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暖暖眸光微動,捏著紅酒杯的手不覺晃了下,酒液滴了一些在手背上。

“怎麼那麼不小心?”

程默立刻抽了一張紙巾,傾身給溫暖暖擦拭手背。

溫暖暖回過了神,迅速收回目光,笑著拿過紙巾自行擦了兩下,她的餘光卻控製不住的留意那道高大的身影。

男人帶著女人走過來,竟從她這桌子經過了,溫暖暖垂著眼眸,看到女人的紅裙妖冶著,擦過了那男人的黑色西裝褲。

她的心不可控製的收縮了下,唇齒間的紅酒也莫名泛起一些苦澀的後味來。

溫暖暖覺得自己很可笑,這樣太冇出息了。

她狠狠捏了下掌心,提醒自己那男人和誰約會都和自己沒關係,既然要放手,就不要留戀。

他最好趕緊有固定女友,早日和她辦離婚。

她神情很快平靜下來,再冇過關注彆的人,和程默低聲交談著。

那邊,封勵宴帶著那女人挑選了溫暖暖他們的斜對麵坐了下來,女人嬌聲道。

“我們不去包廂嗎?”

封勵宴冷眸掃了那女人一眼,女人立刻摘掉口罩,輕笑著坐了下來。

“不去包廂更好呢,可要是被媒體拍下來,你可不要怪我哦。”

她嬌聲嬌氣的,像嬌嗔的撒嬌。

西餐廳人很少又安靜,聲音難免傳了過去,封勵宴眸光落在那女人輕笑的背影上,溫聲道。

“當然不會怪你,想吃什麼?”

他就不信溫暖暖能無動於衷,然而那女人卻像是根本冇留意這邊的動靜。

也不知道她對麵那男人拿手機給她看了什麼,溫暖暖眼眸一亮,笑的眉眼彎彎,那男人也跟著笑起來。

封勵宴眯了眯眼,總覺得這男人有點眼熟。

他捏著點單冊的手指不覺捏的真皮封麵起皺,這時服務生過來,封勵宴直接吩咐了兩句。

溫暖暖正在看自己高中的照片,高中變化很大,程默指著一處一處給她看。

這時餐廳經理走了過來,“抱歉先生小姐,本店被包場了,可否請兩位換個地方,為表歉意,這是一張五千元的本店消費劵……”

程默臉色難看下來,“什麼意思?我像是很缺這五千代金券的人?”

溫暖暖秀眉微蹙,卻是扭頭看了封勵宴那邊一眼。

女人坐的離男人很近,正拿著點單冊子湊過去像是在跟男人介紹這裡的特色菜,男人目光專注聽著,女人微微撩了下長髮,露出一張甜美係的素顏。

年輕,熒幕初戀臉,竟然是新晉小花喬桑桑,周導劇組女一號。

怪不得需要清場呢。

溫暖暖嘲諷的笑了下,不覺想到了上次她和楚言吃飯,封勵宴趕到也是清了場,那時他和是自己吃飯。

嗬,渣男!

溫暖暖抬手按在了程默的手臂上,阻止他和經理再交涉。

她笑著道:“麻煩您幫我把這五千的餐卷直接兌成飲品,打包送到對麵寫字樓的《流螢傳》劇組,另外,替我們謝謝那位包場的先生,感謝他的慷慨補償。”

溫暖暖說著已經站了起來,見此程默也衝經理笑著點了下頭,很快跟上。

兩人並肩,一起出了餐廳。

封勵宴隔著玻璃窗看著那女人頭也不回的和那男人離開。

背影灑脫決然,他神情陰沉到令喬桑桑都白了小臉。

她從前有幸在一個宴會上見過這位封少,今天運氣好竟然在劇組這邊碰上了這位天之驕子。

她也是鼓起勇氣來打了個招呼,冇想到封少竟然會邀請她吃飯,她以為自己是走了狗屎運,被封少看上了。

可是這男人怎麼突然就變了臉色,她剛剛也並冇有惹封少不開心,言行冇出錯啊。

“先生您好,剛剛那邊的小姐請我們代為轉達她的謝謝,她說謝謝您的慷慨補償……”

這時經理趁著上紅酒的機會,轉述了溫暖暖的話,肉眼可見的這個男人俊顏浮起一層冰霜般的冷。

他猛然站起身,強大的氣場駭的經理和服務生紛紛後退,喬桑桑也嚇的連忙扶著桌子站了起來。

封勵宴卻邁步而去,竟是大步流星的沉著臉撇下喬桑桑離開了。

男人周身氣壓太低,喬桑桑甚至連出聲挽留都冇敢,眼睜睜的看著男人消失,還要麵對經理和服務生錯愕猜疑又同情的眼神。

溫暖暖用狗男人的錢請劇組人員喝了冷飲,收穫了許多感謝,心情還不錯。

從這天起,劇組裡便有小道訊息流傳,說是喬桑桑傍上了一個超級硬的後台。

喬桑桑在劇組裡整日春光滿麵,一時也是風光無兩。

溫暖暖覺得兩人大概是真在談戀愛,因為封勵宴再冇出現在她的麵前,大概已經投入到了新的感情中。

溫暖暖在劇組也如魚得水,忙著給演員們設計定妝照,直到這天她將熬夜趕出來的男二號髮型定稿拿給周導看。

周導卻指著身邊一個陌生的中年男人道:“遲愛啊,這位是唐一謙老師,他是咱們古裝劇的大拿妝發師。前兩年現象級宮廷劇《珍太後》,唐老師就是總妝發師,以後你就專門負責女演員妝發,男演員這邊就交給唐老師,好吧?”

溫暖暖愣了下,這種感覺並不好。

並冇有減輕了工作量的感覺,反倒感覺被搶走了工作和權限,工作成果也冇得到尊重。

隻是導演和劇組的決定,她並冇有置喙的餘地。

且她在國內劇組等於是一個全新的開始,周導應該還是不能相信她的能力吧,這也無可厚非。

溫暖暖忍著難受,將手中定稿收回來,和唐一謙客套了幾句,這才轉身離開。

“你彆難受,聽說是喬桑桑的金主給劇組投資了一個億,資金充足了,周導在妝發上更上心了,這才請來的唐老師,並不是不認可你……”

這時,程默走過來,含笑低聲安慰溫暖暖道。

這幾天,他每天都陪手下藝人過來劇組,經常找溫暖暖說話。

溫暖暖對他的善意開解報以微笑,“我冇事的,這樣也挺好,我晚上冇那麼忙,能多出些時間陪陪孩子。”

程默轉身離開,溫暖暖忙著手邊的事兒,卻禁不住攝影棚裡的喬桑桑看了一眼。

喬桑桑穿著一襲留仙裙,雲鬢高梳,笑容燦爛。

封勵宴對女人倒還真是一如既往的大方,溫暖暖笑了下。

好巧,從前她溫暖暖淋雨苦守一夜高燒三天,冇等到男人赴約,他道歉,給她拍的那條玫瑰之心也是一個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