雀能夠感受的到,要說不感動,那絕對是假的,從他們兩個確認關係開始,寧致毫不避諱同自己的關係,甚至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她是他的女朋友。

就連那次被時簡撞破他們之間的關係,後來她才知道之前山莊度假根本就是他故意安排的,因為知道時簡和傅克韞會去,所以故意拐她過去,為的就是讓他們撞破他同自己的‘姦情’。

事後他說因為怕她又會退縮,怕她又要躲起來當烏龜,所以才步步緊逼不給她一絲反悔的機會。

她說這些的事後她根本就冇有立場反駁他,心裡除了滿滿的感動之外,哪裡說得出半句指責他算計自己的話。

相比起寧致對自己的付出,孔雀覺得自己纔是冷情不知好歹的那一個,因為她似乎真的冇有為寧致做過什麼,相比起他的坦蕩,她反而是那個遮遮掩掩的那個,相比起他已經考慮到他們的未來以後,而她隻想著享受當下就好,前麵那段婚姻多少還是給她帶來了陰影,而這個陰影卻要寧致來承擔。

孔雀歎了口氣,這纔拿了衣服起身去洗澡。

寧致在川市待到二十九纔回的江城,回去之前又特地來拜訪了孔雀媽媽,這次是以孔雀男朋友的身份來的,又買了一堆的東西,最後甚至還拉著孔雀親自動手做了頓晚飯給孔雀媽媽吃。

孔雀媽媽看著他情緒有些複雜,她自然能感覺到寧致對女兒的用心,但是一想到那天他母親找上門說的那些話,心裡始終有個疙瘩,因為這樣,對著寧致就怎麼也熱絡不起來。

寧致倒是冇有覺得什麼,倒是孔雀有些心裡過意不去,送寧致下去的時候還為這個事情特地跟他道歉,寧致則是寵溺的摸了摸她的頭,讓她彆多想,不過也趁機提出要她過完年跟他回家裡的事情。

因為內疚的關係,孔雀冇有拒絕,點頭答應了。

過完年走了親戚,孔雀帶著母親初五就回了江城,飛機到江城的時候還是寧致去接的機,見到孔雀媽媽始終熱情有禮,初六寧致就帶著孔雀回了大宅那邊。

在知道孔雀要去寧致家裡拜年的時候,孔雀媽媽又猶豫了,雖然冇有直說,但是話裡話外的意思是覺得會不會太早了。

孔雀冇有多想,第二天還是買了東西跟著寧致去了寧家彆墅。

寧爸爸和寧媽媽都在,意外的是就連當初跟寧致在酒吧裡的那個所謂‘未婚妻’都在,也是到了今天孔雀才知道自己被寧致給騙了,那哪裡是什麼相親對象未婚妻,根本就是他的表妹,那天不過是正好在酒吧遇到,被她誤會了,他就故意將計就計算計了她。

不過孔雀很快就發現這次過來寧爸爸和寧媽媽對她的態度比起之前那次有很明顯的不一樣,客氣中帶著明顯的疏離,雖然麵對她的時候他們也都是笑著,但是那笑容一直浮於表麵,少了幾分真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