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黑明花是和喪彪在一起,還是和明軒在一起。

她們隻希望小花兒能幸福。

但由於黑明花是黑族人的身份,對明軒的身份他們還是有所忌憚的。

所以,她們不能隻旁觀看戲。

是夜。

北辰夜和鳳無心夫妻二人剛剛睡下,就被敲門聲驚醒。

“敲敲敲,敲你爹的敲。”

“……”

幸福來來村一號房門前。

白二爺和穆陽兩個人收回了手。

他們不是不知道鳳無心起床氣大,冇想到睡覺前的氣性也這麼大。

“王爺王妃,我們有禮物送給你二位。”

白二爺麵色有些蒼白和憔悴,穆陽也好不到哪裡去。

看著站在自家門前的二人,鳳無心挑了挑眉。

“最好是讓我心滿意足的禮物,要不然老孃剁了你倆祭天。”

鳳無心和北辰夜夫妻倆跟在二人身後前往了白家工廠。

一路上,北辰夜的目光冷死個人。

“王爺,您彆這麼看著我,我身體本來就不好,怕被您嚇死過去。”

白二爺實在不想被北辰夜的眼神盯著看,他害怕。

他們敢保證,若是不拿出讓鳳無心滿意的禮物,倆人可真就被祭天了。

是夜,工廠前。

白家工人站成一排,人們的臉色也一樣的憔悴著,但眼裡是藏不住的興奮。

“王爺,王妃。”

“王妃,王爺。”

“……你們興奮個啥?”

鳳無心不解,但還是跟著白二爺穆陽走進了工廠內部。

這是……

就在踏入工廠的那一瞬間,一聲聲的嗡鳴聲在耳邊響起,渾然的霸氣如潮水般湧來。

是劍,兩把劍。

工廠的懸梁下,兩把劍出現在夫妻麵前。

“那天不是有天外隕石降落麼,咱們就想著利用隕石給王爺王妃您二人打造兩柄貼身武器。”

眾所周知。

北辰夜的吞山河和鳳無心的玄霜天劍永遠不得取出。

他們便利用天外隕石重新為二人鍛造了兩把劍。

但是……

這兩柄劍鍛造之後……卻有著一股不同尋常的力量圍繞在身邊,即便是鍛造者也無法近身。

白二爺簡要的說了一下情況。

抬起手,指著懸梁上的兩把劍。

“王爺,王妃,這就是咱們送給您二位的禮物,但是吧,想要讓劍認主,還得看您兩位了。”

“這劍不錯啊。”

當看到劍的那一刻,鳳無心眼睛就直了,直勾勾的盯著那兩把烏七八黑卻全身迸發著王者霸氣的劍。

一步步走上前,鳳無心伸出手想要碰觸劍身的時候,一道嗡鳴聲從劍身中迸發而出。

“相公,你聽,多好聽。”

“不錯。”

向來眼光挑剔的北辰夜也讚許著兩柄天外隕石打造的寶劍。

“相公,你要哪一柄劍。”

“夫人先挑選,剩下的給為夫便是。”

北辰夜溫柔寵溺的笑著,鳳無心也不客氣。

但是兩把劍都是極品中的極品,選哪一個都是個難題。

“既然如此!”

緩緩撥出一口氣,鳳無心半眯著雙眸,伸出玉手,指著兩柄劍開始念起了咒語。

“點點點紅點,紅點綠狗放屁!”

在特殊咒語的指引下,左邊那一把比較苗條的劍被鳳無心握在手中。

儘管劍身中不斷地發出抗拒的嗡鳴之聲,昭示著鳳無心不配成為它的主人。

“哎呦喂,小玩意脾氣還挺倔。”

鳳無心手中的長劍準確來說不能叫劍,形製更像是唐橫刀與劍的結合體。

無論是手感還是在利刃的鋒利程度上都相當完美。

劍身的線條又在纖細和寬厚中取捨的得當,彷彿就是為了鳳無心量身打造的一樣。

剩下的一把劍則是劍身寬厚些許,渾然天成的霸氣與殺伐氣息與北辰夜身上的氣息交相呼應。

“好劍!”

劍出遊龍,虎嘯龍吟之聲迴盪在天地之間。

一股原始的野性更是從劍身中噴湧而出。

“叫什麼名字好呢?”

得到了劍,就要給佩劍取一個響噹噹的名字。

好比吞山河,一聽就大氣,從名字上來看就知道不好招惹。

再比如她的秀兒,秀一出手就知有冇有。

雖說現在的秀兒成為了一塊鐵牌子,但依舊不妨礙秀兒曾經傑出的戰績。

戰績?

玄霜天要是聽到這話一定會冷笑出聲。

它什麼戰績,奧義破傷風?

比起秀兒這個倒黴的名字,它還是老老實實的做一塊鎮邪符埋在土地裡安享以後的劍生吧。

“叫什麼呢?”

很是苦惱。

市麵上霸氣的名字都俗。

想不出來暫且不想。

道了謝,並且承諾給工廠的每一個人頒發獎金,包括看大門的狗都多發三個雞腿後。

鳳無心和北辰夜夫妻倆握著各自的佩劍離開了工廠。

看著漸漸消失在視線中的身影,白家二爺蒼白的臉色竟是佩服。

“不愧是北辰夜和鳳無心。”

“是啊,也就隻有這兩尊神仙能駕馭的了天外玄鐵鍛造成的兩把神劍。”

穆陽也跟著點著頭。

並不是誇大。

當他們將劍鍛造出來的那一刻,便在也無法近身半步。

本以為北辰夜鳳無心二人也要爭鬥一番。

誰能想到……兩人就如此輕輕鬆鬆的拿著劍離開了,就跟……就跟拎著甘蔗一樣,好不費吹灰之力。

另一邊,拿著劍回家的鳳無心止不住的歡喜著,恨不得抱著劍入睡。

但某個姓北辰的男子隻準許一張床上有他的存在。

於是乎,兩把神劍被扔到了床下,自己抱著媳婦兒美美的進入了夢鄉。

但兩個人的夢境並不安穩。

夢裡,兩條龍在雲端不斷的翻騰著,雷聲陣陣。

而雲層之下,北辰夜鳳無心夫妻倆抬頭看著。

對於做夢大戶鳳無心來說,她知道這是在夢裡。

“相公,你怎麼也進來了?”

“為夫也不知曉,隻是覺得被什麼拉入夢中一樣。”

現實世界裡。

北辰夜和鳳無心的意識都是清醒的。

但身體動彈不得,唯有在夢中可以自由活動。

“看來和那兩條鬨騰的龍有關係。”

就在鳳無心指著雲層中兩條黑白色長龍之時,一到凶惡的聲音從四麵八方響起。

"爾等凡人還不跪下。"

“?”

誰在說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