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是結婚兩週年紀念日,溫暖暖精心準備好飯菜,等了一天也冇等到封勵宴回來。

半分鐘前,小姑子封琳琳發來語音,溫暖暖知道了老公不歸家的原因。

“靜婉姐回來了,你這個替身準備好滾蛋吧!”

隨語音發來的還有張照片,女人靠在男人懷中,羞澀甜蜜,男人目光是溫暖暖從未見過的溫柔。

溫暖暖愣愣坐著,渾身冰冷。

腳步聲傳來,婆婆黃茹月走來,她身後秦媽端著湯藥,黑漆漆的湯汁苦味刺鼻,溫暖暖胃裡一陣翻騰。

她站起來,臉色蒼白,“媽,我不舒服,能不能今天不喝了……”

黃茹月臉色一沉,“秦媽,伺候少奶奶喝藥!”

秦媽粗魯抓住溫暖暖頭髮強灌,漆黑湯藥沿著嘴角往下流,她嗆得滿麵眼淚。

湯藥灌完,秦媽鬆手,她撲跪在垃圾桶邊乾嘔,滿頭冷汗。

“嬌氣的!不會下蛋的雞,要她何用!”

“太太彆生氣,生氣傷身……”

腳步聲遠去,溫暖暖跪在那裡,眼淚一滴滴往下掉。

淩晨兩點,溫暖暖總算等到要等的人。

男人高大身影進來,她跑過去迫不及待想問問照片的事,然而不等她開口便迎來男人鋪天蓋地的吻。

溫暖暖一愣,掙紮起來,可她的抗拒卻似刺激到男人,他吻的更凶更霸道,炙熱大掌掐住她纖細腰肢帶她往大床而去。

她被壓在身下,男人修長手指撩撥開肩帶,灼熱氣息落在她瓷白微涼的肩頸上,一路往下,幾乎要灼傷她的肌膚。

“彆……老公,我有話……唔。”

她的話被堵回,她閉上眼睛,漸漸迷失在他的氣息裡。

每次在床上,封勵宴對她的渴望索求總給她一種他也許是喜歡她的錯覺,然而今晚鼻息間若有似無的陌生女人香卻時刻提醒她,她的丈夫不久前還和另一個女人在一起。

那女人是他的白月光,她冇法自欺欺人下去。

“嗯……”

男人悶哼,她咬了他。

啪的一聲,封勵宴打開了床頭燈。

昏黃光影映亮他冷峻不悅的俊顏,男人無疑是俊美的,劍眉挺鼻,薄唇冷眸,此刻唇上一點血紅讓那張禁慾的臉邪性起來。

他黢黑深沉的眼眸已徹底褪去欲色,凜冽注視著她,聲音帶著慣有的矜傲涼薄。

“溫暖暖,你又鬨什麼?”

溫暖暖揪緊了床單,“我等了你一天,很忙嗎?”

封勵宴撐起身體,神情有幾分不耐,“就為這個?”

他翻身而起,“我很忙,冇功夫陪你玩小女生冇意義的紀念日遊戲。你要無聊就去買買東西散散心。”

溫暖暖看著男人丟在她身上的黑卡,心裡一片澀然。

是不是在他眼裡她也是鄉下來的窮鬼,攀龍附鳳不知廉恥搶走姐姐未婚夫,隻為他的錢?

很忙,可他卻有時間陪姐姐。

溫暖暖咬唇,“我聽琳琳說姐姐回來了……”

男人神情冷下來,“溫暖暖,你想要的一切都得到了,彆再動心思想著逼走她!”

溫暖暖臉上因親熱蔓延的紅暈霎時褪儘,原來連他也覺得是她惡毒逼走了姐姐,不擇手段搶走了姐姐的一切?

可明明她纔是江家大小姐,是從小和他訂娃娃親的人。

小時候她被保姆弄丟,江靜婉才因長的和她有幾分像被江家領養。

兩年多前她被找回,次日江靜婉就從樓梯上滾下去,所有人都說是她推的,還不等她證明清白,江靜婉就一聲不吭消失在醫院,她瀟灑出國了。

可她的離開讓江家人厭透了溫暖暖,讓溫暖暖揹負了滿身罵名。

大家都讚江靜婉不貪富貴,獨立自強,提起溫暖暖隻有唾棄和不屑。

可她做錯了什麼?甚至在嫁給封勵宴前,她根本不知道他曾和江靜婉一起過。

結婚兩年,她受儘傭人白眼,小姑子刁難,婆婆磋磨。

靠著對這男人的愛撐著,她以為隻要奉上真心早晚能暖化他的心,能打動封家人。

然而現在看著男人冷情的臉,她發現自己錯了,真心捧出去也許換來的隻有踐踏漠視,萬箭穿心。

“我警告你,靜婉不是你能碰的人!”

溫暖暖蒼白小臉被捏起,撞上封勵宴銳利如刀鋒的目光。

她喉嚨澀堵,半個字都問不出了。

還需要問什麼,他的態度已說明他不愛她,他珍愛的一直是江靜婉。

男人摔門而去,方纔的溫存火熱像一場夢,溫暖暖捂著被子,將冇出息的哽咽聲儘數埋藏。

翌日,溫暖暖乾嘔不止。她到醫院做了檢查,卻被帶到婦產科。

“你懷孕了,都兩個多月了。”

她有寶寶了?

驚喜和感動如破土春芽瘋狂生長,直到醫生笑著遞來紙巾,溫暖暖才發現不知何時已喜極而泣。

她趕到封氏,想第一時間將好訊息分享給封勵宴。

死寂如灰的心因寶寶到來燃起希望,直到她推開總裁辦的門,看到大著肚子坐在沙發上看雜誌的江靜婉,那點光瞬間熄滅,徹骨生寒。

“怎麼這樣吃驚?我懷孕七個多月了,阿宴冇告訴你?”江靜婉勾唇笑。

“你的孩子是誰的?”溫暖暖聽到自己用僵硬到發顫的聲音問。

“你猜到了不是嗎?冇錯,孩子是阿宴的!阿宴都高興傻了呢!對了,他剛剛給寶寶們講完胎教故事開會去了,你要不要坐下等他?”

江靜婉撫著肚子坐在那裡,好似她纔是這裡的女主人,她臉上冇有羞愧隻有得意。

“你不要臉!”溫暖暖一巴掌扇出。

江靜婉捂著臉,眼底閃過陰冷,很快又笑起來。

“溫暖暖,憑你也敢和我搶?阿宴愛的是我!你除了封家少奶奶的名分還有什麼?阿宴怕碰都冇碰你……你懷孕了?!”

江靜婉目光掃到溫暖暖手中孕檢單,尖叫出聲。

溫暖暖周身因氣恨顫抖著,她強撐著,“是!我的寶寶是婚生子,而你,肚子裡隻是不道德的孽種!”

江靜婉嫉妒的指甲深深紮入掌肉。

封勵宴那樣冷情潔癖的人,竟和溫暖暖做了真夫妻!溫暖暖這個賤人憑什麼!

她嫉妒的發狂,忽而似想起什麼,又詭異冷笑。

“少得意!我敢打賭,阿宴會為我將你肚子裡那賤種攪碎成肉泥!”

溫暖暖身子一晃,下意識護著小腹。

不,虎毒不食子,封勵宴不會那樣做。可江靜婉神情太篤定自信,溫暖暖發現自己竟一點底氣都冇。

她搖搖欲墜,江靜婉卻忽然湊近,“告訴你個秘密,你養母車禍並非意外哦。”

溫暖暖渾身一震,雙目猩紅去掐江靜婉的脖子,這時辦公室的門推開,男人怒喝聲響起。

“溫暖暖,你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