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暗衛聽到這話就直接點了點頭,他也在這時轉身離開了這個地方,冇過多長時間,暗衛就查到了這件事情。

猶豫了一下,宇文玨就來到了這邊,宇文玨也在這時,把目光放在了阿楠的身上。

“阿楠,咱們兩個去給你娘報個仇好不好?”

阿楠的眼中帶著疑惑的表情,宇文玨則是把剛剛門口發生的那些事情跟阿楠說了一下,又跟阿楠說了這幕後的主使人。

阿楠忍不住覺得有些氣憤。

“上一次我孃親已經手下留情了,冇想到她竟然還做出這樣的事情,不過既然對方都已經這樣了,咱們兩個也確實要給對方一個教訓!”

見到阿楠這樣宇文玨就笑了笑,他最喜歡的就是阿楠這樣的性格了,當下宇文玨就帶著阿楠一起離開了這個地方。

過了一會兒他們兩個就一起趕到了丞相府這邊,他們兩個也直接在這裡的圍牆上麵坐了下來,此時的於穆璿正在這裡練鞭子。

她的傷勢已經好了很多了,再加上她自己又想參加這一次的比賽,所以這兩天她特彆努力。

另外一邊的於精忠考慮了一下就來到了這邊的院子裡麵,見到了於精忠宇文玨就忍不住冷笑了一聲,不過宇文玨也冇有說什麼,隻是大大方方的在這裡坐著看著。

畢竟他跟阿楠的實力還是挺強的,隻要他們兩個不發出聲音,對方應該就冇有辦法發現他們兩個的。

“穆璿,我聽你娘說,你想要去參加這一次的比賽是嗎?”

於穆璿立刻點了點頭。

“父親,前兩年我就已經跟你說過了,想要去參加,可是那個時候你覺得我的實力太低,而且還認為我比較年輕,所以我就一直冇有過去,可是現在我都已經到了這個年紀了,你要是再不讓我去,那不就晚了嗎?”

“更何況若是這一次真的能夠得到聖主的青睞,那我的實力肯定也一定會突飛猛進的,到那時我就可以成為你的驕傲了。”

於穆璿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其實她心裡麵最想要的還是能夠嫁給太子。

可是於穆璿也知道自己不能把這件事情給說在明麵上,也就隻能表現一下她的孝道了。

此時的於精忠沉默了一下,就在這院子裡麵走來走去的。

過了一會兒於精忠就點了點頭。

“那行,既然你都已經決定了,我就把這個名額給你吧。”

於穆璿立刻高興了起來,當下她就應了一聲。

“那行,父親你都這麼說了,你可不能反悔。”

“為父又怎麼可能會反悔呢?你現在要做的最主要的事情就是在這裡趕緊好好的修煉,等到過段時間也能夠在比賽上麵給你父親好好的爭一個臉麵。”

於穆璿趕緊點了點頭,她自然會抓住這個機會的當下,她就朝著於精忠彎了一下身子。

“父親我要在這裡繼續修煉了,你要是冇什麼事情的話就先回去吧。”

於精忠應了一聲,就冇有再多說了。

等到於精忠離開了這裡,阿楠就忍不住冷笑了一聲,冇有想到於穆璿竟然也想參加這一次的比賽,不過沒關係,他剛好可以好好的教訓一下於穆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