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總息怒,一鳴也是擔心婉婉才衝撞的封總,封總彆和他一個小孩子計較。”

江為民和高雅潔忙跑過來勸阻著。

封勵宴甩手,江一鳴直接跌倒在地上。

他慌慌張張爬起來,縮到了高雅潔身後,再不敢出聲了。

“阿宴,你這是乾什麼!?”黃茹月站起身,走了過來,分外的不認同。

封勵宴卻拿出紙巾擦了擦手,丟棄到旁邊的垃圾桶裡,他纔看向黃茹月開口道。

“江家人在這邊等著就可以了,太晚了,母親,你該回去休息了,我送你回去。”

黃茹月皺眉,“阿宴,我以為你能來這裡是關心婉婉的,可你怎麼能這麼狠心絕情!她還在搶救室裡生死未卜,她要是救不回來,你心裡就不會內疚難受嗎?”

黃茹月神情著急又憤怒,看著自己這個兒子的目光簡直像在看負心漢。

封勵宴冷眸,他知道江靜婉從小就出入封家,黃茹月一直很喜歡她,再加上這幾年江靜婉住在封家,和黃茹月就感情更親近了。

他耐著性子開口,“母親,不是我讓她割腕的,她的事和我沒關係,你應該聯絡她的丈夫過來這裡等著。”

封氏的半年晚宴後,封勵宴吩咐了下去,是羅楊親自去盯著讓江靜婉和孫誌斌領的結婚證。

雖然江靜婉不願意,拖著冇辦婚禮,但是孫誌斌確實是她的合法丈夫。

他不提這個還好,提起孫誌斌,黃茹月就更生氣了。她猛的拍了封勵宴一下,怒聲道。

“你還好意思提孫誌斌那個爛人!就是他的小三挺著個大肚子找上門,還冤枉婉婉推倒了她,孫誌斌那混蛋東西竟信了小妖精的話,對婉婉家暴,婉婉受這樣的打擊纔想不開割腕的!”

高雅潔也在一旁抹著眼淚,突然她就往地上跪去。

“封總,求求你放婉婉一條生路,你讓她跟孫誌斌那個爛人離婚吧,婉婉她就算有千錯萬錯,她還是小哲的親媽,是你兒子的親生母親啊!”

封琳琳連忙拉住了她,勸道。

“阿姨,你快起來。哥,婉婉姐怎麼樣都是你的初戀女友吧?你不發話,她就得跟孫誌斌那樣的爛人過一輩子,哥,你彆這麼對她……”

封勵宴連著幾天都冇休息好,孩子丟了這兩日更是不曾有一刻閤眼,剛睡了一會兒又被吵醒,此刻隻覺額角青筋跳動著,疼痛難忍。

“夠了!”

他一聲沉喝,嚇的高雅潔直接雙腿一顫,真噗通一聲跪地上去了。

封琳琳更是抖了下,白著臉再不敢開口說話。

四周靜寂一片,滿是肅殺。

這時候,手術室的門口,手術結束,江靜婉被推了出來,大家呼啦啦的圍過去。

黃茹月扯著封勵宴,“阿宴,你好好看看婉婉都成什麼樣子了!她縱然有錯,如今也已經受到懲罰了。”

這時手術車正好推到麵前,封勵宴垂眸,眉心微微蹙起。

上麵躺著的江靜婉哪兒還有一點從前大明星光鮮亮麗的模樣。

她小臉憔悴不堪,額角上一道傷痕蜿蜒到了眉骨處,眼睛和嘴角都有拳頭打出來的淤傷,半邊兒臉都是腫的。

右手上纏繞著厚厚的紗布,隱隱滲出一點紅色血跡。

“幸而發現的早,救了回來。隻是傷口太深了,怕是要留下疤痕了。”

封勵宴倒冇想到江靜婉竟真受傷這樣重,病床上的江靜婉這時醒了過來,突然抬手抓住了封勵宴的手。

“阿宴,我死了,請你一定要將我和笑笑葬在一起……”

封勵宴本是要甩開手的,驟然聽到她口中提到“笑笑”,動作略頓了下。

江靜婉當年懷孕是雙胞胎,可是卻早產死了一個,那死掉的孩子便是“笑笑”,是個成型的男嬰。

“醫生說了,你死不了。”封勵宴有些煩躁的抽回了手,沉聲說。

不過想到那個孩子,到底衝江靜婉又說道:“好好養傷吧。”

他示意護士推江靜婉離開,江靜婉一聽他這話便知他是鬆口,不會讓孫誌斌再來打擾她。

也不會再管她離婚與否的事了,她眼睛裡閃過淚光,冇再糾纏。

江家人一起跟進了病房,封勵宴盯著病房的方向微微有些出神。

當年溫暖暖帶著驗孕單到辦公室來找他,江靜婉卻撒謊說她肚子裡的孩子是他的,造成溫暖暖那女人誤會了五年。

江靜婉會不會跟消失的黃醫生有關係呢?把江靜婉這女人放出來也好,如果當年的事真和她有關係,這女人總會露出馬腳的。

封勵宴收回目光,親自送黃茹月回去。

車裡,黃茹月還在勸他,“婉婉那樣子實在是可憐,你明天再陪媽來看看她吧,我讓傭人給她熬些補血的湯……”

封勵宴眉心微皺,打斷了黃茹月,“母親,我冇空。”

黃茹月臉上笑一下子僵了,神情也沉下來。

封勵宴冷聲又道:“母親,我的兒女失蹤,怎也冇見你關心上一句?”

黃茹月表情一噎,神情有些訕訕起來,可隻一瞬她就理直氣壯了起來。

她拉過封勵宴的手,語重心長的說道。

“那兩個孩子不是都救回來了嗎?還不知道是不是你的種呢!阿宴,那要真是你的孩子,溫暖暖能藏著孩子五年都不回來?她當年可是逼走了婉婉,迫不及待的到封家來的,嫌貧愛富,要真是你的孩子,她怕早就抱著孩子回來邀功,繼續做封家大少奶奶了!”

封勵宴眉心蹙的更緊,“孩子們是我的,我不會事到如今,還分辨不清楚!”

“那之前你不還一口咬定她婚內出軌的嗎?”

“之前是你兒子犯蠢!”

黃茹月,“……”

連前麵副駕駛座坐著的封琳琳都被封勵宴這句話驚的下巴要掉了,她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她自大狂傲的哥哥,竟然有一天會親口承認自己蠢?

就為了溫暖暖那女人嗎?憑溫暖暖也配!那女人到底對她哥做了什麼!

黃茹月也是半響纔回過神,沉悶的道:“除非你把親子鑒定報告給我看,真是我的孫子孫女,我自然會關心!”

“我會拿給母親的,隻希望母親到時能夠說到做到,善待我的妻兒,不要再為外人鬨的家宅不寧。”

封勵宴冷沉著嗓音說道,語氣裡竟已帶上了一些警醒的意味。

翌日一早。

溫暖暖醒的竟比寶貝們都晚,感受到有毛茸茸的動作蹭過眼睫毛,她才睜開眼睛。

然後一眼便瞧見了正拿頭髮稍兒調皮掃她睫毛的檸檬寶貝,在這樣的晨光裡,睜開眼就是兩個天使一樣的小寶貝。

溫暖暖隻覺陽光都透著明媚的味道,她抬手將兩個搗亂的傢夥抱進懷裡,狠狠的各親了一口。

“媽咪,爹地是上班去了嗎?”不想檸檸竟張口就問起了那男人。-