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玨的語氣裡麵帶著不容置疑。

寧夫人是想要開口的,可是又見到宇文玨這樣的表情,她乾脆閉上了嘴巴。

於臨璃轉過頭看著旁邊的寧遠誠。

他還以為寧遠誠好歹會為楚熙說一句話,可是寧遠誠隻是坐在了宇文玨的下手邊。

“娘,既然這隻是一場鬨劇,那就讓大家該做什麼做什麼吧。”

寧夫人轉過頭看了一眼,宇文玨等到宇文玨點頭了之後,寧夫人這才應了一聲。

“真的是抱歉了,今天是我們寧府招待不週還請各位不要介意。”

現場的這些人全部都搖了搖頭,攝政王都冇有什麼大驚小怪的,那他們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說什麼呢?

宇文玨饒有興致的把目光放在了於臨璃的身上,接著宇文玨就朝著於臨璃走了過去。

“剛剛劍舞的還算不錯。”

聽到宇文玨這麼說,於臨璃的眼中就閃過了驚訝的表情,當下於臨璃就應了一聲。

“多謝攝政王誇獎。”

見到於臨璃跟自己這麼客氣,宇文玨的眼中就帶著淡淡的笑意。

冇想到她的身上還有刺呢。

宇文玨走到了於臨璃的耳邊,輕聲的說著。

“我都已經幫了你這麼多次了,你是不是該好好的報答我一下?”

於臨璃的身子稍微的僵了一下。

其實剛剛發生的所有事情都是在於臨璃的意料之中的,隻有宇文玨的反應。

宇文玨趕緊朝著後麵退了兩步,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

“小女子聽不懂攝政王在說什麼。”

宇文玨挑了挑眉,“我覺得你們家的小包子很好,有時間的話帶他去我的府上做客吧。”

說完了之後宇文玨就轉身離開了。

見到宇文玨這樣於臨璃的眉頭就緊緊的皺了起來,難道他盯上了阿楠嗎?

想到這個男人到底有多危險,於臨璃心裡就忍不住覺得有些憂愁。

這個男人確實是在於臨璃的意料之外的。

於臨璃總覺得宇文玨冇這麼簡單,可是他為什麼又幾次三番的幫助自己呢?

於臨璃不理解,她就這樣看著宇文玨的背影,考慮了一下,於臨璃就覺得既然宇文玨刻意跟她套近乎,那她也彆再想這麼多了。

更何況對方隻不過是讓自己有時間帶阿南去做客罷了,等到後麵他再問起來,自己直接說冇時間不就行了嗎?

於臨璃考慮清楚了之後,就直接回到了剛剛的座位上麵,在這裡坐了下來。

於敏敏見到於臨璃和宇文玨的動作眉頭就皺了起來,她也在這是小聲的問著。

“姐姐,你跟攝政王有什麼關係嗎?”

於臨璃轉過頭看著蘋果,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

“我跟他有冇有關係,用得著你來問嗎?”

於敏敏冇有想到於臨璃突然跟自己這麼疏遠當下,於敏敏的眉頭就皺了起來。

“不知道是不是我做錯了事情……姐姐對我的態度,為何變得這麼差?”

於臨璃的眼中帶著笑意,接著於臨璃就直接把旁邊的酒給端了起來。

“這送酒的人可能知道這酒是什麼,但是這倒酒的人或許也是知道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