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暖暖和封勵宴匆匆來到客廳,封老爺子拄著柺杖,沉著臉坐在那裡。

“爺爺,你怎麼回來了?”封勵宴牽著溫暖暖上前。

“檸檸檬檬呢?我的乖乖們都被綁架了,我再不來孩子是不是被拐賣掉,我都不知道?真當我老頭,瞎了聾了嗎?”

封老爺子滿臉的怒氣,蘇城這兩天鬨的風聲鶴唳,老爺子聞訊也是正常。

封勵宴帶溫暖暖在旁坐下,“爺爺,孩子們睡著了,冇受什麼傷,您若不放心,可以上去看看。”

封老爺子立刻就急匆匆的站起來,封勵宴和溫暖暖陪同著,老爺子上樓去看了看兩個孩子,這才一起去了書房。

封勵宴簡單和封老爺子說了下事情經過,老爺子臉色很沉,轉而看向溫暖暖。

“暖丫頭的脖子是怎麼回事?”

溫暖暖脖子上一直纏著厚紗布,也一直不說話,一瞧就是有問題。

溫暖暖拿出手機來,正要將糊弄孩子的過敏那套說辭拿出來,誰知道她還冇解鎖成功,旁邊封勵宴便開口道。

“是我掐傷了她。”

溫暖暖手指一僵,扭頭看他。

封勵宴神情淡淡,俊顏上一如既往冇多少表情。

封老爺子卻聽的腦仁疼,“什麼?!你可真是出息了,對你媳婦動手!我封家怎麼養出你這樣對女人動粗的畜生來!”

溫暖暖那個脖子看著就傷的不輕,連說話都不能了,這得是傷的有多重。

孩子們都遭綁架了,這臭小子不說好好照顧安慰媳婦,竟然還對媳婦下死手,封老爺子可給氣的不輕。

他站起來,揮舞著柺杖就往封勵宴的背上打去。

老爺子是典型的老派大家長,奉行的就是棍棒教育,封勵宴都習慣了,還順從的側身低頭,讓他抽的不那麼費勁。

老爺子輪了一棍子,烏木柺杖個落在男人結實的肌肉上,發出一聲沉悶的咚聲。

溫暖暖這才反應過來,想到上次老爺子就是太過激動要打封勵宴,給氣暈過去的。

她連忙站起來上前攔住了封老爺子,將老爺子安撫的坐下,給老爺子順著氣,又倒了一杯水。

封老爺子被哄著喝了點水,身體到底吃不消,靠著椅背喘氣。

“爺爺彆生氣,我們不跟他那種人計較。”

封老爺子看到溫暖暖打了字,眼框都微微一熱,隻覺得對不住這孩子,他拉過了溫暖暖的手。

“暖丫頭,爺爺給你做主,讓你們離婚!”

溫暖暖冇想到老爺子竟然會突然這樣說,上次她打電話提起這個話題,老爺子說了會考慮,但是溫暖暖看的出,老爺子是更偏向讓她和封勵宴繼續磨合的。

她眼裡有了亮光,封勵宴卻眉心蹙起,沉沉開口。

“爺爺!”

封老爺子怒瞪他一眼,“你住口!這裡冇你說話的份兒!”

封勵宴,“……”

“暖丫頭,爺爺跟你說,咱不要這狗東西!爺爺在翡翠苑的房子大的很,等你離了婚,你就帶著檸檬寶寶過來跟我住,咱祖孫四個過日子。爺爺回頭再給你招贅個上門孫女婿,齊活兒!”

封老爺子越說越覺得這個好,興沖沖的都開始催促封勵宴了。

“你去把證件拿來,趁著我今天精神好,現在就把婚給離了!”

封勵宴俊顏黑沉,背脊上被打的疼痛抵不上額角的抽疼,這老頭真是……

不知道以為他是溫暖暖那女人的孃家人。

“爺爺,寧拆十座廟不拆一樁婚,您覺得您生生將我們一家四口拆散了,這合適嗎?”

“合適!咋就不合適,你中看不中用!連疼媳婦都不會,暖丫頭要你有啥用?”

封老爺子沉著臉,說著他拿出了手機開始撥打號碼。

電話很快接通了,封老爺子直接便開口吩咐道:“對,是我!小梁啊,我麻煩你一個事兒。我孫媳婦要辦離婚,麻煩你和民政局那邊打個招呼,現在就給我派幾個能辦事的同誌過來,地址是……”

蘇城的市長就姓梁,老爺子這是直接吩咐梁市長了。

封勵宴見老爺子竟然來真的,站起身,兩大步到了近前,抽走了封老爺子的手機。

“梁叔,是我。恩,我爺爺開玩笑的,您那邊不必麻煩了,好,我和爺爺說。”

掛斷電話,封勵宴低頭直接將封老爺子的手機揣進了褲兜了。

“爺爺,梁市長問您身體好,說改日來探望您。”

“你個混賬東西,你敢搶我手機!你給我拿過來!”

封老爺子氣的揚起柺杖,又敲了封勵宴的小腿幾下,封勵宴卻也冇將手機拿出來。

封老爺子指著他,“暖丫頭,你去把手機給爺爺拿回來!”

溫暖暖看的出,封老爺子這次是真的打算為她做主,她當然是要抓住機會的。

她站起身走向封勵宴,但是她剛剛過去,就被男人攬著腰,抱在了懷裡。

“爺爺,我們剛剛纔商議過這個話題,暖暖並冇有離婚的意思,您就不要添亂了。”

這男人怎麼睜眼說瞎話呢,溫暖暖氣的掙紮,封勵宴卻將她抱的緊緊的,還低頭在她的臉側親了一下。

溫暖暖著急的去看封老爺子,可她張了張嘴,難以發出聲音。

封勵宴就是欺負她現在是個啞巴!

她去拿自己的手機,結果兩隻手都被封勵宴抓住,握在了掌心裡。

他低下頭,關切的說道:“你是不是穿的太少了,手怎麼都是涼的,我帶你下去加件衣服。”

他說著攬過溫暖暖的肩,轉身往樓上走。

溫暖暖根本就抵不住他的力氣,被連抱帶推的弄進了臥房。

進了臥房,男人鬆開她,溫暖暖氣惱的便揚手打他,封勵宴攥住她的手,冷聲道。

“彆拿爺爺來壓我,你知道的,我不喜歡被脅迫,任何人都不行!”

溫暖暖抿緊了唇,感覺自己的一顆心今天被吊著晃了幾晃。

她也算是明白了,他不願意離,這個婚,她還真就彆想離了。

她拿出手機,“你到底為什麼不肯離婚?因為愧疚,因為孩子?”

封勵宴掃了眼手機,英挺眉目疏淡,沉默不語。

溫暖暖拿回手機,眉眼譏誚的一字字打出來,“總不能是你封勵宴愛上我溫暖暖了,捨不得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