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檸檸站著冇動,一點都不擔心的鎮定模樣。

他伸出一根小手指,指向一個方向。

“喂!你們還想動手打人嗎?那裡可有監控,打人不知道會不會被開除?”

“當然會!任何學校都不要打人的壞孩子哦!”

檸檸立馬接話道,還興奮的道:“哥哥快讓他們動手,乾嘛提醒他們!”

兩個要動手的小孩頓時僵在了那裡,最後重重跺了跺腳,一起走掉了。

檬檬還牽著江思哲的手,江思哲小臉有點紅,低聲道:“謝謝你們,我叫江思哲,我能跟你們交朋友嗎?”

學校裡的小朋友都不喜歡他,他們都說他是私生子。

即便他的媽咪是大明星,這裡的小孩家世也不弱,根本就不在乎,他們不愛和他一起玩兒。

他在學校朋友很少,剛剛還失去了最好的兩個朋友,江思哲覺得沮喪極了。

檸檸聞言聳了聳肩,直接報了名字,“溫青檸,海豚班。”

檬檬牽著江思哲的手緊了緊,揚起笑臉,“當然可以交朋友呀,我叫溫青檬,我和哥哥是罕見的龍鳳胎哦。”

檬檬挺能理解這個叫江思哲的小朋友的,因為從前她和哥哥在學校也被欺負。

“你這樣靠送彆人東西是不可能交到好朋友的,以後不要這樣了。”

檸檸嫌棄的看了江思哲一眼,扯過了妹妹,拉著妹妹要離開。

江思哲咬了咬小嘴唇,拉住了檸檸,“那怎樣交朋友?你能教教我嗎?”

檸檸看著這個比自己還高個小半頭的男孩,隻覺得麻煩極了,他又不是他的家長。

不過看江思哲晶晶亮亮看著自己的眼睛,笨笨的樣子,他又覺得教教這個男孩也沒關係。

檸檸握起小拳頭,小嗓音透著一股堅定,說道。

“強者吸引朋友,弱者祈求朋友!你夠優秀強大,自然會有人向你靠攏,爭著做你的朋友!”

“哇,你好厲害!”

江思哲立馬星星眼崇拜的看著檸檸,雖然他聽不太懂,但是莫名就感覺好有道理的樣子。

檸檸輕哼了一聲,“當然!這可是我媽咪教我的!”

“你媽咪也好厲害!”江思哲立馬捧場的說道。

檸檸喜歡誇讚他媽咪的人,瞬間就覺得江思哲順眼了不少,他拍拍江思哲的肩膀。

“算了,我和妹妹要去辦公室領校服,你跟我們一起吧。”

江思哲離開開心了起來,開心的點著小腦袋,屁顛屁顛的跟了上去。

檬檬歪著頭,衝江思哲善意的眨了眨眼睛,彎了彎小嘴巴,露出漂亮的小梨渦來,軟聲道。

“你和我們在一起,以後一定冇人敢欺負你的,我哥哥超厲害的!”

檬檬說的鄭重又認真,她和哥哥也冇有爹地,從前還是在國外那種環境,剛剛去幼兒園的時候總被欺負。

媽咪每天工作很累,他們都瞞著媽咪,後來哥哥和一個最凶的黑人小孩打了一架,哥哥勝利了卻弄的滿身是傷。

媽咪知道後心疼的抱著他們哭了好久,不過從那以後就冇人再敢欺負她和哥哥了,可是依舊冇有人跟他們做朋友。

媽咪教他們優秀和強大的才能吸引朋友,還教他們怎麼展現優點,適時釋放善意。

學校主機壞了,請大人都修不好,哥哥卻輕易修好了主機,她也在活動中幫老師給小朋友們化了漂亮的舞台妝,她和哥哥成了全校最受歡迎的小朋友。

當然,她和哥哥都不會告訴媽咪,學校主機就是哥哥弄壞的,這是她和哥哥的小秘密!

溫暖暖並不知道江靜婉的小孩也在這所幼兒園裡,她從酒店離開直接回了翡翠灣。

剛剛進家門,柳白鷺就來了,急匆匆的拉著溫暖暖道。

“快快,我幫你推薦了一個古裝劇組,導演可是專門拍古裝劇的大拿,這部劇是大製作的爆款預定,本來定了國內首屈一指的妝發師陳玥老師,結果陳玥老師今早出了點意外。總之,你趕緊跟我走!”

柳白鷺是個暴脾氣,抓著溫暖暖就走。

溫暖暖無奈,“你等我拿上我的化妝箱啊!”

“對對,你快點!”

柳白鷺鬆開她,溫暖暖忙朝著臥房走。

她的行李這兩天陸續空運了過來,都還冇整理好,溫暖暖將化妝箱拖了出來,不小心帶動了上麵的一個盒子。

盒子掉在地上,蓋子打開,裡頭東西散落一地。

一個亮晶晶的東西,滾出去,到了柳白鷺腳邊兒,柳白鷺本能撿起來卻愣了下。

“這戒指……你還留著啊。”

她走過去,將戒指遞給溫暖暖。

溫暖暖看著那戒指,眸光微動,是她和封勵宴的婚戒,她接過將戒指隨手丟進了盒子。

“我都忘記丟這裡了。”

她蹲下身,撿起地上散落的東西往盒子放。

柳白鷺蹙眉看著她,她纔不相信溫暖暖是忘記了。

那戒指鑽不小,價值不菲,溫暖暖剛剛到國外時經曆了那樣的貧窮時刻,她還以為溫暖暖早拿戒指換錢了,不想她竟然還留著。

柳白鷺一時神情複雜,不過她很快發現了溫暖暖腳上的紅腫。

“你腳怎麼了?起來,我忙你收拾。”

她將溫暖暖拉起來,讓她坐在了化妝箱上,蹲下身收拾散落在地上的東西。

“這是什麼?怎麼還有一封信?”

柳白鷺撿起掉落在兩個箱子之間的一封信問道,那信看起來已經有些年歲了,信封都泛著黃。

溫暖暖眸光微動,忙抽過信丟進盒子裡,蓋住了盒子。

“從前跟同學的書信。前兩天去醫院,我爸爸整理出一些舊物便拿給了我,我順手丟進去的。”

她轉身拉過了柳白鷺,催促著道:“我們快走吧,不是很著急嗎?”

“對對,趕緊走!我聽說好幾個妝發師都在爭取這個機會呢,我還是托了一個雜誌主編爭取到的機會,我們趕緊去,免得被人搶走機會。”

溫暖暖雖然在M國很出名,但是回國卻不一定就能得到認可,尤其是這種古裝劇組,畢竟從前溫暖暖也冇古裝的作品。

兩人急匆匆的趕到了所在劇組,不想剛剛下車,竟然就看到了戴著墨鏡,跟了一群保鏢助理的江靜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