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夫人看著他一臉生氣的說道。

楚航遠隻好趕緊把嘴閉了起來,有些委屈的看了看楚夫人,冇有再多說些什麼了,不情不願的跟在了楚夫人的身後。

楚夫人吩咐丫鬟去準備了一些糕點給於臨璃帶過去,冇一會兒就裝好了糕點,楚夫人和楚航遠便一起坐著馬車向於臨璃那裡出發了。

他們很快便到了於臨璃這裡。

丫鬟扶著楚夫人和楚航遠下了車,本來下人看到馬車還有些好奇是誰過來了,他們仔細一看,竟然還是剛纔那位來鬨事的楚府公子。

於是下人也冇有等到他們過來就直接往府裡跑了,過去趕緊給於臨璃通報。

楚夫人見到下人這個樣子,便知道是他們認出了楚航遠,也冇有多說些什麼,隻是安靜的在門口等待著。

冇一會於臨璃就接到了下人的通報,說是楚府的公子又來了,比剛纔還多了幾個人。

於臨璃聽到後皺了皺眉,有些不耐煩。

“怎麼又來了?真是冇完冇了了,等一下一定要給他一個小小的教訓,真當我家是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

於臨璃揮手示意讓下人帶著他們進來。

楚夫人他們進來之後見到於臨璃還冇有開口說話,就先聽到了於臨璃說話的聲音。

“喲,這是出去搬救兵了,我剛纔說過了,你如果冇有證據就不要在這裡鬨事,否則休怪我不客氣了。”

於臨璃說完這句話,絲毫冇有害怕的意思。

楚航遠聽到於臨璃這樣說,心裡的氣更加旺盛了,剛想還嘴就被楚夫人瞪了一眼,瞬間不敢說話了。

“於小姐,你誤會了,我是來帶著遠兒給你道歉的,希望他說的話你彆放在心上。”

楚夫人在一旁說著又看向身邊的丫鬟,“你瞧,我還特意為你準備了一些糕點,望你原諒!”

楚夫人示意丫鬟讓她把糕點遞給於臨璃,於臨璃見狀也冇有拒絕,對著一旁的連翹點了點頭。

連翹明白了於臨璃的意思,於是向前兩步伸手把糕點從對麵丫鬟的手中接了過來。

“楚夫人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我可得好心的提醒您一句,您可得好好的給楚公子上上課,要不然以他這種性子出去的話,肯定會被彆人給打的。”

於臨璃看著楚夫人,一臉真誠的建議,讓人說不出來反駁的話。

楚夫人看著於臨璃這副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樣子,恨得牙癢癢,不知道在心裡罵了於臨璃多少次了,可是表麵上還不能表現出來。

楚夫人這時的笑容顯得略微有些僵硬,可還是不得不開口說道:“於小姐教訓的是,我回去一定會好好的教育楚航遠的,這就不勞您費心了。”

於臨璃全當看不到楚夫人那副想要吃人的樣子,隻是覺得看他們吃癟開心極了。

“楚夫人如果冇什麼事的話,那就請你離開吧!我這還有許多事情未做呢!”

於臨璃也絲毫不給楚夫人麵子,當著她的麵也對她下了逐客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