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串串代碼在螢幕上出現又消失,電腦螢幕的光亮映在小傢夥臉上,他氣質都變了,專注又嚴肅,眉宇間還有股清傲感,這樣的檸寶就算不化妝竟也和封勵宴有了幾分肖似。

“哥哥加油!哥哥最棒了!”檬檬握著拳頭,給哥哥打氣。

柳白鷺是知道檸寶平時愛搗鼓電腦的,在電腦上也非常有天賦,但那可是封氏官網。

封氏是數一數二的財團集團,人才濟濟,官網防護之高可想而知,哪能隨便就叫個小屁孩攻破?

“這靠譜嗎?”柳白鷺不確定的道。

“當然靠譜,我哥哥最厲害!”檬檬對哥哥有絕對自信,是哥哥的終極小迷妹。

與此同時,羅楊急匆匆敲開總裁辦公室的門,“總裁,有高手在攻擊我們官網。”

封勵宴頭都未抬,聲音冷極,“這種事現在也需要我親自處理了?”

火氣很大!

羅楊縮了縮脖子,平時也經常有攻擊封氏係統的,安全技術人員早就搞定了,可這次攻勢特彆猛,防火牆被攻破一道又一道,技術人員有點頂不住才彙報上來。

羅楊硬著頭皮道:“這次……防火牆隻剩最後一道冇被攻破了。”

聞言,封勵宴才抬頭。

他有些詫異,封氏安全係統他是親自做了加強防護的,尋常黑客根本就彆想突破第三層,這次竟有人能攻到最後防線?這是對手請了什麼國際知名黑客?

“拿過來。”他沉聲說道。

羅楊如釋重負,忙示意後麵技術組人員上前將電腦擺到封勵宴麵前。

封勵宴看了兩眼,眉梢微挑,隻消一眼他就確定對手還是嫩了些,根本攻不破最後一道防線。不過能做到這種程度,也是不易了。

他活動了下手腕纔在鍵盤上操作攔截,隨著他的動作指令下達,對方明顯也察覺到了,竟還不放棄試圖再次強攻。

封勵宴冷笑,修長手指敲擊鍵盤的動作愈發流暢,指令似一把把剪刀將對方伸來的觸手一一斬斷,又順手反擊,鎖定對方電腦,植入追蹤木馬。

“乾媽快看,成了!我就說哥哥無敵!”檬檬看到檸檸停下,拍手歡呼。

她和柳白鷺兩顆腦袋湊過去,期待看到封氏官網淪陷的畫麵,誰知螢幕上卻跳出一張鬼臉,血盆大嘴要吞噬一切,嚇的檬檬小臉一白。

“哥哥?”她回頭看哥哥,就見哥哥小臉臭臭的,很是挫敗的樣子。

檸檸知道這是失敗了,正要安慰哥哥,檸檸就氣惱的拍上了電腦。

“乾媽怎麼辦,我被對方反追蹤,現在那人應該找到這個地址了……”

都怪他,明明覺察到敵方厲害了,卻還一意孤行,要是被反攻時趕緊撤退興許還跑的掉,他卻自大和對方纏鬥,結果被碾壓,想撤退時電腦已不受控製,連關機都不能了。

與此同時,總裁辦公室,封勵宴看著IP顯示出的具體地址冷冷勾唇。

翡翠灣1702號!

又是這個翡翠灣,封勵宴眸光微沉,唇瓣挑起意味深長的弧度。

他不認為這隻是巧合,男人忽而站起來,大步就往外走,他親自去逮那隻小鬼和他背後的人!

而溫暖暖也氣喘籲籲的拍開了柳白鷺家的門,她衝進來,看到好端端坐在那裡的檸檬寶貝,心跳都還是失速的。

“媽咪,對不起……”

“媽咪,我們錯了,我們以後再也不敢了。”

溫暖暖衝過去,一把將兩個孩子抱進了懷裡,身體都在顫抖。

檸檸和檬檬感受到了媽咪的害怕,連忙伸出小手回抱著溫暖暖,還學著溫暖暖平時安慰他們的樣子,如同心有靈犀一樣,一起輕拍著溫暖暖的背。

“你們真是!”溫暖暖咬牙切齒的,她覺這兩個孩子真是該好好教訓一頓了。

這要是出個什麼意外,她還怎麼活?

她手揚起,然而卻又捨不得落下,柳白鷺連忙上前抓住了她的手。

“暖啊,現在還有一大樁麻煩,很緊急,你可能要趕緊帶著檸檬寶貝離開,先躲起來,因為封氏的人很快就要來了!”

溫暖暖,“??”

柳白鷺飛快將檸檬寶貝接連乾的大事說了一遍,溫暖暖心裡震動又驚愕,酸澀又感動。

她冇想到她辛辛苦苦隱瞞他們的身世,這兩個機靈鬼竟然都自己弄清楚了,她更冇想到他們竟會為她做這麼多。

她將兩個寶貝抱進懷裡,彎腰不停親吻孩子柔軟的發頂。

“對不起,是媽咪做的不好……”

看著抱在一起的母子三個,柳白鷺也不覺紅了眼睛,心酸的不行。

看看吧,這都是封渣男做的孽!

這時,房門卻被拍的砰砰響,柳白鷺和溫暖暖對視了一眼,都皺緊了眉。

該不會是封氏的人已經到了吧,這也來的太快了!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當柳白鷺從貓眼看到門外的人,她嚇的臉都白了。

“暖暖,你快帶著孩子藏起來!是封勵宴那狗男人親自殺來了!”

溫暖暖隻覺眼前一黑,封勵宴本來就對她有懷疑,再撞上她和檸檬寶貝在一起,那不是全完了?!

“快去!我來擋住他!”

柳白鷺著急的催促,明顯,封勵宴來勢洶洶,不是不開門就能解決掉的。

“那你一定小心點!”溫暖暖衝柳白鷺說完,拉著兩個孩子飛快進了臥室。

柳白鷺確定他們躲好了,這纔打開了門,當看到封勵宴那張冰山般的俊顏時,她抱胸靠在門上,長腿一抬,直接擋住了門。

“稀客啊!封總來這裡乾什麼?!”

她實在是不明白了,不就是網站被攻擊了嗎?這種小事封勵宴竟然親自來了,難道是封氏快倒閉了?

“柳白鷺!”

封勵宴也一眼認出了眼前的高個子女人是溫暖暖的好閨蜜,她和溫暖暖是初中加高中同學,從前去過封宅幾次。

他是吃驚的,冇想到攻擊封氏官網的,竟是柳白鷺?那個小孩呢,難道也是受這女人指使?

最近發生的事可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封勵宴略抬手,兩個保鏢立馬上前架開了擋路的柳白鷺,男人邁開大長腿,鋥亮的皮鞋踏了進去,銳利眼眸掃視四周。

柳白鷺急了也氣了,大聲怒道:“封勵宴!信不信我報警告你私闖民宅!你們都給我出去!”

一想到藏在臥房的溫暖暖和孩子,柳白鷺就慌的一批。

誰知道封勵宴隻淡淡掃了柳白鷺一眼就冷聲道:“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