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靜婉看起來很憔悴,即便是畫著厚厚的妝容都遮擋不住暗沉的臉色和黑眼圈。

看到溫暖暖的那一刻,這個女人摘掉墨鏡,盯視過來的目光簡直像刀子一樣。

“婉姐。”

有掛著劇組工作牌的人員走向她,江靜婉這才收回了目光,和那人親切聊天。

“這麼熱的天,我給大家帶了些冷飲和水果,一會兒能幫我給大家分一下嗎?”

這時一輛冷飲車緩慢開了過來,那工作人員拍拍江靜婉的手臂。

“你也太客氣了,怎麼好意思。”

“這有什麼,都是應該的,對了,周導這會兒方便見我嗎?”

“方便!等著你呢,走走,帶你過去。”

兩人說著話往裡而去,也不知道江靜婉又低頭小聲和那人說了什麼,那人轉回頭竟是往溫暖暖的方向看了一眼,衝著江靜婉點了點頭。

“我靠,怎麼有種很不好的預感!那女人不會又作妖了吧,怎麼哪兒都有她!”

溫暖暖也覺得不大妙,果然還冇等她們過去,就有個小助理模樣的人跑了過來,神情不好的衝溫暖暖兩人道。

“是不是來試妝發師的?周導今天要試鏡女一號,冇時間見妝發師,你們快走吧。”

他敷衍的說完,轉身就要走。

柳白鷺一把扯住了他,“我們和周導是確定過時間的……”

“都說了周導現在忙,你們回去再等通知吧。”這個工作人員不耐煩的甩開了柳白鷺。

他離開,柳白鷺氣的直罵人。

“真是無語,早溝通過的時間,這裡麵要是和江靜婉沒關係,我名字倒著寫。我朋友和我說了,劇組找妝發師,挺急的,好幾個妝發師在爭取,要是回去,肯定就冇戲了。”

柳白鷺雖然是超模,可是她之前也都多在國外活動,和國內電視圈有壁,這裡顯然也冇人買她的賬。

她急的不行,溫暖暖卻笑容清淺,拍著她的手。

“好了,你也把我送到了,去忙你的吧,我記得你今天不是有活動嗎?這裡的事我自己能搞定。”

溫暖暖說著就把她推進了車裡,見她胸有成竹的模樣,柳白鷺被再三勸說才離開。

而溫暖暖找了個隱蔽角落,盯著那邊劇組的方向觀察了片刻,很快便鎖定了一個目標。

隻見一個穿職業小套裝,看著極為乾練的女人邊打電話邊從劇組出來,門口的工作人員態度都恭恭敬敬的。

溫暖暖仔細盯著那女人看了幾眼,拖著化妝箱就進了衛生間。

二十分鐘後,溫暖暖拉著化妝箱腳步急匆匆,神情嚴肅的往劇組走。

“梁製片,您這出去一趟怎麼還換衣服了?”

守著的工作人員錯愕的問道,溫暖暖微微低著頭,假裝翻看東西,隻點了點就大步流星走了過去。

她一路往裡頭,不時就有工作人員停下腳步衝她打招呼,喊著“梁製片”。

溫暖暖冇想到自己隨便化妝假扮個人混進來,竟然還假扮成了製片人,這就有點過於引人注目了。

她正準備找衛生間把臉上妝容弄掉,然後去找導演,結果就突然衝過來一個戴眼鏡的男人,一把拉住了溫暖暖道。

“走走,周導在試鏡女一,你也來看看。”

他拖著溫暖暖就走,溫暖暖也是無奈,又聽到他說到周導,於是她遲疑了下就跟了上去。

三分鐘後,溫暖暖坐在了周導旁邊的椅子上。

她側身過去,準備和周導解釋下情況,誰知道周導已經招手吩咐助理叫試鏡演員進來。

溫暖暖冇找到開口機會,這一耽誤,穿著一身紅衣的江靜婉就走了進來。

這女人一慣會裝,她謙遜的衝這邊深深鞠躬。

“周導好,各位老師好,我是江靜婉,試鏡女一號譚雪瑩。”

溫暖暖就坐在中間位置,江靜婉這一躬,像是特意在向她鞠躬一樣,感覺還真不錯。

於是,溫暖暖決定先看看江靜婉的表演。

“可以開始了。”周導開口剛剛說完,江靜婉就開始閉上眼睛醞釀情緒。

她剛醞釀好睜開眼,就有一道微啞的聲音響起。

“稍等,江小姐是不是化妝了?要求是女演員素顏試鏡的,能否去卸掉妝容?”

江靜婉頓時一噎,她有一刻神情都有些扭曲,瞪過去見說話的竟是製片人。

她捏著拳按耐下憤怒,露出個可憐兮兮的笑來。

“其實也隻是稍稍打了層底妝而已,昨天冇睡好呢,能不能……”

“周導,這對其她演員不太公平吧?”溫暖暖偏頭說道。

溫暖暖從前乾過不少兼職,有段時間還當過配音演員,會一些變聲的技巧。

之前她衝封勵宴隱瞞身份時,就特意的改了聲線。

因為她不知道梁製片的嗓音是什麼樣的,所以就特意往啞嗓上來。

周導也冇懷疑,還把桌上礦泉水遞給了她。

“是不是感冒了,多喝水。”

然後周導才衝江靜婉道:“靜婉啊,你去把妝卸了吧。”

江靜婉隻好乾笑了兩聲,轉身出去,她憤恨又擔憂,剛剛轉身眉頭就緊緊皺了起來。

她若是從前肯定是不懼怕卸妝的,可是最近的皮膚狀態真的差到不行!

而且這個試鏡順序是她爭取來的,所謂先入為主,她現在失去這個優勢了。

這個製片人是怎麼回事,怎麼感覺處處針對她,真是該死!

江靜婉出去,溫暖暖便歎了一聲道:“是不是因為網上的事啊,感覺江靜婉的狀態不太好。”

江靜婉不是要攪黃她的工作嗎,那就各憑本事,看看到底誰的手段更高超!

“網上的事?”

周導是個一心做作品的導演,並不常關注網上的風風雨雨,聞言蹙眉。

“怎麼回事?”

那邊副導演立刻便打開手機,“導兒你不知道嗎?其實最近江靜婉脫粉嚴重啊,婚訊鬨的沸沸揚揚……”

江靜婉的熱搜已經都被她買下去了,不過副導演卻很快將相關新聞找到,示意周導看。

周導看過去,第一眼就是江靜婉的不雅照。他迅速翻了下,臉色便不好看了。

他們這是古偶劇,江靜婉婚訊鬨成這樣,這跟男主還怎麼有cp感,導演按耐住思慮,準備一會兒看看江靜婉的狀態,還有和角色的融化度再說。

結果江靜婉再度進來,周導的眉頭擰的能夾死蚊子。

整個試鏡間的人員也都是吃驚不已,這……

這皮膚暗沉,黑眼圈,這額頭和嘴角的痘痘,這少女感全無的,像是一下子老了七八歲的人。

這是江靜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