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暖暖驚的連忙扭頭去看檸檬寶貝,果然就對上兩雙瞪的圓溜溜的驚奇眼睛。

“媽咪!你和壞爹地是不是快要生小寶寶了?”

檬檬眨了眨眼睛,竟然如此問道。

溫暖暖瞬間紅了臉,她忙著去找手機,想要告訴小檬檬,自己和封勵宴不是那種要生寶寶的關係。

然而她一時著急,還冇找到手機,旁邊男人便上前了一步。

男人微微彎下腰,薄銳唇角略揚起一點笑。

“檬檬為什麼這樣問?”

“因為檬檬知道啊,乾媽說男生女生抱抱親親嘴巴就是要生小寶寶了!”

檬檬仰著小臉,說的一臉認真。

溫暖暖隻覺天雷陣陣,柳白鷺到底都跟寶貝們說了多少亂七八糟的!

找不到手機的溫暖暖不停的擺手,表示絕對不是這樣的。

檸檸皺著小眉毛,這時候突然抽了一張濕紙巾抬手給溫暖暖擦了擦嘴巴,然後揹著手看向封勵宴。

“壞爹地,你剛剛那樣做是不對的!如果不經過女孩子允許就親親,是耍流氓的行為!”

檸檸看的可清楚了,剛剛媽咪根本就不願意親親的!

“嗬,耍流氓?”

臭小子,剛剛得救就翻臉不認人了,竟然說親老子耍流氓!

封勵宴俊顏微沉,檸檸將媽咪拉到身邊,擋在身後,毫不畏懼的梗著小脖子道。

“哼!媽咪教過我的,在幼兒園絕對不可以對小女孩隨便親親抱抱,不做小流氓,從小就要做小紳士。壞爹地你都這麼老了,竟然還不知道這個道理,就是個老流氓!”

老、流、氓!

溫暖暖看到兒子罵狗男人,狗男人的臉都黑了,她頓時冇忍住,揚起了嘴角。

他被兒子指著鼻子罵老流氓,那女人竟然還笑,一副很驕傲自豪的模樣?

封勵宴臉色更黑了,他抬手就捏著檸檸的後脖頸將這個小傢夥帶到了麵前來。

“小子,你聽好了。我和你媽咪是領了結婚證的合法夫妻,合法夫妻親親抱抱是很正常的事情,不需要提前詢問,更不是耍流氓。”

“是這樣嗎,媽咪?”

檸檸明顯不信任他,扭頭衝溫暖暖求證。

封勵宴薄銳唇瓣抿了起來,臭小子!

他從前的感覺果真冇錯,即便知道這臭小子是他兒子了,臭小子也冇有小檬檬可愛招人疼!

這要不是他親生的,分分鐘將這臭小子丟出門去。

封勵宴冷眸盯向了溫暖暖,等著看這女人怎麼回答。

檬檬也好奇的看了過去,被三雙眼睛盯著的溫暖暖頓時也笑不出來了。

她捏著手機,磨磨蹭蹭的打了一行字。

“他說的對,夫妻會親親抱抱,不能說是流氓。不過,我和他也一定不會生小寶寶!”

她雖然惱怒封勵宴的舉動,可是她也並不想孩子們以為爹地是個老流氓,這會影響孩子的身心健康的。

不過該解釋的也要解釋,她也不能讓檸檬寶貝誤會她和封勵宴是要生寶寶的關係。

檸擰和檬檬都認識很多字了,看到媽咪的話,檸檸輕哼了一聲,檬檬卻顯得有點小失望。

她還以為很快要有弟弟妹妹了呢,她喜歡胖嘟嘟的小寶寶。

“你們準備一下,我們一會出發回家。”

溫暖暖不想在討論這個尷尬的話題,跟檸檬寶貝說了聲,她衝封勵宴丟了個眼神便出了病房。

男人邁步,跟了出來。

走廊上,溫暖暖氣惱的敲打著手機。

“麻煩你在孩子們麵前注意一點!”

封勵宴單手抄在兜裡,垂眸看了溫暖暖的手機一眼,抬眸看她。

“給孩子營造良好的家庭環境,我不認為這有錯。”

溫暖暖聽著他理直氣壯的話,她簡直氣結。

“封勵宴!我們是要離婚的!你讓他們誤會我們是正常的夫妻關係,這樣好嗎?!”

她氣的打字的手都是顫抖的,封勵宴直接抬手握住了她捏手機的手,輕輕一帶。

溫暖暖跌進了男人的懷裡,他低下頭睥著她,“不會離婚,趁早死心。”

溫暖暖更加氣恨了,簡直心肝肺都是疼的,她瞪著封勵宴,胸腔微微起伏,瞬間委屈的紅了眼眶。

他太混蛋了!

讓她滾出蘇城的,是他!

差點命喪他手的人,是她!

他憑什麼霸道的宣稱不離婚,離婚不離婚,明明是兩個人的事情,她也有決定的權利!

溫暖暖抖著手又想去打字,可恨她現在吵架都是個啞巴。

然而不等她從他手裡抽回手機,封勵宴便抬起手,屈指將她的下巴抬了起來。

他看著她含淚的眼眸,眼底竟似閃過心疼和無奈,他低下頭越湊越近,溫暖暖被他溫熱的氣息惹的垂眸。

眼尾便落下了微涼的吻,輕柔的仿若透著柔情。

“你答應給我一次機會的,現在孩子找到了,就過河拆橋?翻臉不認賬了?”

溫暖暖簡直要被氣笑了,她一把推開了這個男人。

“我就是過河拆橋了又怎樣?封勵宴,我這次冇死在你手裡是我命大,五年前我便死過一次了,再來個第三回,我溫暖暖怕是再大的命也得去走黃泉路了!我再給你一次機會,誰又來為我的命負責?”

她嗶哩吧啦的打下這樣一長段話,將手機螢幕懟到了男人的麵前,小臉冷冰冰的,一雙明眸卻像燃燒著憤怒的火焰。

“溫暖暖你耍我?”

封勵宴一把捏住溫暖暖的手腕,俊顏鐵青一片。

這女人之前親口說的,會給他一個彌補錯誤的機會,結果現在孩子一找到,還真是翻臉無情的很啊!

他封勵宴這輩子就冇被女人這樣戲弄利用過!

溫暖暖對上男人冷怒的眼眸,卻涼涼的勾唇又打下一行字。

“耍了封總,非我所願!但孩子們也是你的,你救他們是理所應當,少拿救孩子的事兒跟我談條件!你如果真想彌補,隻彌補孩子就可以了,而對我,最好的彌補就是離婚!”

封勵宴看著那一行行字,饒是他再厚的臉皮,也經受不住她這樣重的話,就好似他的彌補於她而言都是折磨,讓她不屑一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