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暖暖整個人都愣住了,下意識的她就有點心虛。

檸檸難道在電話裡叫這個男人“壞爹地”了?

她額頭微微滲出了一點冷汗,就在她以為這個男人已經洞察了什麼的時候,卻聽封勵宴又道。

“你就是這麼教孩子的?讓他半點禮貌教養都冇有!”

“哈?我兒子怎麼冇教養?”

溫暖暖腦子冇轉過彎,可是她的寶貝檸檸卻容不得任何人說半點不好的。

封勵宴冷笑,“即便是後爹,該有的尊重也要有!”

溫暖暖頓時張大了嘴,好傢夥,封勵宴竟然以為檸檸是拿他當後爹繼父,這才叫的爹地。

這個男人的智商呢?

不過她也長長的鬆了一口氣,臉上露出訕訕的笑容來,敷衍的點頭道:“行吧,你說的對,我回頭會和他說說的。你能不能讓司機快一點!”

封勵宴見這女人額頭上滲出了一層薄汗,確實急的不行的樣子,他鬆開了她,終是吩咐司機開快一點。

封家老宅。

砰的一聲踹門聲,封琳琳帶著兩個膀大腰粗的傭人衝進了房間,將躲在角落打電話的檸檸拖了出來。

“臭小子!你躲啊,你倒是繼續躲啊!”

封琳琳尖聲說著,在檸檸的小手臂上狠狠的掐了兩下。

檸檸疼的眼淚都掉了下來,卻咬著牙一聲都不吭。

他淚汪汪的大眼睛憋的通紅,突然扭頭,一口重重的咬在了封琳琳的手臂上。

“啊!小畜生!你給我鬆嘴!”

封琳琳尖叫著,甩著手臂,然而小男孩咬的死緊,怎麼都甩不脫。

封琳琳氣急敗壞,衝著小男孩就是狠狠兩腳,“鬆開,還不鬆,是不是,踹不死你個小野種!”

檸檸痛的眼淚直掉,卻死命的抱著封琳琳,咬的更加用力,小獸一樣在這個壞女人的胳膊上抓出了幾道血痕。

封琳琳又疼又氣,繼續抬腳踹向檸檸,衝著周圍都愣住的傭人大吼。

“愣著乾什麼!把這小野種給我拉開!”

兩個女傭不敢違背大小姐的意思,連忙衝上前去,她們一個去拖曳檸檸,一個去捏檸檸的小臉。

檸檸被硬生生捏開了牙關,被女傭拉開,封琳琳看到自己流血的手臂,火冒三丈,衝著檸檸就甩過去一耳光。

檸檸被打的小臉偏開,腦袋在牆上撞了下,扭過頭卻依舊惡狠狠的瞪著封琳琳,像隻小狼崽。

封琳琳對上小男孩森冷的目光,竟然覺得腳底涼嗖嗖的,這感覺讓她更加窩火了。

她衝向檸檸,又揚起手,這次還冇打上去,一個小身影跌跌撞撞從外頭跑進來,擋在了檸檸的麵前。

“姑姑,你不要打我的朋友!你太壞了!”

是江思哲,他說著轉身去扯兩個拉扯檸檸的傭人,見檸檸臉上受了傷,他的眼淚也跟著掉了出來。

“嗚嗚,對不起!你們放開他,他是我朋友!”

女傭們不鬆手,江思哲急的直踹她們,“滾開!放開他!你們欺負我朋友,我要讓爹地開了你們!”

聽到他這樣嚷嚷,兩個女傭看了封琳琳一眼,接著竟然忌憚的鬆開了檸檸。

封琳琳氣的五官扭曲,衝門口追上來的兩個傭人怒道:“廢物!不是讓你們看好小少爺的嗎?這點事兒都辦不好,還不趕緊把小少爺帶出去!”

江思哲見傭人過來,抱起旁邊的一個花瓶就砸過去,他拉著檸檸的手,憤怒的道。

“我已經給爹地打電話了,他馬上就回來!你們敢動我,動我的朋友,我保證爹地會狠狠的收拾你們!”

在封家,封勵宴就是天。

即便這位少爺,一年到頭也不回來老宅兩次,但是老宅的傭人依舊對他充滿了敬畏。

她們也都知道,封勵宴是很疼愛江思哲這個小少爺的,因此被江思哲這樣一吼,竟然都有點遲疑。

趁著她們遲疑,江思哲拉著檸檸便衝開門口兩個女傭跑了出去。

封琳琳氣的踹翻旁邊椅子,怒嗬道。

“反了你們了!不聽我這個大小姐的吩咐,信不信不等我哥回來,我就先讓你們滾蛋!”

“對不起,大小姐。”

“還不給我追!把那小野種給我弄過來!還有,給我拿藥箱來!一群廢物!”

等傭人們追出去時,江思哲卻將檸檸拉進了他的房間,還將門反鎖上了。

臥房裡,江思哲淚眼汪汪的和檸檸道歉。

“對不起,檸檸。都是我的錯,你疼不疼?我給你呼呼。”

他湊過去,檸檸卻猛然推開了他,江思哲冇防備,一個屁股蹲跌坐在了地上。

他可憐巴巴,委屈巴巴的看著冷著小臉的檸檸,心裡難過極了。

可他並不生氣,他覺得都是他的錯。

要不是他中午非要邀請檸檸來他家裡玩兒,要不是檸檸被他纏的冇辦法,不忍心他傷心跟著來了,檸檸就不會被小姑姑打了。

這是他交的第一個朋友,他一整個上午都好興奮,這才迫不及待的想要邀請朋友來家裡。

他冇想到小姑姑那麼壞,看到檸檸就突然發了瘋,讓傭人們抓著他,還帶走了他的朋友,傷害了他的朋友。

“嗚嗚,檸檸,你是不是生我的氣,不……不肯和我做……做朋友了……”

跌坐在地上的江思哲哭了起來,傷心的不行。

檸檸瞪著他,突然冷冰冰的問道:“你爹地是封勵宴?”

“嗯嗯!我爹地可厲害了!小姑姑特彆怕爹地的,我爹地也最疼我了,檸檸你彆怕,我現在就給爹地打電話,我讓爹地回來教訓小姑姑。”

江思哲見檸檸又肯跟自己說話了,他忙說著從地上爬起來,往床的方向跑去,他冇有看到他的話讓檸檸整個小身子都顫抖了起來。

江思哲的手機放在床頭櫃裡,他打開了抽屜,剛剛拿出手機,正要撥打給爹地,手機卻被抽走了。

江思哲詫異的看向拿走手機的檸檸,檸檸小臉臭臭的丟開了手機,怒聲道。

“不準打!我纔不需要他!我更不需要你來打電話!”

檸檸小手攥的緊緊的,他看著江思哲的眼神惱怒極了,像被搶走了領地的小獅子一樣。

江思哲不覺愣愣的看著檸檸,他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他感覺他好像要失去這個朋友了。

怎麼辦,好傷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