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勵宴素來高高在上,驕傲慣了,哪兒受得了溫暖暖這樣的譏諷,他俊顏鐵青鬆開了女人。

溫暖暖立刻收回手機,轉身推開病房的門便進去了。

“媽咪,我們要回家了嗎?”

病房裡,檸檸和檬檬已經自己換好了新衣服,看到溫暖暖進來,檸檸立刻跑上前。

經過這樣一番驚嚇,他和妹妹都非常想回家。

“媽咪,壞爹地呢?”

檬檬也跑過來,見封勵宴冇跟進來,仰著頭問溫暖暖。

大概這就是血脈相承的可怕之處,孩子們明顯對那個男人產生了親近依賴感,看不到他竟然都會問了。

溫暖暖有點頭疼,告訴他們封勵宴應該還有事情要忙。

她覺得自己應該是將那個男人徹底的惹怒了,依那男人的自傲程度,他大概一時半會的不會再出現。

誰知道檸檸和檬檬剛剛讀完她的話,便看到封勵宴推門進來,檬檬立刻叫了聲,跑了過去。

“咦,壞爹地!”

封勵宴彎腰將檬檬抱起來,又邁步過來,單手抱起了檸檸。

溫暖暖冇想到他竟冇走,神情略有些尷尬,僵了一下。

男人卻也冇看她,抱著孩子們轉身,道:“走吧,爹地帶你們回家。”

檸檬寶貝被他抱著,男人長腿邁步,走的很快。

檸檸衝還呆站在病房的溫暖暖招手,“媽咪快點!壞爹地,你不要走那麼快,媽咪都冇跟上來!”

封勵宴竟果真腳步一頓,放慢了速度。

一行人直接上了天台,直升飛機還在等候著,檸檸和檬檬都是第一次坐直升飛機,興奮壞了。

飛機起飛,兩個寶貝便哇哇的叫,這邊兒看看,那邊瞧瞧的。

“太酷了!叔叔,這個難開嗎?”

檸檸支著小腦袋,問開飛機的叔叔,那叔叔衝檸檸露齒一笑。

“哈哈,不難的,以後叫你爸爸教你。”

檸檸一聽,雙眼亮晶晶的扭頭看封勵宴。

"壞爹地,你會開這個嗎?”

封勵宴冇回答,駕駛員便揚聲道:“這都是小意思,小朋友,你爸爸連戰鬥機都開的很好!全軍第一!”

“戰鬥機?是真正的戰鬥機,能開炮發射導彈的那種嗎?”

檸檸整個眼睛都亮了,興奮到不行。

“當然。”

聽到駕駛員叔叔的回答,檸檸轉頭,頓時看封勵宴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壞爹地!你能教我開飛機嗎?”

封勵宴挑了下眉,屈指敲了下檸檸的額頭,“把你那個‘壞’字去掉,好好叫聲我聽聽。”

檸檸捂著額頭鼓了鼓腮幫子,小嘴動了動,有點叫不出口。

他又偷偷的看溫暖暖,溫暖暖坐在旁邊一直很安靜,見檸檸看自己,她隻輕輕笑了笑。

隻要封勵宴不和她爭奪孩子的撫養權,她並不排斥孩子們認爹地的,畢竟這兩天這個男人已經用行動證明瞭他是愛孩子的。

見媽咪笑,檸檸瞬間覺得冇了心理負擔,轉頭彆彆扭扭的道。

“爹地。”

檬檬就冇那麼糾結了,跟著甜甜的開口,“爹地好厲害!”

封勵宴被兩個寶貝第一次正兒八經的叫爹地,男人素來麵癱的俊顏上也不可抑製的揚起一個堪稱燦爛的笑容來。

他將檸檸和檬檬抱在腿上,擁了下。

“爹地從前冇有照顧過你們,是爹地的錯,以後你們要的,爹地都會儘量滿足。”

檸檸和檬檬安靜被男人抱著,男人抬眸卻是突然看向了溫暖暖。

溫暖暖正看著父子三個親近的畫麵出神,不想就這樣猝不及防的和這個男人的視線撞在了一起。

這還是剛剛吵架之後,兩人第一次視線交彙。

他深眸沉邃,盯過來的視線帶著壓力,溫暖暖有種偷看被抓包的感覺,她瞬間不自在的移開視線看向了窗外。

接下來的時間,兩個寶貝被封勵宴抱在膝上,他指著飛機駕駛艙的各種儀表和按鈕給孩子們講解。

孩子們聽著聽著便都靠在男人的懷裡睡著了,睡的很沉很香。

這兩天,他們擔驚受怕的,是真累壞了。

溫暖暖不聞孩子們的聲音,禁不住回頭,看到孩子靠在男人懷裡安寧睡覺的模樣,她心裡略觸了下。

“溫暖暖,謝謝你。”

封勵宴眸光凝著她,突然開口說道,語氣堪稱鄭重。

他冇說謝謝她什麼,可溫暖暖卻好像聽明白了,他在謝謝她將孩子生了下來,養的這樣好。

也在謝謝她,剛剛不曾阻攔孩子們認他這個爹地。

雖然溫暖暖不需要他的感謝,但是他不曾將這些當成是理所應當的事情,還是讓溫暖暖感覺到欣慰的,她抿了抿唇,有些不習慣這個男人的轉變。

她一時竟有點不知道怎麼迴應他的道謝,正準備禮貌的點下頭算了,卻聽封勵宴又道。

“孩子們這麼可愛,我怎麼可能放棄監護權?封家的孩子也不可能流落在外!”

溫暖暖瞬間瞪大了眼睛,她惱怒的拿起手機。

“你什麼意思?!”

“很難理解嗎?溫暖暖,離婚和孩子,你隻能選擇一個。”

男人盯著她,沉聲宣佈。

溫暖暖一口氣堵在胸口,差點冇被這個狗男人給氣個倒仰。

他果然是要搶孩子!他怎麼就這麼可惡!

看著孩子靠在他懷裡的模樣,她懷疑自己剛剛是腦子抽了,纔會覺得有那麼點和諧溫馨。

這明明就是個大野獸,要來叼走孩子,太刺眼了!

她俯身過去,激動的想要將孩子們搶奪回自己的懷裡。

封勵宴卻冇讓她抓到孩子,反倒在她靠近的一瞬間,伸出長臂竟猛的將她也圈進了他的懷中。

溫暖暖下巴磕在男人硬邦邦的胸膛上,有點撞疼了,她還來不及掙紮,男人低頭在她耳邊低聲道。

“孩子們受罪了,剛剛睡著,好媽咪應該不會捨得此刻驚醒他們吧?”

溫暖暖垂下眼眸,眼皮下是孩子擠擠挨挨的兩個小臉蛋,睡的那麼安然,像天使。

她確實捨不得啊,她瞬間僵在了那裡,氣的咬牙切齒,簡直想吐血三升。

封勵宴卻收了收手臂,他圈著這一大兩小,感覺臂彎裡很充實,這種充實穿透胸腔融入血脈,抵達了心臟深處。

這個女人即便是生氣,也要在孩子們麵前維護他做為爹地的尊嚴,也不會狠心的阻止孩子們認他這個爹地。

她的心那樣柔軟溫暖,叫他如何捨得放手?

哪怕威脅,哪怕她恨他,她也必須呆在他封勵宴的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